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感言

朱海明

今天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6周年的“八·一五”,值得纪念更值得记住的日子。

76年前,日本侵略者战败并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来,亚洲所有被侵略、被屠杀、被奴役的国家得以光复,世界反法西斯斗争和中国人民8年全面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人们称为“八·一五光复”。

小的时候,我经常听到父母那辈人说起“光复”那年如何如何,充满了兴奋和自豪,他们对这个日子记忆犹新啊。对了,父母那一辈都称日本人为“小日本儿”或“日本子”或“小鬼子”或“日本鬼子”,不像现在有些影视剧那样不冷不热的称“日本人”。

曾记得2010年的八·一五,央广中国之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说,抗日战争纪念馆装饰一新,展出了远征军的内容和文物,其中有个碗和水壶是从天津征集的,那人的父亲当过远征军。这使我想起我的家乡河北省抚宁县台头营二村,想起50多年前的往事。

那时,我经常跟邻居大姐大琴一块儿挖猪草或玩耍。她瘦瘦的,高高的,脸上有淡淡的雀斑,梳着两条垂肩发辫儿,显得挺漂亮。她那时大概十五六岁,情窦初开,整天唱《小二黑结婚》插曲:“清凌凌的水来蓝格盈盈的天,小琴我洗衣裳来到河边……”她父亲叫武征,面色发黑,蓄着光头,长着连鬓胡子,一个土里土气的庄稼人。她母亲梳着圆头,圆脸盘儿,个儿挺高,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她还有个弟弟,和我年龄差不多,小名叫铁石。大琴的父亲平时不爱说话,倒挺爱微笑,可能是用微笑代替语言吧。修洋河水库后,他们家在19654年迁建了,迁到了抚宁县的南部,大概是留守营一带。

几年以后,村里人常提起大琴和武征,说武征可不简单,当年开汽车跑滇缅公路,经常到缅甸仰光。我这才知道武征当年是国民革命军汽车兵,在黄金通道滇缅公路上为中国的抗日战争运送国际援助物资,抗战老兵啊。难以想象,他就是我非常熟识的,一个长着连鬓胡子,老实巴交,面容和善并且有些窝囊的庄家人啊。

我想,大琴和她弟弟出不了秦皇岛地区,她们也许还记得我。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想到了她们一家人并写了这段文字,借以表达对武征大伯的敬意,并纪念八·一五光复76周年。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font=宋体][size=2][size=3] 那一抹身影 那是一个不经意的日子,你带着初春的清风悄然而至,于是温暖了一张高冷了半季的脸颊;温暖了心田一枝羞于开 放的花朵。曾经,你亲临过的每一份记忆都是...

...

...

本帖最后由 希格斯玻 于 2024-7-14 03:10 编辑 感谢重庆,让光阴温婉如诗,岁月深情似水。 去了次重庆,不知是上坡下坡的路走的太多,还是第一次坐那么长的高铁,颇有些倒时差,或许这就是人到...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