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王霁良 于 2024-6-14 14:02 编辑

我发现它,有几个月了,准确地说是它们,——我的青果,在市区西南的白马山上。

济南周边是连绵的翠微,南部山区有几百座山头,山峦起伏,但山都不高,靠近市区的山随处可见蜿蜒的小径,离宿舍一里远的白马山便成了我常去散心的地方。

夏天的白马山一片葱绿,空气中饱和着泥土的芳香。有一天爬到山腰突发奇想,蓁蓁荆棘中独辟蹊径,想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来,于是“开山劈路”,绕过墓碑坟冢,踩倒灌木枝桠,薅掉阻挡去路的箭杆样坚硬的蒿草,在远离山道50米的山腰悬崖下的树丛中,荆棘愤怒地纠缠住了上衣,当我回身与那圪针理论时,一眼发现旁边一株矮树上,生着一些成熟葡萄一般大的青果,亮亮的,与山风喁喁蜜语。蹲下来数,看它们一个个光洁可爱,当是前日下了一场雨的缘故。这结着青果的不知名的树高不足一米,叶儿椭圆,大如枣叶,但又不是枣树。树下丛生的艾草在风中摇曳,它们簇生在这里,就像不真实的梦。

此后上山,目的性明确了许多,再远也要来看看它们,望着圆溜溜讨人喜爱的果实,心里觉得非常的充实,似乎有了无限的希望。一个来省城多年,还没有融入城市的年轻人,更愿意与草木交往,与鸟兽倾谈,寻找那颗隐伏的快乐的种子;俯视妩媚动人的果实,仰望巉峻的山岩,能不心情明朗?

一个周末,天刚蒙蒙亮,露珠儿还枕在叶片上,一座接一座山头刚刚跃上地平线,我就带了水,刻意带了刀具到了山上,看果树生长环境逼仄,附近的几株异类颇遮其阳,发狠砍了些侵过来的枝蔓,又清除了不少艾草,把水浇到树下,想让这树上的果儿长得更大更好些。但随后的一场暴雨使青果只剩了五颗,树下寻到的几颗失了光泽,其余都不知滚到哪儿去了,它们被闪电、被那有光的鞭子击落了,树叶愠怒地闪着水色,我的心情也好几天不爽,有种莫知所从的心慌意乱。山上偶尔看到的悉索窜行的山鼠、惊慌跳过的野兔、缩头缩脑的刺猬,都让人有了戒心,常常担心鸟雀啄坏、野兽撞落了它们。

多雨的夏天终于过去,秋天来了,阳光如洪流倾泻,苹果、梨、山楂开始上市,山上其它野果也次第红了,而我的青果寂寂在此,昏昏入梦,依然孤零零地悬着,没半点成熟的迹象。秋雨中登山,濛濛细雨像一道灰色的帘子挡着山下的风景,但我的目光只在近处,我的眼里装的净是它们,我还在守候,没一天不盼着它们成熟。

天渐渐凉了,山崖下的青果依然故我,太阳愁闷地悬着,一如我的心情。难道这唤醒我希望的果实,憧憬着实现愿望的果实,只能是青果吗?当秋已苍老霜降来临,山上很难再看到游人的时候,一季已尽,冰冻要来,我摘下了它们,放进办公桌里的棉手套焐着,一直焐到冬天也没有变红,一直到春节它们风干变皱了也是青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font=宋体][size=2][size=3] 那一抹身影 那是一个不经意的日子,你带着初春的清风悄然而至,于是温暖了一张高冷了半季的脸颊;温暖了心田一枝羞于开 放的花朵。曾经,你亲临过的每一份记忆都是...

...

...

本帖最后由 希格斯玻 于 2024-7-14 03:10 编辑 感谢重庆,让光阴温婉如诗,岁月深情似水。 去了次重庆,不知是上坡下坡的路走的太多,还是第一次坐那么长的高铁,颇有些倒时差,或许这就是人到...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