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绿色的校园

朱海明

初中同学有好几个出身于干部家庭,属于少爷小姐或准少爷小姐。他们的音容笑貌经常浮现在眼前,一个个风采不减当年,是我记忆宝库中一笔丰厚的财富。

体育爱好者孙天光,抬头营银行行长的儿子,一副健美的身材,胳膊上的肌肉老大一块,百米成绩13妙5,够快的。 从 何晓健,我的好朋友,也是校乒乓球队队员,我们曾多次到洋河水库偷划打鱼船,还偷过鱼。我经常到他家去玩儿,做饭,淘气。他父亲何志超是工委干部,我见过,母亲张瑞英,供销社干部,人不错,从没看不起我这个老百姓的孩子。

杨平生也是我的好朋友,担任校乒乓球队的技术指导,和我交手互有胜负。他父亲杨占峰是柳各庄公社社长,继母是缝纫社的职工,人很好。我经常去他家玩儿,他后来也到了柳江煤矿我们成了工友,可惜他三十几岁就病故了,我经常见到他媳妇儿,小名叫红。

我们台抬头营中学是抚宁县重点中学,全县招生。其中闫雅婷给我的印象很深。这姑娘细高个,两条辫子鸭蛋脸儿,挺漂亮,她父亲官最大,现役军人抚宁县武装部部长,正团级干部。1968年,我出席抚宁县第一届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大会时,见过闫部长,坐在主席台上,总抽烟。闫雅婷很活泼很开朗,没有一点儿部长家小姐的架子,跟一般女同学一样,只是穿的稍好一点。一次在全校表演节目,她唱的是那首充满诗意优美柔长的民歌:“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彩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娇嫩的声腔中透着甜美很动听,那情景我至今没忘。

张国英,长得白白净净像个姑娘,他是个朗读课文的天才,那语气那激情足可感动全班同学,所以我们敬爱的李铁铮老师经常让他朗读课文。他曾送给我一个日记本,说是印钱的纸。果然日记本的内页纸又白又润又韧质地很好,我保存了许久许久。他父亲张颖也是工委干部,我见过,瘦瘦的,挺帅。

还有郭培英,父亲郭金锤是工委干部,我见过,据说端过炮楼打过鬼子。徐福忠,父亲许永飞是抬头营公社副社长,后来因贪酒被下放了,我见过。赵玉英,父亲赵达仁是社会名流,抬头营小学校长,当年就是他批准年龄不够的我入了小学。

这些出身比较高贵的同学和我们农家子弟一样没什么特殊的,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娱乐一起打闹,没感觉任何不一样,我们还经常欺负文弱老实的张国英呢。老师也从没有放纵娇宠他们,学校更是从未发生羡慕嫉妒恨的怪现象。

啊!自由、平等、博爱充满了绿色的校园,我们在同一片蓝天下快乐成长,真好啊!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4-6-11 21:56 编辑 李环宇 此刻终于等来了高温后的一场雨,夏天的雨说来就来,电闪雷鸣,噼里啪啦,畅快、肆意,雨在下我在听,雨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等雨来,...

投稿【原创首发】 童年纪事之 麦收记忆 文/许刚(山西) 在我7岁那年,发生在麦收时的一件事情。虽然过去了50年。但我至今记忆犹新。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那是端午节前,我到地里给爹娘送...

情有独钟话韭菜 文/许刚(山西) 世间美味佳肴数不尽,而我情有独钟说韭菜。 刀割春韭茬茬来,餐桌常客数韭菜。 先说说炒合菜,炒合菜是北京市传统的特色名菜,属于京菜系。其是将韭黄、...

本帖最后由 ^黙然 于 2024-6-8 08:44 编辑 千里“粽”香情 文/^默然* 端午节吃粽子,早在儿时就已深烙在我的记忆中。 “玉粒量米水次淘,裹将箬叶苎丝韬。炊馀胀满崚嶒角,剥出凝成细纤膏。”清...

本帖最后由 菡淤的天马 于 2024-6-7 08:12 编辑 五云 第一章概述 五云,是地名,叫五云镇。如果打开百度,输入“五云”,排在第一的解释是“云的色彩”、第二是广东省揭阳县的五云镇。但在赣州...

我的奥运情结 朱海明 桃李传媒的师友们都记得,我曾在平台上发表了《我的乒乓情缘》《漫话冬奥会》《正确的体育价值观》《奥运会前说赛艇》等文字,一位体育爱好者的真情实话,没错。 从...

回首里约话头盔 朱海明 2021年8月2日,东京奥运自行车赛场又传捷报,钟天使和鲍珊菊以31秒895的佳绩,力压强劲的德国对手,夺得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的金牌。同时,她们的金凤凰头盔再次展示...

奥运赛后话英雄 朱海明 鞭敲金镫响,人奏凯歌还。中国奥运军团从东京载誉归来,那些威震四岛,叱咤风云的奖牌选手,如同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的英雄,红透桑梓,誉满神州,受到高山仰止般...

我的同学何晓健 朱海明 何晓健,我的同学,也是校乒乓球队的球友。他父亲何志超是工委干部,母亲张瑞英是供销社职员,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一家人是城镇户口,吃商品粮的。我们打了3...

写诗写真话 都说小说家言不可信,那么诗人之言可信吗?在天马行空的世界里,也蕴含着真挚的情感。只有说真话抒真情,才能引起读者共鸣。那么,什么话才是真话呢? 先说说不写真话的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