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月满西楼 于 2024-4-2 08:24 编辑

有道是“北碚豆花土沱酒,好耍不过澄江口”。北碚的澄江古镇我倒是去过两次,皆是因公办事,来去匆匆未及细看,而这句俗语也是后来才知。于是,便萌生出好好逛一下澄江古镇,周末这天便与幺兄弟特意去了一趟。

澄江古镇可观光浏览之处在老街,至少在我真正了解澄江古镇之前是这样认为的。老街紧邻嘉陵江边。澄江古镇严格来说并不算是古镇,老街房屋多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砖蔑混构的两层小楼,一条青石板路贯穿老街始终。漫步在老街之上,穿行于老街小巷中,偶尔印入眼帘中个别国营字牌的门店,让人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时光的脚步似乎也放慢了。老街的商铺以餐馆居多,而餐馆又以豆花占多。据说重庆豆花以北碚出名,北碚豆花以澄江为好。看着老街中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豆花馆,也不知哪家为正宗源头?便与幺兄弟于每家豆花馆里点上一碗豆花,细品慢尝。遗憾的是整条老街的豆花品尝下来也没能品出有啥特色来,与外间豆花一般无二,甚至还不如。着实兴趣索然!不过在这走走停停之间,古镇老街独有的慢生活韵味倒是悠然而出,都市快节奏生活导致的精神压力在这里竟然得到舒缓,身心也一下得到放松和安宁,也算是对豆花遗憾的一种补偿吧。

漫步到老街的尽头,突然想起曾在头条上看到几张澄江过河船的图片。据说在澄江坐渡船也是“好耍不过澄江口”的一大特色。于是又与幺兄弟折向澄江渡口。站在老街的趸船上,静待着轮渡靠岸。宽阔的江面,一碧如洗。听身旁的游客说江对岸是北碚区的东阳街道长生滩渡口。不多时,轮渡靠岸,游客们鱼贯而入,扫码购票,二元一人。船在游客们的笑闹声中缓缓离岸向着对岸驶去。或许是我多年未坐轮船了,此时倒是显得十分兴奋,一会从船头走向船尾,一会又从船尾走向船头,不时望向四周的江面。江风徐徐吹过船仓,停在船仓柱上的二只蜻蜓便振肢从人群中飞过,偶尔清脆的春鸟鸣叫声在宽阔的江面上空扩散开去。惬意的情与景,一下灵感泉涌,情不自禁口占七绝一首,“澄江碧绿盎然春,风起蜻蜓绕客身。笑语欢声荡水面,惊动春鸟怨声深”。很快船靠长生滩渡口。该渡口是一块开阔的沙滩。沙滩上有不少的自驾游者,搭着露营帐篷,支着烤架,吃着、笑着、闹着、跑着,好不快乐。着实让人好不眼馋,羡慕不已。在沙滩上逗留了半个时辰,便准备启程坐着轮渡回澄江古镇。

在回澄江古镇的轮渡上,听一游客说,在重庆所有古镇中,“民国风”最浓烈的地方当属澄江古镇了。对此,当时我不以为然,明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痕迹于老街最明显,何来更早的“民国风”?待听得这位游客细说,我才吃惊十分!所谓“民国风”最浓烈之处,即澄江小学、美龄堂、抗战荣誉军人区。澄江小学,这所不起眼的小学,却是始建于1935年,由时任峡防局局长卢子英所建。当时动用了一个师的兵力,历时两年建成。而美龄堂及抗战荣誉军人区,皆于1941年在宋美龄亲自指导下由中国妇女慰劳总会开始筹建,1943年在北碚区澄江镇建成。据游客讲道,在美龄堂及抗战荣誉军人区里,引人瞩目的不是宋美龄的地位与权利,也不是她的家世与荣耀,只是因为她是宋美龄。在国难当头,在布满坎坷与苦难的时代,宋美龄与她的姐妹一起为抗战奔走呼号。视察重庆被轰炸地区、慰问伤兵、巡视遗孤学校、甚至亲自为抗战士兵缝制棉衣。这一切的一切使她在女性的历史画卷上成为民国里不可或缺的一道靓丽景色。然而作为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我们大陆的一方,一直秉持着批评多于赞扬。但如果能以更为宽容的眼光看待,其实也许会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宋美龄。不过美龄堂及抗战荣誉军人区能保留至今,也正说明在这方面的进步。

回到澄江古镇已是下午五点,美龄堂及抗战荣誉军人实验区也只能期待下次有时间前去一览了。

写于2024.4.2晨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未成曲调也是歌 人间四月芳菲尽,春天来了,老家的大樱桃树开花了,给树授粉是农活中重中之重,谷雨这天,我们俩早早地起床,准备回老家。 “我们去深河家园那里去吃吧”!我老公说完,...

本帖最后由 金口才·朗程作 于 2024-4-18 07:25 编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你从稚嫩男孩到阳光少年, 你从野蛮任性到懂事体贴, 你从幼儿园到即将参加中考, 成长过程或平坦或崎岖, 很庆幸你的...

UFC中国德比大战尘埃落定 --张伟丽的执着强悍VS闫晓楠的坚韧不屈 北京时间4月14日中午,UFC300赛事在蜚声世界的美国拳击格斗“圣殿”拉斯维加斯揭开战幕。在一场UFC女子草量级世界冠军争夺战中...

“又是人间四月天,阴曹路上是何年? 碑前片片飞花乱,眼底丝丝泪血煎。隐约呼儿声在耳,依稀鲤对梦如烟. 悲情似水归何处,岁岁春风泣杜鹃”。又到了清明时节,春风送暖,杨柳吐翠,桃杏争艳,...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4-4-8 20:46 编辑 春日出走 去找寻五瓣丁香花 去赴一场春天的花事 与春同行 去拥抱肆意奔跑的风 去接住飘落的洁白与绯红 让所有美好都沾染香气 让埋藏心底的芽尖开出...

...

小雨一直不紧不慢的下着。山路有些湿滑。雾,不知什么时候漫上来了。天地一片混沌。 灵芝在前面走着,王先生带着药箱在后面跟着。山路很长,两个人一前一后,仿佛陌生人,没有话说。 终...

从来不把牛奶喝 文/张清明(萧月月) “哥老倌,你一天喝几盒……” “从来不喝,也不喜欢喝,只是给老婆大人买的……” “最好还是喝一点,我早晨晚上都要各喝一盒……” “谢谢了!我老祖...

本帖最后由 月满西楼 于 2024-4-2 08:24 编辑 有道是“北碚豆花土沱酒,好耍不过澄江口”。北碚的澄江古镇我倒是去过两次,皆是因公办事,来去匆匆未及细看,而这句俗语也是后来才知。于是,便...

大学一年级的上学期,我写了一篇小文,名叫《青春路上,慢慢成长》。文章很短,但始终是我喜欢的文字,收藏至今。原文如下: “青春是花样的,是美丽的,是迷人的。走在青春的路上,我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