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诗论典说黄瓜

朱海明

诗曰:

绿叶蜿蜒小金花,招蜂引蝶展芳华。

盘中珠玉多清爽,颊齿留香是黄瓜,

黄瓜,也称胡瓜、青瓜,植物学上属葫芦科一年生蔓生或攀援草本植物。我国南北东西各地春夏秋冬四季的大地或大

棚普遍栽培,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主要菜蔬之一。

据说黄瓜的原产地在印度,西汉张骞出使西域时从印度带回种子,后来经新疆传到内地,由于是舶来品,与胡麻即后来的芝麻、胡桃即后来的核桃、胡豆即后来的蚕豆,均冠以“胡”字,称其为胡瓜。

说起胡瓜,还有一段历史故事。五胡乱中原时期的羯族人,后赵皇帝石勒,在襄国也就是今河北邢台登基后,最讨厌百姓们称羯族人为胡人,于是制定了一条法令:无论说话或写文章,严禁出现“胡”字,违犯者格杀勿论。

一天,石勒在单于庭召见地方官员,看到郡守樊坦穿着补丁衣服,便气呼呼的问他为什么衣冠不整就来朝见。樊坦慌乱之中随口回答,胡人把衣物都抢掠去了,我只好这个样子了。刚说完,意识到自己犯了禁,急忙叩头请罪。石勒沉吟半晌,没有治他的罪。到“御赐午膳”时,石勒又指着一盘胡瓜问樊坦知道此物叫什么吗。樊坦果然机智灵敏,恭恭敬敬地回答:“紫案佳肴,银杯绿茶,金樽甘露,玉盘黄瓜。”石勒听后,满意地笑了。自此,胡瓜被称做黄瓜,在朝野乃至全国传开了,黄瓜也成了拌凉菜的必备佳品,一直到今天。

不少文学大家如苏轼、陆游、王冕等,都有吟咏黄瓜的诗句,其中清代乾隆皇帝的《黄瓜》“菜盘佳品最燕京,二月尝新岂定评。压架缀篱偏有致,田家风景绘真情。”倒是颇有些意趣,是一首也算是值得玩味又接地气的好诗。

黄瓜和许多植物一样,还有医药价值哩,对治疗小儿热痢、水病肚胀、咽喉肿痛、跌打疮肿、火眼赤痛等均有一定功效。

当年,在生产队的菜园子里,黄瓜也是支柱产品,到集市上能卖好价钱,以增加全体社员的劳动日值。盛夏时节,是黄瓜生长的最旺盛时期,我也在菜园子干过活儿。烈日炎炎中,摘下几条鲜黄瓜丢在井水里,浸泡几个小时后捞出来,冰镇的一样,吃到肚里透心凉,浑身的热汗不翼而飞,神啦。

我家也有一块小菜地,在后院儿,菜畦里矗立着黄瓜秧架,黄瓜秧爬了上去,蜿蜿蜒蜒绿绿生生的。不知不觉间,秧架上的绿叶中开出了一朵朵小黄花,常有漂亮的小瓢虫从花下爬过,还有长着纤细的小蛮腰的折(shé)腰马蜂,忽闪着透明的羽衣飞过来,亲吻着小黄花的花蕊久久不肯离去……

小黄花的根部逐渐变得粗大起来,慢慢长成了顶花小黄瓜,细皮嫩肉体态苗条,水灵娇妖人见人爱。我伸手轻轻把它摘了下来,一口下去……至今颊齿之间尚有余香……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font=宋体][size=2][size=3] 那一抹身影 那是一个不经意的日子,你带着初春的清风悄然而至,于是温暖了一张高冷了半季的脸颊;温暖了心田一枝羞于开 放的花朵。曾经,你亲临过的每一份记忆都是...

...

...

本帖最后由 希格斯玻 于 2024-7-14 03:10 编辑 感谢重庆,让光阴温婉如诗,岁月深情似水。 去了次重庆,不知是上坡下坡的路走的太多,还是第一次坐那么长的高铁,颇有些倒时差,或许这就是人到...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