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的帘笼已卷至夏的尽端,走向秋的长廊。思绪再多的眷顾,也挽不住夏与秋的相逢,它们在属于各自的世界里倾尽一生的芳华,绽放着属于自己短暂的美丽,然后给下一个生命的季节让路,成全了一个又一个的春花秋月。

在一次同学的聚会上,我遇见了“她”,知道她早已离异。同学們都忙着喧寒,唯有她一个人独自伫立于湖边。阳光透过晨雾,穿过一片樟树林,斜斜地、密密的投射在林间的草地上铺洒出一片斑驳,眼帘中都留下朦胧的剪影。

稍远处,嵌入湖中的观景平台上,几张空荡荡的椅子边,偶尔,几只白鹭扑楞楞地飞起又落下,唯有她独自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呆呆的望着湖水泛起的阵阵漪涟,顾影自怜。我猜想;融进她的睫瞳中的,是用泪留下的无字言语,还有那梦里红唇和曲终人不见的伤感。

少焉,她又悄悄地站起,堤岸边的柳叶,随风波动,新生情愫的夏,带着一声叹息无悔的离去,前缘来世留在她的嘴唇上翻来覆去,或许,还会想起曾经有过烟花般灿烂与灯火阑珊处的美丽。

此刻,目光再次掠过平静的湖面,秋风簌簌地吹过,卷起一片片落叶,湖面上波光粼粼,独自的肖象,仿佛只剩下了她那一抹倩影。

稳重端庄的气质,标准的瓜子脸,淡雅的连衣裙,微风吹拂撩起她那浓厚乌黑的披肩发,犹如黑色的瀑布悬垂于半空,俊俏的痕迹依然从侧面显示在脸庞上,“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多么像一幅静美的油画啊!但是,在这幅画的背后和寓意里,你会知道滴血的心吗?孤独、寂寞、忧伤、悔意万般滋味袭上心头,我不知道是红尘捉弄了她,还是她辜负了红尘?这正如一个金句所言:“背叛是一支穿心箭,刺痛了内心深处的伤痛。”

也许,人在年轻时,女人最怀念,是不必考虑现实因素,在单纯的年纪懵懂又轰烈的爱恋。怀念的从来不是某个人,而是某段时光。感慨之余,心底骤然泛起怜悯和凄怆,感叹生于这世上,没有什么感情和美丽不是灿烂一时,消失一世。这正如法国作家拉罗什富科曾说过的话:“初恋时,女人爱的是人,而这以后,她们爱的只是情”。

把温情撕裂给人看,无论何时,都会显得无比优雅。以前,“爱情”是我从心底喊出来一个最神圣的字眼,揣怀供奉在心里能掂量人性内涵里一些最深透的东西。而现在,我对以爱情为名义的话题在绵密博大的细节下却常是满怀戒备。在社会变形中,这充满迟暮感伤的现实里,爱情向我们敞开无数种形态,情感只能择其一而凝固,生活的重构,永远无法达到感情本身那块幽秘深远的最后禁地。而现实的爱情,在严肃的情感里,已成为蕾丝花边,甚至被随意镶嵌在“真挚与纯洁,缠绵与悱恻中”成为媚俗、煽情、甚至变为有利可图的佐料。

转眼间,她终于离开了久坐的长椅,挪到樟树底下,秋天的阳光疏影横斜,恍惚有种暗香浮动,我看见她微微扬起的清廋的脸,眼眸中渲染着淡淡的忧伤,秀眉微蹙,墨黑的青丝在风中凌乱,倒越发衬出她风韵的背影,婉如衔着一抹安静的微笑。

风,在湖边连拱的堤岸迎面吹来,几片飘逝的落叶在空中飞舞,蹲下来,顺手拾起一片遗落在我脚边的落叶,心很茫然,想起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女人,她们如同黑夜中最耀眼的星星,吸引着男人的目光,让他们为之驻足,为之倾倒。而湖边眼前的女人,明艳而丽质,沿着一个花瓶生长,所有的花朵隐身于平行空间。特别是她曾有的性感不是穿的少,而是雌性激素漫溢的那种柔软和浪漫。曾经引起多少同学的朝思暮想,都想要走进她的故事里,牵着她的手,走进那个未必来临的结局。

人到中年,此时的情感都很隐秘,它是一种于理解上的懂得和尊

重,是两个灵魂,在寂寞荒野上的搀扶和前行。而情感的真诚是一种心灵的开放。但有的男人,只是一阵风,偶尔在女人心湖荡起波澜,但终归会静止,归于寂寥和平息。所以,爱又是一件奢侈品,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能守着这个奢侈品过一生。这就像亦舒所说:“爱情和结婚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结婚很简单,只是一个仪式感,而经营爱情却很难”。

时常,人们喜欢抱怨夏日的遗憾,但是那些遗憾的人或者事都会

被时间和秋风溫柔的化解。眼前旁边几颗碗口粗的银杏树,落叶纷纷,秋风微凉,姗姗走来的却是落寞和感伤。曾经一季的繁华,如烟花般散尽。除了我,还有谁会在意“她”的存在?我久久凝视着湖边的她,恍忽间看到自己凋零的心,一如坠落在秋天午夜的湖边。

这时候,何必再去追问她的近况呢?让那些美好的回忆留在心底吧。

这正如张爱玲所说:男人初始时,大多是喜欢淡雅清丽的白玫瑰,皎洁的清香,象是冰凉的高山之雪,值得付出一生的代价,求得在这冰凉水流中的沉沦。然而,在度过如醉如痴欣喜若狂之后,男人渐渐变的不满足。他开始想要一个快乐的艳丽梦幻,妖娆的浓艳,摇曳在月的黄昏。红色的玫瑰,芳香弥散,辛辣魅惑。

最初爱恋的男人,在女人心中占据着一定独特的地位。在这之后,或许会爱上很多人,但始终会记得,青春白月光给你带来的悸动。

其实,女人的魅力应该是这样:她们聪明-慧黠,人情练达,超

越了一般女孩子的天真稚嫩,也迥异于女强人的咄咄逼人,她们在不经意间流露着柔和知性的魅力。但不管怎样从她的身上,我看到最牢靠的婚姻关系不是怦然心动,风花雪月,而是思想深处的价值观乃至外在条件的匹配;婚姻,找的不是最心动的人,而应是最合适的人。

年轻的时候,常常以为令人迷醉的爱情便是生命的一切,殊不知,只有经过岁月洗礼的婚姻,才能给出最终的答案。所以,生活中男女主角走进婚姻,这幕戏才刚拉开序幕,往后漫长的岁月里,柴米油盐

醤醋不到终老决不算剧终。因此,婚姻要选择有相同价值观的伴侣,彼此能谈得来有话聊,能够相互帮助、相互尊重、相互欣赏,共同成长。

往事不可追求,人生,不求所有的日子,都泛着光,只愿每一天,都承载着健康,浸润着温暖。

时光泻下年华,岁月叹过离殇。婚姻的纽带不单是金钱,孩子,而是两个人的心往一处走,眼光望同一个方向,彼此成长,成全。

《圣经》告诉我们:人若不同心,又岂能同行?时光,浓淡相宜;

人心,远近相安。这就是最好的生活。当我们走到中年时,生活一路迤逦,青春的那般迷乱渐行渐远,我听见尘世黄昏的钟鼓,万家灯火正向我展开俗世的欢乐和悲伤。“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我蓦然回首,繁华落尽,一切终归于沉寂。灿烂人生,终究回归于平淡。

2015.10于家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毒舌古诗词怎么写 这里说的“毒舌”是指两位著名诗人。在那个年代,能够不惧社会压力而勇于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他们就是一名真正的勇士。他们的诗歌向来以毒舌著称,语出惊人,总能一针...

打油一下又如何 我国的打油诗历史悠久。格律诗是诗,打油诗也是诗。它们在唐代得到老百姓的喜爱。当时的帝王将相、士大夫都参与格律诗和打油诗的创作。然而,时移世易,今天的打油诗和顺...

本帖最后由 月满西楼 于 2024-5-25 02:03 编辑 春天随着五月的到来渐渐落下帷幕,而夏日也随着五月的来到也缓缓开启。浅夏的天气延续着暮春的宜人,即使偶尔出现两天烈日,温度的陡升让人稍有...

本帖最后由 ^黙然 于 2024-5-25 09:35 编辑 四月里的春风如同摇铃,它摇醒了万物,摇绿了大地,也摇绿了老槐树,更是摇开了那槐花……在这个四月里,我的梦被温暖的春风,悄然地描画着…… 春的...

爱情怎忍亵渎 前些日子“胖猫事件”冲上了热搜。在了解了网名为胖猫的21岁小伙子的遭遇后,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既惋惜心痛又生出浓浓的疑惑。如此执念,如此错付,到底谁亵渎了爱情?...

往事钩沉忆亲娘之十六 朱海明 回首妈的一生,青春年华36岁时已经有7个子女,20年来一直受孩子们的拖累,每天每日忙完里头忙外头,围着锅台转围着儿女转,一年四季白日黑夜哪得闲?至于看戏...

自古眉目最传情 朱海明 纵观古今,多少文人、作家创作了多少描写眉、眼的优美词句。下面,举一句成语和一句诗文:眉开眼笑;回眸一笑百媚生。 为什么写眼笑,不写嘴笑。嘴笑是憨笑、傻笑...

想做大熊猫的孩子 朱海明 秦皇岛现代写作学校是一所专职中小学生写作教学的民办学校,聘请不少名师执教,我作为特聘教师担任校报《现代写作》的主编,曾收到一篇投稿《如果我是大熊猫》...

追忆绿色的校园 朱海明 初中同学有好几个出身于干部家庭,属于少爷小姐或准少爷小姐。他们的音容笑貌经常浮现在眼前,一个个风采不减当年,是我记忆宝库中一笔丰厚的财富。 体育爱好者孙...

从化蝶谈起 朱海明 梁山伯与祝英台和孟姜女哭长城、牛郎织女、白蛇传并称中国四大民间传说。这些感天动地,泣鬼惊神的传说故事,在中华民族的历史文明中占有重要地位。 美丽的蝴蝶是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