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暑过后,天气悄然发生变化。太阳的光线弱了,只是白日里热一阵子,早晚的天气比较凉爽。比起夏季来,天空格外高远,云也轻淡得多,飘飘忽忽,风一吹就散了。行走在天地间,每个人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特别地轻松、愉悦。

天转凉了,外面的蝉声渐渐稀落,短促的音调里有几分凄凉。蚊子活动减少了,也不再那么嚣张,仿佛知道自己的末日就要来临。夜晚,孤单的萤火虫闪着微弱的光,四周显得冷冷清清。可是,隐藏在草丛里的虫子,却不知疲倦地弹奏着动听的乐曲,献给悠闲的行人,献给温柔的静谧的秋夜。

转眼间,大地一片金黄。单晚的稻穗黄橙橙,沉甸甸的,到了收获的时节。单晚稻杆子挺直,齐胸高,割起来费劲,脱粒也较难,得用打稻机。不过,单晚稻挺受农民的青睐,一来米粒细长,特能出,煮干饭好;二来稻草长,草质好,适宜苫房子,也可用来编织草包。

地里的高粱特别惹眼,细挑的身子,金色的穗子,在清风里摇曳着。园子里的豆架上立着一瓣瓣扁豆,青色的,紫色的,像一只只展翅欲飞的蝴蝶。掐去扁豆的边丝,可整片,也可切丝,寡炒,简约,又朴素。干扁豆炒肉片,有股火辣味。将锅烧辣,肥肉片先下锅,等出了油,再倒入泡好的扁豆,煸一会,放入红尖椒、八角,再焖一会,起锅。猪肉与干扁豆,可谓是绝配,两者取长补短,肉不油腻,扁豆滋润鲜亮。扁豆也可酱着吃,又嫩又脆,下饭的很。秋茄子老了,适宜放在饭头上蒸,用锅铲把子捣成泥状,拌上拍碎的蒜籽,入口,绵绵的,挺起胃。秋天的菠菜,不管是清炒,还是做汤,很耐吃,苦涩里带着那么一丝甜味,是秋季里不可多得的蔬菜。南瓜青里透黄,显得十分沧桑。老南瓜适宜蒸着吃,用来下面汤,很有滋味。掏出南瓜的瓤子,拣出里面的雪白的瓜子,晒干后炒着吃,很香。冬瓜表面生了一层厚厚的粉,像一个又白又胖的娃娃。冬瓜与南瓜一样,耐藏,一直能吃到立冬过后。

秋天的河水,墨绿色,像绸缎一样柔软光滑。暑气渐消,水也变清凉了。村口的那条河,也不似以前那般热闹了,孩子们下水游泳的次数少了,偶尔在中午的时候,下河草草地洗一回,就匆匆地爬上岸。

荷花谢了,莲蓬也被摘光了,只剩下圆盘似的莲叶。一簇簇蓬起的菱,翠绿的叶子,紫色的桔梗,顶着一朵朵小白花。水葫芦繁殖快,叶子绿而肥厚,开着紫色的花。农人用竹竿绞起水葫芦,以免水面被它们侵吞。水面飘浮着一层厚厚的浮萍,乡亲们用网兜捞起来,装进篮子里,拎回去,伴上糠喂猪。繁密的水草在河里荡来荡去,老农用一杆八字形的趟刀伸进河底,将水草从根部截断,捞上来,挑回家,也可用来喂猪。

枣子成熟了,青色的,紫红的,挂满了枝桠,像一个个小铃铛。孩子们举起竹竿,乒乒乓乓,一阵敲打,枝叶纷飞,枣子像雨点一般落下来,有的落在地上,有的砸在孩子们的脑壳上。孩子们顾不上痛,一哄而上,追着捡起蹦得满地都是的枣子。有的孩子像敏捷的猴子,不顾枣树上尖利的刺,噌噌噌,三五下就爬上去了,一伸手,够着了身边的树枝,摘光上面的枣子,再换上另一枝。孩子们如此地闹腾,真的捅了马蜂窝。这蜂窝造得够绝的,隐藏在枝叶间,灰白色,跟树枝的颜色接近,不细心的话,根本发现不了。马蜂倾巢而出,像一个个轰炸机向孩子们俯冲过来,吓得孩子们"哇呀"一声,丢下竹竿,撒腿就跑,落在后面的,头上早被蜇了个大红包,火烧火燎的,痛得呲牙咧嘴。回家后,家长把留在孩子体内的马蜂的毒针拔出来,在伤口涂上青霉素眼膏,很快就会消肿的。

梨子开始上市,圆溜溜,麻麻点点的,十分诱人。村里的几棵梨树,哪能满足孩子们的胃口。梨子是山里的特产,就跟圩上的水稻一样平常。十里开外的地方有座园艺场,那里有一片望不到边的梨园,青皮,黄金坠,等等,种类繁多。孩子们蹬着自行车,欢欢喜喜地来到园艺场,将装有稻谷的蛇皮袋卸下来,过了秤,与梨园主人交换梨子,再用自行车驮回家。也有山里人主动上门,用船装了梨,划到圩上来,兑换些稻谷。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心系大唐唱贵妃 朱海明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又早东升。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这优美的旋律,婉啭的唱腔,经常回响在耳际,这就是...

万里赴戎机,一生铸军魂 朱海明 50年前的冬天,我们台营区几十个应征入伍的农村小伙儿身着崭新的军装,乘坐敞篷汽车到抚宁县城,发棉被,洗澡,学习,看电影,12月27日到秦皇岛火车站登上...

爱花新说 · 朱海明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我也是个爱花的人,但是不太喜养花,尤其是名贵的花。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大自然里的花儿并不比人工精心培育的花儿差。 当年军旅之中,在执...

烈士塔小记 朱海明 年纪大了总喜欢回忆,尽管回忆是美好的幸福的并且是痛苦的失落的,但它总是意味无穷的。 经常回忆起家乡抬头营,大汉武帝元封元年建营屯兵以拒匈奴的千年古镇抬头营。...

从屎壳郎说起 朱海明 “动物世界”金龟子滚粪球的镜头,很有趣儿。这样的自然情节我亲眼见过,家乡抬头营的西门外,蓝天白云下,远芳古道旁,眼见着几堆牛粪边有屎壳郎头朝下用后腿滚动...

我的第二故乡呈贡 朱海明 我的第二故乡在云南呈贡,滇池边上的富庶之乡。“呈贡”为彝语,意为盛产稻谷的海湾坝子。哦,云南管湖泊叫海。呈贡于元代至元年间置县,是一座美丽朴拙的滇中...

难忘那一场冰雹 朱海明 1965年是全面落实党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的第三年,农村形势一片大好。再加上风调雨顺,我们那疙瘩的庄稼长得格外好,到了中夏之际,高粱玉米已经...

听雨和沐雪 朱海明 沥沥淅淅声不断,犹如流水鸣溅溅(jiān)。绸缪缱绻催梦曲,夜雨缘何恁(nèn)缠绵。 这是我耳听夜雨有感而发的一首小诗,冠之名曰:听雨。 听雨,指的是夜雨。雨声,天...

老树礼赞 朱海明 扎根续脉野山中,灵异刚强傲世雄。 骤雨暴风摇不动,枝繁叶茂立苍穹。 这是我填的一首词,杨柳枝,刻画了老树根深叶茂的形象和孤高自傲的性格,表达了对老树的赞美崇敬之...

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4-2-25 10:23 编辑 诗圣好潇洒 朱海明 一生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也有特别高兴的时候。这不,情之所至有感而发,他挥毫写下了这首喜形于色酣畅淋漓的潇洒诗篇: 剑外忽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