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王霁良 于 2024-7-6 15:52 编辑

青年诗人魏东建文学作品研讨会日前在济南解放路山东国际饭店举行,开得相当成功。作为多年好友,我自然鞍前马后跟着忙活,研讨会的前一天,一家单位特意送来六个花篮,每个花篮缀着两个鲜红的条幅,需要有些恭贺语之类写在条幅上,饭店的书法高手久等不至,便由我挥毫写就,虽感觉不称意,在座的却都说写得不赖,好在次日与会人员众多,没多少人留意题字的好坏。

书法尽管也练,但练的时间有限,写一阵就忙活别的去了,对书法也研究不多,长进较慢,在此之前好像只有春节回老家时写过两次春联。

习书与为文,看似不搭界,但从事的都是艺术。习书,想来浸淫经年,练到一定层次,掌握一定技法,纵使搁笔时间较长,掂笔再写还是能写出一定水平的,起码不会差得太多;因为书法创作总有些规律可循,掌握住了不会轻易忘掉。沈伊默早年的字并不好,但人家练了几十年还是成了名家。所以书法贵在练,自己虽也读了不少书法著作,诸如孙过庭《书谱序》之类,终是眼高手低。为文则不然,为文只要书读得多,向鱼问水,文笔自然会有改进,少时立志想当个作家(也就这么点志向),奔着目标却是一路坎坷,某段时间甚而有了放弃的念头。现在回过头看看,三起三落实是有的。中学时我的作文曾是老师手中的范本,个人也曾订过《小作家》、《小说选刊》等刊物,及至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写作上有了小小的高峰,期间发了些诗歌、散文作品,参加全国青年散文大赛等还获了奖项。后来成家立业,女儿、儿子接连来到世上,为文就荒芜了,甚至日记也难以坚持,三四年里没弄出一篇有模样的东西来。

1994年谋职于《当代散文》杂志社,一个人生活清闲,再想为文已觉举笔艰涩,有限的才思常有枯竭,侥幸发了点短文又觉没大意思。迫于生计,就转而写挣钱的报告文学、电视脚本、解说词去了。为某校写的长文,有幸得到山师大朱本轩教授的细细批改(至今文稿还在),某年住一干部家为其代写文章,那老兄还亲自给倒了几次洗脚水。写此类东西倏已十年,足以结集成篇了,却和纯文学作品相去甚远。虽曾担任过《齐鲁人物》副总编辑多年,也担任过《中国21世纪教育论坛》的总编辑,文学上却是了无成就。

2003年,因孩子上学得以结识济阳作家张志云、杜心鸣,他们创作的热情席卷了我,受二位兄长的引导,开始从惯常生活中启碇,重拾纯文学创作的信心。几年下来,读了百余部长篇小说,渐渐觉出文笔不再那么生涩,有了写下去的愿望,思想也前所未有的开阔起来,逐步找回了写作的风格。真是“小文章过目即忘,大作品永远存在”,

我想习书也好,为文也罢,贵在扎扎实实坚持,我是做过反面教材的。人过四十晋职无望,与习书、为文作伴,独善其身,两方面努力一把,力求做得纯正些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黙然 于 2024-7-21 09:09 编辑 “倏忽温风至,因循小暑来”,不知不觉已是小暑。前段时间,《龙舞文选》常务副主编默然兄发来一微信:“休笔?”、“从棋?”我一看,顿时笑着回了...

[font=宋体][size=2][size=3] 那一抹身影 那是一个不经意的日子,你带着初春的清风悄然而至,于是温暖了一张高冷了半季的脸颊;温暖了心田一枝羞于开 放的花朵。曾经,你亲临过的每一份记忆都是...

...

...

本帖最后由 希格斯玻 于 2024-7-14 03:10 编辑 感谢重庆,让光阴温婉如诗,岁月深情似水。 去了次重庆,不知是上坡下坡的路走的太多,还是第一次坐那么长的高铁,颇有些倒时差,或许这就是人到...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