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钩沉忆亲娘之十六

朱海明

回首妈的一生,青春年华36岁时已经有7个子女,20年来一直受孩子们的拖累,每天每日忙完里头忙外头,围着锅台转围着儿女转,一年四季白日黑夜哪得闲?至于看戏看电影就更没有妈的份儿喽!

1963年,彩色影片,李默然主演的近代史名著《甲午风云》公演了,彩色海报贴在大街上十分惹眼。放学后我向妈要一毛钱要看电影,妈没好气地说:“别去啦,我还想看呢!”一直到15年后这部片子解放出来,我单位柳江煤矿老柳江矿在门外露天放映,我才一饱眼福,并追到大槽沟矿又看了一遍,还写了一篇广播稿,由总矿广播站播出了。

每每思及此,我的心阵阵缩紧打颤,生前未能尽孝,我不是人啊我!就在此时,我的心缩紧了,泪洒襟前……

人到中年时,妈的境况好了许多,我参军了,妈成了均属老大娘,我娶妻生子后,妈做了婆婆当了奶奶,那年她刚刚45岁。二弟也长大了,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三弟也走进了军营,远在青海的铁道兵,准备修青藏铁路的。妈再也用不着向年轻时候那么操劳了。这期间有两位同村少女拜在妈的膝下为义女也就是干闺女,一个是曹玲子,仅比妈小11岁,一个叫许玲子,比妈小21岁。妈的人缘儿,真好啊。

60岁以后。妈和和许多邻居、姐妹一样,经常看纸牌打麻将以愉悦消遣,有输有赢,有时还互相吵起来。我劝妈,别因为几个小钱儿伤了几十年和气,妈直点头,后来很少上牌桌了。不幸的是,妈在62岁时爹去世了,虽然没见吗痛哭嚎啕,但是妈内心的痛不言而喻,她和爹结缡24年,相濡以沫,执手同携,度过了平凡而充实的一生,他们的生命在延续,绵绵无尽,直到永恒。

我53岁那年企业改制卖给私人,我和8000多名职工一起光荣失业下岗,回到了曾彻底毁圮而后重建的家乡抬头营,妈每天领我去走步,北到麻达峪岭、晾甲台水库,东到七家寨砖窑,南到抬头营城旧址,西到抬头营新址集市。还带我参观了大秦铁路抬头营货站,听弟弟说是三级站,站台及附属设施建筑已经建成,只是还没竣工,此站便废弃了。

抬头营新址变化很大,有了几栋像样的楼房,并且有了澡堂子,妈带着我去洗澡,里面设施相当不错。过去那些年,比较讲究的人到了冬天或者春节前洗洗澡儿,只能到抚宁县城,因为抬头营已经几十年没有澡堂子了。

在家乡和妈住了3个多月,年底时我到唐山与电视剧制片人李哲伟谈剧本,妈不声不响的去世了,她和爹葬在一起,晾甲台南侧,头枕当年汉武帝晾晒征衣之处,足踏如今大秦铁路电气化通途,陪伴着星移斗转,日月循环,直到永远,永远……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4-6-11 21:56 编辑 李环宇 此刻终于等来了高温后的一场雨,夏天的雨说来就来,电闪雷鸣,噼里啪啦,畅快、肆意,雨在下我在听,雨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等雨来,...

投稿【原创首发】 童年纪事之 麦收记忆 文/许刚(山西) 在我7岁那年,发生在麦收时的一件事情。虽然过去了50年。但我至今记忆犹新。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那是端午节前,我到地里给爹娘送...

情有独钟话韭菜 文/许刚(山西) 世间美味佳肴数不尽,而我情有独钟说韭菜。 刀割春韭茬茬来,餐桌常客数韭菜。 先说说炒合菜,炒合菜是北京市传统的特色名菜,属于京菜系。其是将韭黄、...

本帖最后由 ^黙然 于 2024-6-8 08:44 编辑 千里“粽”香情 文/^默然* 端午节吃粽子,早在儿时就已深烙在我的记忆中。 “玉粒量米水次淘,裹将箬叶苎丝韬。炊馀胀满崚嶒角,剥出凝成细纤膏。”清...

本帖最后由 菡淤的天马 于 2024-6-7 08:12 编辑 五云 第一章概述 五云,是地名,叫五云镇。如果打开百度,输入“五云”,排在第一的解释是“云的色彩”、第二是广东省揭阳县的五云镇。但在赣州...

我的奥运情结 朱海明 桃李传媒的师友们都记得,我曾在平台上发表了《我的乒乓情缘》《漫话冬奥会》《正确的体育价值观》《奥运会前说赛艇》等文字,一位体育爱好者的真情实话,没错。 从...

回首里约话头盔 朱海明 2021年8月2日,东京奥运自行车赛场又传捷报,钟天使和鲍珊菊以31秒895的佳绩,力压强劲的德国对手,夺得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的金牌。同时,她们的金凤凰头盔再次展示...

奥运赛后话英雄 朱海明 鞭敲金镫响,人奏凯歌还。中国奥运军团从东京载誉归来,那些威震四岛,叱咤风云的奖牌选手,如同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的英雄,红透桑梓,誉满神州,受到高山仰止般...

我的同学何晓健 朱海明 何晓健,我的同学,也是校乒乓球队的球友。他父亲何志超是工委干部,母亲张瑞英是供销社职员,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一家人是城镇户口,吃商品粮的。我们打了3...

写诗写真话 都说小说家言不可信,那么诗人之言可信吗?在天马行空的世界里,也蕴含着真挚的情感。只有说真话抒真情,才能引起读者共鸣。那么,什么话才是真话呢? 先说说不写真话的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