因果,不知何日起我是铁定的相信:欠的,总是要还的。同时,也应验了那句“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存在于予盾当中。”循环也是因果。
   旧地重游,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每次都是身无分文才走入深圳,而从心底来说,不是因为钱的话,真不想踏进。
   特别是深圳宝安的辉力厂,更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了。
   零六年,同学托一个校友(因她直接在线上做老大。)现官不如现管,也是最现实不过的事情。笔试,课长的面试,顺利进入品管部。工厂也是社会的一个缩影,挑别人的问题,先接受别人给你制造一些毛病,让你不知情时找出,否则又是一场顺话。还好,做试卷半个月左右后才上岗位,还是不敢大意的,哭过笑过委屈过的,也过了四五年。因家里房子装修,又因自己好自由的本性,压抑太久,就算他们挽留说升老二,还是回家了。
   一路走着,一路迷茫着。直到一六年认识国珍,而在营养食疗及学习一些健康常识后,改变体质,也改变了我的“好马不吃回头草”偏执观点: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也是为了事业而做铺垫的。而钱又是缺一不可的。
   不是吗?“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又是万万不能的。”去年下半年回到了辉力的分厂,因另一半一直呆着。住吃方便,又不是一处地方。做了半年,分厂搬回总厂,他们也是压缩人员,我顺势出来,回家。
   过了春节,父母说:他们可以帮忙带两个读书的小孩,两另一半要保证小孩与老人的生活,我也必须要工作。因让他过问厂内情况,也似莫不关心。自己又来一个旧地重游。
   不熟悉厂里招聘的特殊程序,只有按正常形式走,又是应普通员工,还是不成问题的。但确遇到了一系列的真实人性。
   制三部的课长与原工作过的生产课长争论我的去向,进入了制三部。可上班一个月左右后,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推到了十二课。
   换一个环境,且生产比较紧张也是比较缺人的一个课。旁边知道的人都为不平,而我找在此厂是元老的同学说情,只被此课长:“到时我课招人时,你只要与我说说,把你调过来。”一句话草草打发。
   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环境,种种的不适扑面而来。年龄的问题,也没关系的因素,又加上动作跟工作节拍慢了,直接管理人员的不屑,酸尖的话语,天天上演至跟上工作节奏的模式。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工厂的人,心简单,想到一句说一句,在你面前,对待先进的人一副嘴脸,而在新进的员工面前,马上换了截然不同的一面,用“变色龙”形容也恰如其份。从刚才笑着温柔的细语,换上锋利的尖刀刺向你的要害,曾经多少次忍吞着泪水,强迫按耐着稳定,强装着笑颜,一带而过。
   换来了她们的轻声细语,脸皮也练厚了,工作上也没什么可突破了,而压抑的自由心声又昂起。就算辞时,重复着一张辞职报告,走一个又一个签字,还是义无反顾的走出了旧地。
   从此,也让我向前的脚步更坚定。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天光云影共徘徊》 ——读《一个人的奔跑》 张鸥 速时代,慢阅读。一则因本人耕作之余养就读书写字的爱好;二则将心比心体味得到作文者遣词用句、精雕细琢的“那个劲儿”,生生怕表达描...

傍晚六点,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好像要下雨。我是不希望下雨的,因为今天的活儿还没干完。 嫩绿的玉米苗儿,从土里钻出来,弯着腰,紧紧地贴在地膜上,需要划破塑料布,让小苗舒展开身子。...

我的小学是在我们村子里的学校度过的。我们一年级新生在一排老式的房子里开始了我们的小学生活。学校离家很近,不到半公里的路程。 邻里四、五个同我年龄差不多的伙伴,正好同一个班,每...

一个吹着微风的傍晚,我忍受不住孤独的凄凉,步出陋室,走向那条日日走过的江边绿道。司法学院驻守在路边。黄昏下,它仍是那样的神秘。 夕阳正羞涩地与大地告别。红润的晚霞透过浓抹的艳...

一提起“老去”,我的心里就五味杂陈,如果我能活到万岁、万万岁那该多好呀!可是,在时光默默地流逝当中,岁月的痕迹悄悄爬上了我的眼角,满头的青丝慢慢地换成了白发,敏捷的行动渐渐...

小时候,当我将米饭混杂着菜一碗又一碗地往肚子里倒的时候,母亲实在忍不住了,便会告诉我:“酒醉英雄汉,饭撑死呆坨”,提醒我不要狼吞虎咽。母亲说得多了,激起我对“英雄汉”的向往...

在我们身边,总有人以自我为中心,对每个人都保持一种“高姿态”。他看不到别人的优点,甚至将他人的缺点放大。下意识里就把自己放在高于别人的位置上,言行举止之间,无形地透露出高人...

六岁那年,我就被贴上了“反动”的标签。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中,伴随着我以及被我拥有的那个时代一同...

从一篇广播稿说起(散文) 每个周末都要去跟两个宝贝孙子聚会,似乎已经成为惯例。当然,聚会只是一种名义,还是要做些事情的。 上个周末,儿媳妇给我下达了一条指令:“爸,学校布置了,...

今年六月,我回到了故乡下柴市。 刚到家。蛙们齐聚,热情地商议着、唏嘘着、欢腾着……似欲为我的归来举办一场场隆重的音乐盛会。随后,丰繁缤纷的欢迎场面,充斥于原本热闹的乡村,又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