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子非鱼 于 2020-6-21 10:46 编辑

致天堂吾父

文/子非鱼

端午将至。父亲,您是否在小院的门前翘首而望?我想,是的,你会在那儿等我们回家。于是,抱了两瓶老酒,拎着几串自己包的粽;伴着清晨脆脆的鸟鸣,急急地赶回去。

大门紧合着。那棵老杏树结了一嘟噜一嘟噜的青果儿,枝桠探过了矮矮的院墙。门前大白杨下那块被磨蹭的光滑干净的乘凉石,依然静卧在那里……唯独没有您微驼的身影。我焦急地四下望着,找寻着……井台儿上的辘轳已然残破,园子田埂上密密麻麻长满了野菜荒草,几只野鸟在那蹦蹦啄啄。

父亲,您是在陪我玩儿时的游戏吧,陪我躲猫猫呢。我懵懵地立在门前,觉得您就在屋里拾掇着,张罗着……

抖着双手,摒着呼吸,轻轻却又费力地推开院门。没有了灰黑的老土狗,没有了哼哼唧唧的两只大白猪。老杏树枝杈凌乱久未修剪,老屋子也破败不堪。生了锈的锄头、被尘埃淹没的酒瓶,都清楚地告诉我——您离开了,离开很久了。

是啊,原来,您已经走了十年!这十年,我的天空一直灰暗,这十年从不肯错过任何一个您的祭奠,这十年多少次梦里与您相见。梦里您把我高高举起轻轻旋转,我还是那个在你怀里撒娇的小丫蛋儿……笑声充满明媚的小院儿!

恍惚间听到了清脆的笛声,起伏悠扬;忽而又变成了婉转的口琴,渐去渐远。童年的画面又浮现眼前——夏季的月夜,您给我们即兴演奏你的拿手曲目《东方红》《英雄赞歌》《少年壮志不言愁》……然后我们姐几个就跟着哼哼呀呀地唱着,捣乱着……一天劳作的辛苦,就在我们几个小儿女的欢笑声中消散了。

过年您写的对联贴遍了村里家家户户的院门、粮仓,甚至猪圈、牛棚。我们姐几个就乐颠颠地东家跑西家窜,做您的对联运输员。我也会拿着毛笔,红纸铺在炕沿,学着您的样子,用劲儿地画着横、撇、竖、捺……您无比严肃却很耐心地指导着。写好了奖给一把糖,写坏了罚做家务。往往最后落了一张花猫脸,写好写坏都有一把糖。

一阵微风拂过,脸庞上冰凉冰凉,猛然醒过来。我依然呆站在院门口。那满是父亲身影的美好画面就在眼前,却忽然裂成了碎片。我奋力地奔跑,一片一片地抓住,试图拼凑成完整的画卷,祈求把父爱永远定格在无忧的童年。为什么温馨的时刻如同飘飞的杨絮,怎么用力伸手也是枉然……

十年前的腊月,寒冷冰冻住的不只是河流山川,还定格了您的生命。寒风呼啸的凌晨,被噩梦惊醒。梦里我双手捧着白米饭以膝代足,侍奉您用餐。醒后心神不宁、再也无法入睡,期待着天明给您打电话。说说这些天对您的想念,听您唠叨几句天冷了,衣服要多穿。只是,天未放亮噩耗先到,接到您出了意外正在抢救的消息,我拼了命的赶到事发地,却未能见到您。再见到您时,您已经躺在冷冰冰的殡仪馆!这一幕,我不信,说什么也不信,以头触地求着旁边所有的人,救救他,救救我的爸爸!除了刺骨的寒风呜咽着,任何人都不给我回应……

在亲属的帮衬下,为您更衣净面,让您干净光鲜的远行。那双长满老茧的大脚,无比冰冷,我努力的用双手捂着,却再也不能焐热了。我才惊觉这些年对您有太多的亏欠。少年离家,并未能太多的承欢膝下;后又远嫁他乡,只顾经营小家照顾稚儿,亦未能及时尽孝身前。而今,就算,哭断肠、泪流干,已然天人永隔。以后的人生路上,留给我的只是无尽的悔恨和漫长的思念……轻轻地给您套上洁白的袜子,柔软的布鞋,通往天堂的路上您步履轻盈。从此,再也无需为生活而负重。

端午时节的风,很轻。取了柴火热热棕,温一壶老酒,几个小菜摆上八仙桌。在您的遗像前,敬您一杯老酒,为您剥两只棕,把儿时的趣事一点点的絮叨给您听,再与您诉诉女儿这十年的思念之情。

26岁那年的寒冬,我失去了一座名为父爱的城。从此,摔了也不能再喊痛。从此,只有在梦里您才会抚着我的头顶,告诉我要坚强。

我知道——其实您一直都在,在小院里扫尘埃,在井台上修辘轳,在杏树下剪枝杈。田埂上您的背影虽越行越远,但是脚印还清晰可见,似是引领我人生的路标。于是我沿着您的足迹继续前行……

【子非鱼:本名王小芳,辽宁人,定居秦皇岛抚宁。灵魂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在路上。爱读书,偶写文,喜旅行。】

电话:15133590511 电子邮箱:273776227@qq.com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心系大唐唱贵妃 朱海明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又早东升。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这优美的旋律,婉啭的唱腔,经常回响在耳际,这就是...

万里赴戎机,一生铸军魂 朱海明 50年前的冬天,我们台营区几十个应征入伍的农村小伙儿身着崭新的军装,乘坐敞篷汽车到抚宁县城,发棉被,洗澡,学习,看电影,12月27日到秦皇岛火车站登上...

爱花新说 · 朱海明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我也是个爱花的人,但是不太喜养花,尤其是名贵的花。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大自然里的花儿并不比人工精心培育的花儿差。 当年军旅之中,在执...

烈士塔小记 朱海明 年纪大了总喜欢回忆,尽管回忆是美好的幸福的并且是痛苦的失落的,但它总是意味无穷的。 经常回忆起家乡抬头营,大汉武帝元封元年建营屯兵以拒匈奴的千年古镇抬头营。...

从屎壳郎说起 朱海明 “动物世界”金龟子滚粪球的镜头,很有趣儿。这样的自然情节我亲眼见过,家乡抬头营的西门外,蓝天白云下,远芳古道旁,眼见着几堆牛粪边有屎壳郎头朝下用后腿滚动...

我的第二故乡呈贡 朱海明 我的第二故乡在云南呈贡,滇池边上的富庶之乡。“呈贡”为彝语,意为盛产稻谷的海湾坝子。哦,云南管湖泊叫海。呈贡于元代至元年间置县,是一座美丽朴拙的滇中...

难忘那一场冰雹 朱海明 1965年是全面落实党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的第三年,农村形势一片大好。再加上风调雨顺,我们那疙瘩的庄稼长得格外好,到了中夏之际,高粱玉米已经...

听雨和沐雪 朱海明 沥沥淅淅声不断,犹如流水鸣溅溅(jiān)。绸缪缱绻催梦曲,夜雨缘何恁(nèn)缠绵。 这是我耳听夜雨有感而发的一首小诗,冠之名曰:听雨。 听雨,指的是夜雨。雨声,天...

老树礼赞 朱海明 扎根续脉野山中,灵异刚强傲世雄。 骤雨暴风摇不动,枝繁叶茂立苍穹。 这是我填的一首词,杨柳枝,刻画了老树根深叶茂的形象和孤高自傲的性格,表达了对老树的赞美崇敬之...

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4-2-25 10:23 编辑 诗圣好潇洒 朱海明 一生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也有特别高兴的时候。这不,情之所至有感而发,他挥毫写下了这首喜形于色酣畅淋漓的潇洒诗篇: 剑外忽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