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王霁良 于 2024-2-5 11:02 编辑

夜撑开帷幕,尽情呼吸着,静寂如一朵黑色的花的绽放飘散开来,一个卑微的人仰望清虚深邃的夜,天空那寥寥几颗行空的星,偶有闪烁,似乎不屑于滞留城市上空。一钩弯月浮云间徘徊,去留无意,它的光亮大不过几颗星,在这个世界针眼一般大的地方,只有我尾随自家的影子,走在待开发还未围拢的废墟上。

小路没有灯光,远处高架桥上的路灯流萤一般闪烁。这一带要开掘与大明湖相呼应的北湖,要建北湖新区,我住的小区也被划入拆迁冻结之列,现在小区外围的民房、商业房停水断电,都在忙着拆除,白天的喧闹像波涛击岸一般冲击着小区。下午下了班,和几个同事在酒馆吃夜餐,因为聊的多磨蹭时间太长,到站牌竟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踌躇一番,选择走回家去,不管几点,后又觉得路途过远,想抄近路从拆迁片区穿过去。

夜笼罩一切,身为夜游客起初还有些浪漫、孤淡的心境,对残墙断壁冥然不察,越往纵深里走就越有些惶恐,寒露之后寂无虫鸣,这儿的气氛比墓地还寂静,拆迁完的民房残垣如一个又一个的墓碑,庞然森然,墙头电线上的老丝瓜一个个吊死鬼似的挂在那儿,倘不是回望远处楼房还有灯光,真以为到了人间地狱。曾经繁华的夜市没了,并排几十个门头房卸去了木门、卷帘门,晦蒙中还能看见门洞里墙上贴着未撕的招贴画和广告语。耐着性子走吧,这些,和我当下的不称意很有些契合,幸运不可能到我这一边,所谓幸运本来就是趋炎附势的东西。

前方不远一工厂的传达室,还亮着飘摇的烛光,厂院铁门紧闭,厂房已经夷为平地,两台高大的挖掘机赫然立于院中。院外路中心的井盖已被揭去,一只无腿的沙发倒扣上面,街面看去犹如一片烟雾,模糊漫漶,散开来溶进深远浩莽的夜色里……

再往前走,尚有一二囫囵小屋,陈旧而模糊,从一旁走过看不见门窗,却见院里冒着短短一簇蓝火,疑心有人在此烧水,没有电的屋子无一星灯火,小院静得出奇,除了死寂还是死寂,止步想瞧瞧水开了没有,想跟坚守在这里的某位土地爷交谈几句,只多迈了一步,狗便怯怯地呜呜叫了。越过小路,越过大张着口的一个个门廊,越过堆放着废弃家具、衣物的垃圾场,就到了新修的地势较高的马路,从路基上看这片拆迁地,就像震后留存的博物馆,夜已经渗透到每一道墙缝,也许这里,还有不少我不配看到的东西,一颗孤独的老白杨在飒飒低语。废墟前方的十几栋亮着灯火的住宅楼,就是我现在居住的家园,但很快也会拆掉,这些看去都不像是实际的东西,难道这世界本就没有真实意义的本质存在?每夜都有人在自己的床上死去,难道我们人人希冀等待的东西都将会是苦难?白天飞扬的尘土早已落定,废墟也会有一天不复存在,就是我所住的小区,不是也要满目疮痍地沉入湖底的么?就要跨过去了,却还时时担心着碎玻璃、烂酒瓶和木头上的钉子。

人是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前途的,但总又会陷进那不可知又不可避免的命运。回忆过往,脑海里许多事扇子一样展开,思想划开世界,痛苦和幸福常常一个浪头里打来,有些回忆就像风湿关节病人遇上阴雨天那样苦不堪言,有些又让人懊悔不迭,有的更—— ,人都是由于理想才受苦,我自我标榜为一个写作者,读高一时就在学校订阅《小说选刊》,年轻时太想成为一个作家了,以致什么都写不出来,苦苦奋争多年却像松鼠蹬轮子,空转轮回,而今人过中年,一张脸就是一张供状,只得承认不再年轻,唉,我的读者们,我还有无能力点燃诸位心中的火焰?

每个人一生中大概都会有所发现,我发现没有灯光的废墟实在难走,用时反比走马路更多,在深夜,在这片不是高坡的高坡,一个肥皂泡一般的灵魂,被无知之袍裹挟,还在伤悼一事无成的青春。走吧,已不年轻的妻子又在短信问到哪儿啦,只要尘世还存在着爱我就会爱她,想到亲情,当初的苦修和抱负,忽然又不那么重要了。天上风云原一瞬,我也许敢于向那些盛宴吐一口唾沫,但更多的时候,还是选择远离,就像逃离这片荒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心系大唐唱贵妃 朱海明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又早东升。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这优美的旋律,婉啭的唱腔,经常回响在耳际,这就是...

万里赴戎机,一生铸军魂 朱海明 50年前的冬天,我们台营区几十个应征入伍的农村小伙儿身着崭新的军装,乘坐敞篷汽车到抚宁县城,发棉被,洗澡,学习,看电影,12月27日到秦皇岛火车站登上...

爱花新说 · 朱海明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我也是个爱花的人,但是不太喜养花,尤其是名贵的花。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大自然里的花儿并不比人工精心培育的花儿差。 当年军旅之中,在执...

烈士塔小记 朱海明 年纪大了总喜欢回忆,尽管回忆是美好的幸福的并且是痛苦的失落的,但它总是意味无穷的。 经常回忆起家乡抬头营,大汉武帝元封元年建营屯兵以拒匈奴的千年古镇抬头营。...

从屎壳郎说起 朱海明 “动物世界”金龟子滚粪球的镜头,很有趣儿。这样的自然情节我亲眼见过,家乡抬头营的西门外,蓝天白云下,远芳古道旁,眼见着几堆牛粪边有屎壳郎头朝下用后腿滚动...

我的第二故乡呈贡 朱海明 我的第二故乡在云南呈贡,滇池边上的富庶之乡。“呈贡”为彝语,意为盛产稻谷的海湾坝子。哦,云南管湖泊叫海。呈贡于元代至元年间置县,是一座美丽朴拙的滇中...

难忘那一场冰雹 朱海明 1965年是全面落实党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的第三年,农村形势一片大好。再加上风调雨顺,我们那疙瘩的庄稼长得格外好,到了中夏之际,高粱玉米已经...

听雨和沐雪 朱海明 沥沥淅淅声不断,犹如流水鸣溅溅(jiān)。绸缪缱绻催梦曲,夜雨缘何恁(nèn)缠绵。 这是我耳听夜雨有感而发的一首小诗,冠之名曰:听雨。 听雨,指的是夜雨。雨声,天...

老树礼赞 朱海明 扎根续脉野山中,灵异刚强傲世雄。 骤雨暴风摇不动,枝繁叶茂立苍穹。 这是我填的一首词,杨柳枝,刻画了老树根深叶茂的形象和孤高自傲的性格,表达了对老树的赞美崇敬之...

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4-2-25 10:23 编辑 诗圣好潇洒 朱海明 一生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也有特别高兴的时候。这不,情之所至有感而发,他挥毫写下了这首喜形于色酣畅淋漓的潇洒诗篇: 剑外忽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