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末期。故事的主人翁曾经也是我的一位友人。只因蹉跎岁月中的我们各自天涯,便再也没机会相见---题记

  因为公务,前几天去了趟下塘镇。在回程的路上,差不多已是接近傍晚。路上的车辆也不多了,司机师傅开车稳稳地在行驶着奔驰在柏油路上,看着窗外景色已是渐入秋意,想起在这片土地上,还生活着我的曾经的一位友人,美丽而善良雨晴。我的思绪随着这初秋的神韵一起,追忆着那过往的云烟......

  此时的江淮分水岭的初秋傍晚的原野上,美的让人陶醉!田间小路上,树叶忽悠悠的随风舞动,天空是蓝蓝的,偶尔飞来几只秋虫。倘若细赏,就会发现荷花塘里的荷花,在这微微秋风里竟是美而不艳。小路尽头有小村庄,几户人家的屋顶的烟囱,已是炊烟缭绕。夕阳的余晖下,一切显得那么美丽,那么祥和。

  雨晴已经忙完自己地里的活,收拾完毕回到家。院中那棵已经开始落叶的老槐树下,看着飘飘悠悠的落叶,雨晴喃喃自语道:落叶了,秋天到了......,那声音只有雨晴自己听见,其实也不需要别人听见,有时,她的喃喃自语,被村里人听见,会被村里人认定是“痴语”。雨晴没有孩子,也没有丈夫。但雨晴曾经也恋爱过,也有过爱的人,在雨晴遭遇了生命中的劫难后,便沧桑了她这一生的静默......

  此时,夕阳照射到雨晴的小院,雨晴看着在夕阳下自己的影子,将思绪渲染在了这寂静小院的风里,一首小诗,跃然在雨晴的笔记本上:

  当秋季来临之际/我感到了它的冷意/岁月在我的额角/留下了浅沟深渠的痕迹/青春的裙角/曾教一人为之倾倒/如今已变成一堆陈旧的衣裳/我的血不再为谁沸腾/只会慢慢的流淌/我的心不再为谁狂跳/只会随着时光慢慢的奔跑/我的美慧不再有人赞美/只有诗魂把她牢牢记下/我的哀筝不再有人欣赏/只有雁过时回眸远眺/都说苍天对万物有多么公道/光阴却为何那么无情地催人老......

  雨晴也在城里读过大学,她本不应该生活在这落寞的村庄,只因为那年独自上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人影犹笑向东风,不知相思怎寄千里愁;不知一砚笔墨为谁候!她倾其所有画了一段情,却奈何让寂寞入了颜容。可怜这一抹红颜为谁留?只墨一世孤魂入了清秋。

四年的大学生活,是那么丰富多彩。雨晴和他就那样相爱了四年,四年里他们谈理想,谈未来,甚至到了谈及了他们未来的人生,“海枯石烂,此志不渝”,这是他给雨晴的承诺。但是,让雨晴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一同走出校门进入社会的时候,才发现,他,就是个渣子!就在他们谈婚论嫁的时候,他恋上了一个父亲能帮他走上仕途的女子,从此他更是决然离开了和他相恋4年并有身孕的雨晴。或许,在大学里的恋爱,只能当做人生旅途中的一次回忆。但雨晴对于这段感情却是刻骨铭心,何况还有他们爱情的结晶。雨晴哭过,哀求过,奋斗过,但仍然满足不了他的欲望,曾经他对雨晴的那些海誓山盟,此刻早已化成一文不值的背信弃义!最终,过度的悲伤和劳累,让雨晴流产而没了孩子,他也如愿以偿地牵了那个女子的手!此时的雨晴似痴如呆地沉沦在混沌的世界里,最终随着年迈的父亲,带着苦难人生的伤痛和对坚贞爱情的绝望,也带着一副病躯,回到这个养育了她、也包容了她的小村庄。从此不问世间情为何物,却与孤灯一起,伴着这青砖瓦墙的小院......

  每当雨晴伫立夕在阳下的时候,总会闭目沉思,仿佛那一刻化成了一尊雕塑,将永恒在那里。偶尔雨晴也会去村边的柳树下荷塘边看看,感叹尘世繁华的散尽,唯剩浮尘;岁月繁花似锦,却留下感伤的人生。曾经的都市生活,留给雨晴的感觉是那样冷凉,因为自己的执着,尘世太多风尘覆盖了视线,以至于自己看不见方向,辨不明真假。如同在漆黑的天际里,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清,只听见自己的心在流泪。最终,痴恋的心,只能陷入红尘风雨中,凝成了浮冰!

  有时,雨晴也会填一、两首词:

  “一茶一烛一卷书,梅落如雨,月影如初,风动唤柳情脉脉,匆匆那年,凄凄泣泣。

  一年一月一日复,青丝如雪,飘絮如初,诗情画意谁与共,山花满头,莫问归处。”

  是啊!“山花满头,莫问归处”,如今雁字去去回回几多经年,又有谁知,那远古一滴朱砂泪,都只为千年的等待了谁?叹兮悲兮奈何兮,凄然泪下几多情,雨晴更与何人说呢?......

  此时此刻,有一种想见见雨晴的欲望油然而生,继而又被理智阻止,只能祈祷,愿雨晴一切安好罢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又是人间四月天,阴曹路上是何年? 碑前片片飞花乱,眼底丝丝泪血煎。隐约呼儿声在耳,依稀鲤对梦如烟. 悲情似水归何处,岁岁春风泣杜鹃”。又到了清明时节,春风送暖,杨柳吐翠,桃杏争艳,...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4-4-8 20:46 编辑 春日出走 去找寻五瓣丁香花 去赴一场春天的花事 与春同行 去拥抱肆意奔跑的风 去接住飘落的洁白与绯红 让所有美好都沾染香气 让埋藏心底的芽尖开出...

...

小雨一直不紧不慢的下着。山路有些湿滑。雾,不知什么时候漫上来了。天地一片混沌。 灵芝在前面走着,王先生带着药箱在后面跟着。山路很长,两个人一前一后,仿佛陌生人,没有话说。 终...

从来不把牛奶喝 文/张清明(萧月月) “哥老倌,你一天喝几盒……” “从来不喝,也不喜欢喝,只是给老婆大人买的……” “最好还是喝一点,我早晨晚上都要各喝一盒……” “谢谢了!我老祖...

本帖最后由 月满西楼 于 2024-4-2 08:24 编辑 有道是“北碚豆花土沱酒,好耍不过澄江口”。北碚的澄江古镇我倒是去过两次,皆是因公办事,来去匆匆未及细看,而这句俗语也是后来才知。于是,便...

大学一年级的上学期,我写了一篇小文,名叫《青春路上,慢慢成长》。文章很短,但始终是我喜欢的文字,收藏至今。原文如下: “青春是花样的,是美丽的,是迷人的。走在青春的路上,我小...

注意:挣不到钱怎么办 文/张清明(萧月月) 这还真是个难解问题,可能会引起不少人共鸣,在经济下行态势之下,我们应如何勉力支撑,将生活维持下去,以免陷入痛苦与绝望境地。 所谓说之不可...

春情荡漾,袅娜萦绕芬芳 文/张清明(萧月月) 又迎来了春阳自天而降,红彤彤火红把天边抹出透亮,祥云朵朵与蔚蓝天际浑然一体,充栋间,喜得激情澎湃心花怒放,春天啊!创造人间仙境,兀自...

没错!这里有家服装店 文/张清明(萧月月) 难道真有如此奇遇,也并非为了觑稀奇,只是缘于从此路过,上天就给了我触感于之,为这广告,创意起吸引眼眸,把天才笑靥,眼球成痴,注意力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