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你好吗 于 2024-2-5 21:35 编辑

堂哥是我三叔的儿子,三叔有五个儿子,我说的这个堂哥是排行老三。

   三叔的大儿,在没有成家的年龄出事故走了,三叔的打击最大,一夜间白了头。那个时候,我还小,不懂三叔的苦衷。小小的我很奇怪,三叔的年龄不是老年,为什么就头发白了?

   随着年龄的长大,我从家人的聊天中,听说了三叔家的事。原来是三叔经历了人生的一大悲剧,丧子之痛,也许是因为三叔大儿的离去,激发了儿子的奋发,三叔的三儿有了很大的抱负,有了大本事,拯救了家族的穷困。

   堂哥(三叔的三儿),在他进入工作岗位显露出了突出的成绩。

在我的眼里,堂哥不仅学习好,长得高,长得帅,智慧高,情商高,办事能力强,方方面面处理事情都很到位,是很有魄力的男人,堂哥的优秀体现出他的睿智、才华、胆识都是超出普通人的。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学生时代,体会到了堂哥超出常人的智慧,他来到我家,总要看我写作业,当我做完一道题,堂哥立即就能判出对错。

   父亲单位有一个大学生,为了要房子,接近父亲(父亲有分房权力),提出到我家当我的家庭老师,这个家庭老师每天晚上来家里辅导我写作业,他的辅导,与堂哥相比,作为学生的我,认为他的辅导比不过我的堂哥,他判断对错的时间要比堂哥用时长。堂哥在我眼里比家庭老师更优秀,称职。

   随着年龄的长大,我听说堂哥考上了本地的会计学校。

   上了会计学校的堂哥,每周都会来我家里住一晚,第二天他就走了。(因为三叔家不在本地住)

   后来听家里说:工作后的堂哥是有官职的人,年纪轻轻,堂哥就有了很显赫的职位。

   工作后的我,与堂哥都是同一行业,都是金融企业,但我们不在一家单位。

   有一次,三婶因为眼睛的问题,住院了,我听家人说三婶住院的消息,决定去医院看三婶,去看三婶的路上,我本来想着应该给三婶买些礼物再去医院,一路没有看到商店,由于时间原因,没来得及去别的地方去找商店。成年后的我,这个世界上,只有三叔三婶,堂哥见了我还喊我乳名,只要见到三叔家人,让我倍感亲切,迫不及待的想见三婶的我,顾不上礼数,空手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找到三婶住的病房,见到堂哥在陪三婶。

见面后,我先对三婶的病情做了简单的了解后,堂哥跟我聊起了我的工作,他问我的工作情况,我做了简单的表诉,似乎我说的有些笨楚,对工作严格的堂哥言语中透露出我的工作表诉不到位。

三婶听说家里有一个出嫁不久的姑娘离婚了,她关心的问,确定是不是我?堂哥告诉她不是我,是我堂姐。三婶接着问我的生活状况,能听出,她很关心我的生活。似乎我的生活质量在她的牵挂中。

   第二天,我不当班的时候,堂哥去我的单位看我去了,听同事的描述,是堂哥。后来我听说,堂哥的一位同学是我的上级领导,他去了我们领导那里,告诉了我的领导,挑明了我们的亲属关系,那个领导之后对我非常客气,关照。

   仕途这条路,总不可能一帆风顺,堂哥也会遇到种种困境和坎坷。

  堂哥的人生是传奇的。他的一双儿女,接了富豪家庭,以此说明,堂哥的身份与富豪平起平坐的。

堂哥的成就,带动了家里人步入了不差钱的生活之列。

   只要家里有大事,我们都会见面,前几天,我们又见面了,是家里有孩子办婚事。

   退休之后的堂哥,依然那么精神,那么智慧,那么有魄力,家里的事,他都要安排的面面俱到。

   中午吃过饭,堂哥安排我们去浏览他所在的酒厂,到了酒厂,参观了制作酒的规模,堪称世界一流。堂哥安排导游接待我们,听着美女导游的介绍,整个酒厂的制作过程是世界尖端技术。投资十五个亿的资金,酒厂聘请了世界顶级调酒师。一行的我们有我的两个哥哥,还有我爱人,另一个堂哥带着我们参观游览。

   由于时间有限,本来需要三个小时才能游览完的酒厂,我们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走马观花的结束了。堂哥本来安排的时间够用,是我们一直在家里休息,出来的晚了。

   临走,导游说出接下来的安排,我们都拒绝了。

   我们离开了酒厂,回去后,见到在家里等候我们的堂哥,我们坐在一起,叙家常,聊堂哥的事业。

   堂哥很低调谈着他的事业,因为他的低调,才会默默的成功,默默的做事。

   我们到三叔住处,看望三叔,三婶,看到三叔已经进入老年痴呆的行列,几番沟通,三叔终于能念出我们的名字,三婶不糊涂,带我去洗手间,到了堂哥的房间,三婶一直很疼爱我,她让我享受富人的待遇,给我介绍用那些高档的生活用具。我浏览着堂哥的每一个房间,看到家里的布置都是最现代配置,从堂哥的手机看,属于市场定制版,小巧精致。

   堂哥的成功体现最深的他很孝顺父母,近几年父母老了,他给父母雇了几个服侍的人,三婶觉得那些都是浪费。三叔喜欢每天出去溜达,堂哥请了司机,司机每天开车拉三叔上下午出去溜达一次。三叔出去溜达需要人陪着说话,保护他行走的安全,雇了一个陪着说话的。我父亲和二叔都是离休干部,同行的我的大哥说:三叔的待遇比离休干部高多了。

   三叔看上去糊涂了,可在大事面前一点儿不糊涂,三叔性格很倔,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但是堂哥的话,他是听的,在我眼里,三叔不是真糊涂。

  办完事的我们准备返回了,堂哥给我们准备了一车的礼物,让我们满载而归。

我的堂哥,永远是那么亲切,那么随和,那么低调,那么令人佩服。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心系大唐唱贵妃 朱海明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又早东升。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这优美的旋律,婉啭的唱腔,经常回响在耳际,这就是...

万里赴戎机,一生铸军魂 朱海明 50年前的冬天,我们台营区几十个应征入伍的农村小伙儿身着崭新的军装,乘坐敞篷汽车到抚宁县城,发棉被,洗澡,学习,看电影,12月27日到秦皇岛火车站登上...

爱花新说 · 朱海明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我也是个爱花的人,但是不太喜养花,尤其是名贵的花。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大自然里的花儿并不比人工精心培育的花儿差。 当年军旅之中,在执...

烈士塔小记 朱海明 年纪大了总喜欢回忆,尽管回忆是美好的幸福的并且是痛苦的失落的,但它总是意味无穷的。 经常回忆起家乡抬头营,大汉武帝元封元年建营屯兵以拒匈奴的千年古镇抬头营。...

从屎壳郎说起 朱海明 “动物世界”金龟子滚粪球的镜头,很有趣儿。这样的自然情节我亲眼见过,家乡抬头营的西门外,蓝天白云下,远芳古道旁,眼见着几堆牛粪边有屎壳郎头朝下用后腿滚动...

我的第二故乡呈贡 朱海明 我的第二故乡在云南呈贡,滇池边上的富庶之乡。“呈贡”为彝语,意为盛产稻谷的海湾坝子。哦,云南管湖泊叫海。呈贡于元代至元年间置县,是一座美丽朴拙的滇中...

难忘那一场冰雹 朱海明 1965年是全面落实党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的第三年,农村形势一片大好。再加上风调雨顺,我们那疙瘩的庄稼长得格外好,到了中夏之际,高粱玉米已经...

听雨和沐雪 朱海明 沥沥淅淅声不断,犹如流水鸣溅溅(jiān)。绸缪缱绻催梦曲,夜雨缘何恁(nèn)缠绵。 这是我耳听夜雨有感而发的一首小诗,冠之名曰:听雨。 听雨,指的是夜雨。雨声,天...

老树礼赞 朱海明 扎根续脉野山中,灵异刚强傲世雄。 骤雨暴风摇不动,枝繁叶茂立苍穹。 这是我填的一首词,杨柳枝,刻画了老树根深叶茂的形象和孤高自傲的性格,表达了对老树的赞美崇敬之...

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4-2-25 10:23 编辑 诗圣好潇洒 朱海明 一生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也有特别高兴的时候。这不,情之所至有感而发,他挥毫写下了这首喜形于色酣畅淋漓的潇洒诗篇: 剑外忽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