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鸡的话题

朱海明

踺子是大家熟悉的民间健身和娱乐器材,过去做毽子要用铜钱和鸡毛。铜钱就是带方孔的古钱币,俗称大钱儿,也有人叫它方孔兄。鸡毛要用公鸡的翎毛,做出的毽子才漂亮。

小时候时兴一阵儿踢毽子,隔壁的杨志生杨志忠杨志成三兄弟、对门儿的许贵华,外加王玉华和王玉贵兄弟,我们这些10几20来岁的大小男子汉经常凑到一起踢毽子。大家都是学着用脚踝的内侧踢,唯有许贵华用脚背儿小腿梁子和膝盖踢,姿势滑稽可笑,踢的也最少。

父亲打风箱也用鸡毛,风箱里的刮风板,四边儿要勒(lēi)上鸡毛,用母鸡毛。因为母鸡毛柔软密实不易漏风。父亲打的风箱在集市上卖得很快,卖了钱供我们七个兄弟姐妹吃饭、穿衣和上学。

于是我对鸡们产生了兴趣。时常凑近自在觅食和玩耍的公鸡母鸡们仔细观察。嚯!你看那大公鸡,雄赳赳高傲地昂着脖子,抖动着大红鸡冠,多威风啊!还有它脖子上的翎毛,金黄色的和金红色的翎毛,阳光下面闪闪发光,多漂亮啊,不愧叫它金鸡哩。后来上地理课,姚素琴老师熟练地在黑板上画出了中国地图,她说祖国的版图像一只大公鸡。于是我对公鸡又有了高层次的认识,还写过一首金鸡颂:孔雀头兮丹凤眼,大红冠子艳又鲜,月面秀兮忒娇妍。浑身靓羽兮金灿灿,雄姿美健兮出自然。鹰喙坚如铁兮,麟爪似钢钳。龙骧虎步风雷现,蝎子毒虫俱胆寒。振翅抖擞,风流倜傥,气质翩翩。引颈一鸣振寰宇兮,东方世界兮亮了(liǎo)天!

相比之下,母鸡就有些逊色了,没有大红鸡冠没有金色翎毛,平庸的羽毛不论黑的白的还是黄的都不漂亮。蓬头鸡倒还好看些,头上有一丛冠状羽毛为它增色不少。芦花鸡也比普通母鸡好看,只是数量较少。不过母鸡能产卵啊,有了它们,鸡的家族才能生存和繁衍,才有了随处可见的公鸡和母鸡。

鸡,是野生原鸡驯化的。据考证,我国是世界上最早驯养家鸡的国家,至少有四千多年的历史。所以,鸡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家禽了。谁家没养过鸡,谁不是听着鸡叫长大的?关于鸡的典故不胜枚举,带鸡字的成语也有很多,如鹤立鸡群,金鸡独立,闻鸡起舞,鸡犬相闻,金马碧鸡,牝(pìn)鸡司晨,范张鸡黍,汝南晨鸡……嚯,整个一个鸡文化。

一晃几十年没悉心观赏公鸡母鸡了,只是留下这点儿残缺的记忆叠印在脑海之中,回想起来颇有意趣。顺便记录下来与诸君分享,乃尔。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4-6-11 21:56 编辑 李环宇 此刻终于等来了高温后的一场雨,夏天的雨说来就来,电闪雷鸣,噼里啪啦,畅快、肆意,雨在下我在听,雨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等雨来,...

投稿【原创首发】 童年纪事之 麦收记忆 文/许刚(山西) 在我7岁那年,发生在麦收时的一件事情。虽然过去了50年。但我至今记忆犹新。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那是端午节前,我到地里给爹娘送...

情有独钟话韭菜 文/许刚(山西) 世间美味佳肴数不尽,而我情有独钟说韭菜。 刀割春韭茬茬来,餐桌常客数韭菜。 先说说炒合菜,炒合菜是北京市传统的特色名菜,属于京菜系。其是将韭黄、...

本帖最后由 ^黙然 于 2024-6-8 08:44 编辑 千里“粽”香情 文/^默然* 端午节吃粽子,早在儿时就已深烙在我的记忆中。 “玉粒量米水次淘,裹将箬叶苎丝韬。炊馀胀满崚嶒角,剥出凝成细纤膏。”清...

本帖最后由 菡淤的天马 于 2024-6-7 08:12 编辑 五云 第一章概述 五云,是地名,叫五云镇。如果打开百度,输入“五云”,排在第一的解释是“云的色彩”、第二是广东省揭阳县的五云镇。但在赣州...

我的奥运情结 朱海明 桃李传媒的师友们都记得,我曾在平台上发表了《我的乒乓情缘》《漫话冬奥会》《正确的体育价值观》《奥运会前说赛艇》等文字,一位体育爱好者的真情实话,没错。 从...

回首里约话头盔 朱海明 2021年8月2日,东京奥运自行车赛场又传捷报,钟天使和鲍珊菊以31秒895的佳绩,力压强劲的德国对手,夺得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的金牌。同时,她们的金凤凰头盔再次展示...

奥运赛后话英雄 朱海明 鞭敲金镫响,人奏凯歌还。中国奥运军团从东京载誉归来,那些威震四岛,叱咤风云的奖牌选手,如同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的英雄,红透桑梓,誉满神州,受到高山仰止般...

我的同学何晓健 朱海明 何晓健,我的同学,也是校乒乓球队的球友。他父亲何志超是工委干部,母亲张瑞英是供销社职员,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一家人是城镇户口,吃商品粮的。我们打了3...

写诗写真话 都说小说家言不可信,那么诗人之言可信吗?在天马行空的世界里,也蕴含着真挚的情感。只有说真话抒真情,才能引起读者共鸣。那么,什么话才是真话呢? 先说说不写真话的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