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不知何日起我是铁定的相信:欠的,总是要还的。同时,也应验了那句“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存在于予盾当中。”循环也是因果。
   旧地重游,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每次都是身无分文才走入深圳,而从心底来说,不是因为钱的话,真不想踏进。
   特别是深圳宝安的辉力厂,更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了。
   零六年,同学托一个校友(因她直接在线上做老大。)现官不如现管,也是最现实不过的事情。笔试,课长的面试,顺利进入品管部。工厂也是社会的一个缩影,挑别人的问题,先接受别人给你制造一些毛病,让你不知情时找出,否则又是一场顺话。还好,做试卷半个月左右后才上岗位,还是不敢大意的,哭过笑过委屈过的,也过了四五年。因家里房子装修,又因自己好自由的本性,压抑太久,就算他们挽留说升老二,还是回家了。
   一路走着,一路迷茫着。直到一六年认识国珍,而在营养食疗及学习一些健康常识后,改变体质,也改变了我的“好马不吃回头草”偏执观点: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也是为了事业而做铺垫的。而钱又是缺一不可的。
   不是吗?“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又是万万不能的。”去年下半年回到了辉力的分厂,因另一半一直呆着。住吃方便,又不是一处地方。做了半年,分厂搬回总厂,他们也是压缩人员,我顺势出来,回家。
   过了春节,父母说:他们可以帮忙带两个读书的小孩,两另一半要保证小孩与老人的生活,我也必须要工作。因让他过问厂内情况,也似莫不关心。自己又来一个旧地重游。
   不熟悉厂里招聘的特殊程序,只有按正常形式走,又是应普通员工,还是不成问题的。但确遇到了一系列的真实人性。
   制三部的课长与原工作过的生产课长争论我的去向,进入了制三部。可上班一个月左右后,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推到了十二课。
   换一个环境,且生产比较紧张也是比较缺人的一个课。旁边知道的人都为不平,而我找在此厂是元老的同学说情,只被此课长:“到时我课招人时,你只要与我说说,把你调过来。”一句话草草打发。
   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环境,种种的不适扑面而来。年龄的问题,也没关系的因素,又加上动作跟工作节拍慢了,直接管理人员的不屑,酸尖的话语,天天上演至跟上工作节奏的模式。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工厂的人,心简单,想到一句说一句,在你面前,对待先进的人一副嘴脸,而在新进的员工面前,马上换了截然不同的一面,用“变色龙”形容也恰如其份。从刚才笑着温柔的细语,换上锋利的尖刀刺向你的要害,曾经多少次忍吞着泪水,强迫按耐着稳定,强装着笑颜,一带而过。
   换来了她们的轻声细语,脸皮也练厚了,工作上也没什么可突破了,而压抑的自由心声又昂起。就算辞时,重复着一张辞职报告,走一个又一个签字,还是义无反顾的走出了旧地。
   从此,也让我向前的脚步更坚定。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青春万岁》--写在东山峰知青五十周年纪念日 朗诵诗 点燃青春的魂魄 我们在知青广场里集合 眉目舒展于五十周年 沿着时光看自己 吟诵一段我们青春的不朽传奇 再喊一声‘青春万岁’却已泪盈...

家乡古镇的记忆(二十七) 朱海明 两千多年前,秦始皇统一了全中国,实行了“书同文,车同轨”,还统一了度量衡,所谓“衡”就是称量(liáng)重量([liàng)的器具。据记载,五千年前的黄...

流金点翠的箐橙园 朱海明 诗文歌赋留清韵,美诵情辞集静轩。 箐绿橙黄相竞艳,嫣红姹紫百花园。 七绝一首,是写给箐(qìng)橙园的,初识这个平台,是聆听了平台推出的几篇作品,感觉颇为...

也说诗歌与爱情 朱海明 年龄大了,常常回首往事,不时想起几乎记不得模样的刘志茹,一生唯一的自幼相随的小女孩儿刘志茹。此情此意难以排遣,于是乎就填了一首词《清平乐·忆邻居小妹》:...

漫话抗日影视剧 朱海明 前些年,日本的一些政客违背历史,不服输不老实窜出岛子伸出脑袋和我们叫阵,我们的抗战剧也就多起来,看着蛮过瘾。 什么东西往往一多就滥,抗战影视剧也是一样,...

给你起个好名字之六 朱海明 前面没说过,中国人大多有四个名字,小名。大名,也叫学名、官名。字,也叫表字。号,也叫别号,别名。有的人还有外号,也叫绰号,混号,诨名。 今天就说说小...

家乡古镇的记忆(二十八) 朱海明 去过南方的北方人或去过北方的南方人,或许都应该知道南方和北方在天文地理、人文景观、气象物候、风俗习惯等等方面都有很大不同,这也是我国幅员辽阔地...

军营轶事(三十) 朱海明 去过云南的人都知道云南十八怪,其中之一就是“顿顿离不开辣椒菜”。一点儿不假啊,和四川、湖南等南方各省一样,人们的饮食饭菜都有辣椒,甚至是天天吃顿顿吃,...

家乡古镇的记忆(二十九) 朱海明 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罗裙香露玉钗风,靓装眉沁绿,羞脸粉生红。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这是...

星期天在家中的感悟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爬了过来,冬日被低温裹挟着,变得过犹不及。只有皮肤仍觉得冬日里的太阳似乎能拉近与人的距离,显得格外地清晰,格外地耀眼。但阳光的温度却好像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