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的失落

明天开始放假 ,安排了周报和假期值班 ,已无多余之事。参加一个集体活动 ,也即散步的方式 ,在堤路上散漫的走上一趟;小道蜿蜒 ,不是什么工作,路途上的春花少有凋零 ,碧草茵茵 ,花树灿灿,长长的河堤已有柳荫。活动几乎就是散步闲心 ,只是佩戴了志愿服务的标志 ,提了清扫卫生捡拾垃圾的工具 ,像手握一把长柄玩具一样 ,让它不是张嘴夹起一枚早殇的树叶,就是闭嘴拖曳,拖曳着留下一道散漫的几乎看不到的春天痕迹。悉数与上半周的工作繁累相左,也应该是淡淡喜悦的事吧 ,提前休息了一般 。

午饭按照一位同事的建议,也泡了米,去后院菜畦摘了几颗生菜 ,然后和煮成粥,就是糊糊吧 ,食用可口 。至午休,很快入眠 ,沉沉然,竟可湎进深处,亦是如熟如旧 ,不知身在何处, 只是若有若无的梦 ,遥遥迢迢的;在几乎忘却的酣睡中自然醒来,安然坐起, 回到人世间, 确定是睡有一个半钟点,环顾四周,桌面打开的《古文观止》,依然如故,知晓明天五一节假期哉,真有点儿今夕是何年的疑问 。如此微小的午休,有技俩和脉络,交通东坡先生 ,岂不欣然自得 ?

然而,将近下班之时,忽然有些失落 ,因为五天放假 ,不必担忧明天的上班及相继的工作,便想到了酒,想到了折腾 ,跃起之感和放纵之欲,交织着几乎坐不下来 ,欲在办公室里走步,尽管下午也给同学做点儿事情 ,帮助一份文稿的准备 ,却总觉得有些虚无 。给儿子电话,问是否维修浴间的水龙头 ,他回答说 :“不用,没事儿,静让你操心;晚上不回新家 ,要出去。”如是,感怀儿子的理解与着想之际,仍是一些失落之感。他约会同学 ,我家不能聚餐 ;他长大了,我没有责任陪他了, 我无事可做了 。

谁会想到放纵达观的苏东坡,也会无事可做呢。夜深望月,庭中度清水之月光;或者泛舟赤壁,大梦青鸟,终究醉卧木舟。放假真确有闲情了,也生出些许的雅趣,是否提醒我明天或后天,家人一块儿出门?在城郊聚会餐饮,在野外读书写字。间或待同学邀请,朋辈谈天说地,博览社情,畅论人道,是另一种的读书与交流。当然,五天长假,有一个长篇散文的预备与撰写 。

过节了 ,妻子昨天发工资还算不少 ,回微信赞扬道;“这月的加班,没有白干 。”她发过来一份儿钱,说过节费用。我也要拿回家同事送的一盒蒲公英 ,办好的政府院出入车证, 还有采集而洗好的几颗青菜,都是彼此的在意吧 ,是给假日的一抹翠色和一份欣慰吧。该下班了, 装好书包, 骑电动车,归去来兮。却有一事更为自足 ,听说我们退休的亡故费用,可以补有5万多元 。在上午所谓志愿服务活动的柳岸之上,在同事们那些花花碧碧的闲话中,我说还有这么多钱 ?我死之后还可以给家人留这么多钱 ?大家说笑着, 纷纷反对 。

却依然记得苏子曰:“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雅兮;善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未成曲调也是歌 人间四月芳菲尽,春天来了,老家的大樱桃树开花了,给树授粉是农活中重中之重,谷雨这天,我们俩早早地起床,准备回老家。 “我们去深河家园那里去吃吧”!我老公说完,...

本帖最后由 金口才·朗程作 于 2024-4-18 07:25 编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你从稚嫩男孩到阳光少年, 你从野蛮任性到懂事体贴, 你从幼儿园到即将参加中考, 成长过程或平坦或崎岖, 很庆幸你的...

UFC中国德比大战尘埃落定 --张伟丽的执着强悍VS闫晓楠的坚韧不屈 北京时间4月14日中午,UFC300赛事在蜚声世界的美国拳击格斗“圣殿”拉斯维加斯揭开战幕。在一场UFC女子草量级世界冠军争夺战中...

“又是人间四月天,阴曹路上是何年? 碑前片片飞花乱,眼底丝丝泪血煎。隐约呼儿声在耳,依稀鲤对梦如烟. 悲情似水归何处,岁岁春风泣杜鹃”。又到了清明时节,春风送暖,杨柳吐翠,桃杏争艳,...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4-4-8 20:46 编辑 春日出走 去找寻五瓣丁香花 去赴一场春天的花事 与春同行 去拥抱肆意奔跑的风 去接住飘落的洁白与绯红 让所有美好都沾染香气 让埋藏心底的芽尖开出...

...

小雨一直不紧不慢的下着。山路有些湿滑。雾,不知什么时候漫上来了。天地一片混沌。 灵芝在前面走着,王先生带着药箱在后面跟着。山路很长,两个人一前一后,仿佛陌生人,没有话说。 终...

从来不把牛奶喝 文/张清明(萧月月) “哥老倌,你一天喝几盒……” “从来不喝,也不喜欢喝,只是给老婆大人买的……” “最好还是喝一点,我早晨晚上都要各喝一盒……” “谢谢了!我老祖...

本帖最后由 月满西楼 于 2024-4-2 08:24 编辑 有道是“北碚豆花土沱酒,好耍不过澄江口”。北碚的澄江古镇我倒是去过两次,皆是因公办事,来去匆匆未及细看,而这句俗语也是后来才知。于是,便...

大学一年级的上学期,我写了一篇小文,名叫《青春路上,慢慢成长》。文章很短,但始终是我喜欢的文字,收藏至今。原文如下: “青春是花样的,是美丽的,是迷人的。走在青春的路上,我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