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古镇的记忆(一)

朱海明

距今2131年的西汉元封元年,武帝刘彻北征匈奴凯旋,在一土山如今的晾甲台晾晒衣甲时,倏然抬头往前一指曰:“此处可建营。”于是我的家乡“抬头营”诞生了,到明清时大规模扩建,成为名扬京东的古镇。

据清代光绪年间的《抚宁县志》记载:台头营城在县北三十里,砖城,周四里,南二门,东西北各一门。台头营堡并所管各村民户一千八百五十,男口六千二百十五;女口二千九百三十五。哦,敢情光绪年间家乡就是万人大镇了。

中国封建社会诸事均有定制,当然也包括建筑的规模和规格。抬头营的城墙毁于战火,曾经有多高我没考察过,只见过大南门的城门洞,很宽很大能过汽车。再有城基我们叫城座石和城砖,与山海关的毫无二致,可见这座名城古镇在当时的地位如何了。再看房舍建筑,全城清一色高脊瓦房,一间平房也没有。尤其东街,门面房多为门板房,房前有廊,廊下有柱,柱下有雕刻的圆石顶柱也就是柱础,这大概就是所谓廊子吧。廊外檐下是一溜条石,成一条直线横贯数百米,太漂亮了,至今我从未再见这种建筑。东街这些房舍大多为店铺买卖,房舍有几进我不清楚,只记得往里望去深宅大院看不到头。估计这些青砖亮瓦高大宽敞的建筑都在五六进以上。两千多年的逐次扩建,抬头营的规格和质量当然很高很高啦。

其它街段的建筑同样很上规格,一色高脊瓦房,檐下有条石,前面是两三米宽的平地,边沿也镶有条石,而檐下的条石上大多有檐水砸出的小坑儿,啊,我这才知道什么叫水滴石穿了,更知道家乡的历史有多么久远了!大南街和小南街中部有一条胡同相连,叫文同工胡同。胡同路北有一座非凡的建筑叫工商联,大四合院的院子很大,院门朝南开,东西北三面都是高屋建瓴的房子,房前是月台,边沿是青石条石,光滑明亮。工商联往东是一溜木板门市房,后来归集体企业机铁社,改为铁匠工房,几座烘炉以打造农具为主。胡同路南的建筑也是整齐划一,全部瓦房,一条直线,一直往东到东城墙。

文同工胡同经光华社、娘娘庙到东门外,到粮库、汽车站。再往东则是郊外的皂荚树和阎庄子了。皂荚树是个神秘的东西,都说它是仙树,人上去了下不来。其实就是普通的皂荚树,大概抬头营仅此一株才被蒙上了神秘色彩。还有一件神秘的东西,石狮子。记得它足有两米多高,雄踞在狮子口。此处本为十字口,是东街和小南街的交汇处。可是不知何年小南街往北的通道堵死了,此处成了丁字路。因石狮子坐北朝南雄踞于此,人们叫白了就叫它狮子口。

1959年的夏末秋初,一场暴雨袭击了冀东辽西地区,造成山洪暴发泛滥成灾,国家决定修建洋河水库,抬头营城壕尽属水库淹没区,断续十年四次大拆迁,千年古镇终于被毁,古建民居和一切古迹全都变成了一眼望不到边的庄稼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4-6-11 21:56 编辑 李环宇 此刻终于等来了高温后的一场雨,夏天的雨说来就来,电闪雷鸣,噼里啪啦,畅快、肆意,雨在下我在听,雨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等雨来,...

投稿【原创首发】 童年纪事之 麦收记忆 文/许刚(山西) 在我7岁那年,发生在麦收时的一件事情。虽然过去了50年。但我至今记忆犹新。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那是端午节前,我到地里给爹娘送...

情有独钟话韭菜 文/许刚(山西) 世间美味佳肴数不尽,而我情有独钟说韭菜。 刀割春韭茬茬来,餐桌常客数韭菜。 先说说炒合菜,炒合菜是北京市传统的特色名菜,属于京菜系。其是将韭黄、...

本帖最后由 ^黙然 于 2024-6-8 08:44 编辑 千里“粽”香情 文/^默然* 端午节吃粽子,早在儿时就已深烙在我的记忆中。 “玉粒量米水次淘,裹将箬叶苎丝韬。炊馀胀满崚嶒角,剥出凝成细纤膏。”清...

本帖最后由 菡淤的天马 于 2024-6-7 08:12 编辑 五云 第一章概述 五云,是地名,叫五云镇。如果打开百度,输入“五云”,排在第一的解释是“云的色彩”、第二是广东省揭阳县的五云镇。但在赣州...

我的奥运情结 朱海明 桃李传媒的师友们都记得,我曾在平台上发表了《我的乒乓情缘》《漫话冬奥会》《正确的体育价值观》《奥运会前说赛艇》等文字,一位体育爱好者的真情实话,没错。 从...

回首里约话头盔 朱海明 2021年8月2日,东京奥运自行车赛场又传捷报,钟天使和鲍珊菊以31秒895的佳绩,力压强劲的德国对手,夺得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的金牌。同时,她们的金凤凰头盔再次展示...

奥运赛后话英雄 朱海明 鞭敲金镫响,人奏凯歌还。中国奥运军团从东京载誉归来,那些威震四岛,叱咤风云的奖牌选手,如同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的英雄,红透桑梓,誉满神州,受到高山仰止般...

我的同学何晓健 朱海明 何晓健,我的同学,也是校乒乓球队的球友。他父亲何志超是工委干部,母亲张瑞英是供销社职员,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一家人是城镇户口,吃商品粮的。我们打了3...

写诗写真话 都说小说家言不可信,那么诗人之言可信吗?在天马行空的世界里,也蕴含着真挚的情感。只有说真话抒真情,才能引起读者共鸣。那么,什么话才是真话呢? 先说说不写真话的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