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午后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暖暖的阳光,转眼就日落西山了,瓦蓝瓦蓝的天空渐渐地暗淡成灰白色。一切都变得温顺起来,大地整个成了一只温顺的绵羊,静卧在那里。

星星缀满了天空,不急不慢地等着夜的浓;月光拉长了多情的树影,宛若一位冷艳的绝代少女,伫立在冬夜的寒冷中,美得逼人;袅袅的炊烟隐了身影,只有淡淡的烟味还悠闲地弥漫在村庄的上空;藕池河水,仿如凝固的音乐,停止了流动,枕头一样静静地躺在村后,等待丛林的影子或村庄靠上疲倦的头,美美地过一个漫长的冬夜;道路如初生的婴儿,绻曲着身子乖乖地睡去了。

农家的窗户透出橘黄色的亮光,好像一双半睁半闭的眼睛,迷醉着。随着吱呀一声响,一个夜归人抖落身上的风尘走进屋内。寒风徒劳地摇晃着树枝,又像一个调皮的孩童从门边一闪而过。

不管我多晚放学,也不管我什么时候回到家。母亲定是边做针线边侧耳倾听,等着那木门被我推开……

吃过晚饭,天就黑透了。吃饱了的猪躺在厚厚的干草上养腰,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舒坦的哼哼声。老花猫懒在暖暖的灶台上不肯睁眼。狗安静地趴在窝里,那是一条很懂事的狗,一有动静,就警觉地支着前腿坐起,四处张望,确定没有异常情况,再趴下,一侧的耳朵贴着地面,保持警惕的状态。喜欢热闹的青蛙,此时也成熟起来,耐得住寂寞,默不做声,追随喜欢夜游的蛇,静默地缱绻在地母的怀抱,享受从地底涌上的温热,回味着曾经拥有的美好岁月,静静地等待那个并不遥远的春天。

夜晚,是农家最安详的时间,忙碌了一天的人们终于可以坐在旺膛的火炉边,端一杯热茶,尽情地享受着家的温暖与舒适。尽管时时能感觉到窗外的冷风,听得见北风像狼一样地吼叫着,从房前屋后呼啸而过,但寒风已经吹彻成了古老的诗意,炉火的热力像融融的阳光,溢满屋宇,暖暖地热浪漫过周身,每个人的脸上都被炉火的温暖熏染得带着些许醉意。静下来的时光,总让人好脾气的。我妈不再高声地呵斥谁了,白天的急躁和忙碌荡然无存。就连那顽皮的孩童也沉迷在这样的气氛里,趴在大人的腿上听故事。

大多时候,我会就着一豆灯火复习功课。吟咏屈原的《离骚》,懵懂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里,沉醉于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透过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律》,企盼英国物理学家的《丁达尔现象》,发出“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旷世感言!激情处,独自站在窗前看着满天飘舞的雪花,思索着雪的前世今生;想着自己的前途未来,想着无限的心事,想着无限心事之外的广阔世界。母亲陪在我的身边做着她的针线活,眼里满是希望。她不时用针将灯芯挑上几挑,努力让火苗再旺一点,那灯火,便带着母爱,带着温暖,扑在我身上,让温柔和幸福之光在我心里滋长漫延……

近邻也有吃过晚饭出来窜门的。不见外,进了屋,自家人一般,脱了鞋,冰凉的脚往火箱上放去。如果来人会抽烟,四哥便会递上一支烟,不是红桔牌、沅水牌,就是经济牌子的,在炭火上戳一下,便神仙般地喷云吐雾去了。

客人一落坐,母亲就把热气腾腾的芝麻豆子茶端过来,一碗碗地敬着客人,芝麻豆子茶的香气,便快乐地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母亲好客敬茶,客人便放开肚子喝,一碗接一碗。喝着飘香的芝麻豆子茶,唠唠田土作物,盘算一年的收成,侃谈人世间的是非曲直,说得很世故很苍桑。偶有笑声荡起,又被凝冻的冬夜撞回,铿然有声,落在燃烧的火炉里。听大人们谈话,让我知道了许多家以外的事情。让我在漫漫的冬夜里增长了见识,有了憧憬。

这种时光是多么的温暖啊!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未成曲调也是歌 人间四月芳菲尽,春天来了,老家的大樱桃树开花了,给树授粉是农活中重中之重,谷雨这天,我们俩早早地起床,准备回老家。 “我们去深河家园那里去吃吧”!我老公说完,...

本帖最后由 金口才·朗程作 于 2024-4-18 07:25 编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你从稚嫩男孩到阳光少年, 你从野蛮任性到懂事体贴, 你从幼儿园到即将参加中考, 成长过程或平坦或崎岖, 很庆幸你的...

UFC中国德比大战尘埃落定 --张伟丽的执着强悍VS闫晓楠的坚韧不屈 北京时间4月14日中午,UFC300赛事在蜚声世界的美国拳击格斗“圣殿”拉斯维加斯揭开战幕。在一场UFC女子草量级世界冠军争夺战中...

“又是人间四月天,阴曹路上是何年? 碑前片片飞花乱,眼底丝丝泪血煎。隐约呼儿声在耳,依稀鲤对梦如烟. 悲情似水归何处,岁岁春风泣杜鹃”。又到了清明时节,春风送暖,杨柳吐翠,桃杏争艳,...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4-4-8 20:46 编辑 春日出走 去找寻五瓣丁香花 去赴一场春天的花事 与春同行 去拥抱肆意奔跑的风 去接住飘落的洁白与绯红 让所有美好都沾染香气 让埋藏心底的芽尖开出...

...

小雨一直不紧不慢的下着。山路有些湿滑。雾,不知什么时候漫上来了。天地一片混沌。 灵芝在前面走着,王先生带着药箱在后面跟着。山路很长,两个人一前一后,仿佛陌生人,没有话说。 终...

从来不把牛奶喝 文/张清明(萧月月) “哥老倌,你一天喝几盒……” “从来不喝,也不喜欢喝,只是给老婆大人买的……” “最好还是喝一点,我早晨晚上都要各喝一盒……” “谢谢了!我老祖...

本帖最后由 月满西楼 于 2024-4-2 08:24 编辑 有道是“北碚豆花土沱酒,好耍不过澄江口”。北碚的澄江古镇我倒是去过两次,皆是因公办事,来去匆匆未及细看,而这句俗语也是后来才知。于是,便...

大学一年级的上学期,我写了一篇小文,名叫《青春路上,慢慢成长》。文章很短,但始终是我喜欢的文字,收藏至今。原文如下: “青春是花样的,是美丽的,是迷人的。走在青春的路上,我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