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的盛夏,我利用返城路过老家的机会,走进了久违的田间地头,一览那里的田野风光。

走进田野,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稻田,火辣辣的太阳轻盈地洒落在田野上,成片的早稻披上金色的裙袂,在清风中起舞,在空气中弥香。远近的玉米地,红署,大豆,高粱伴随着田野稻子,舞着撩人的腰肢,随风一起欢畅。抬头远眺,山与山亲密相连,郁郁葱葱,像城墙守护着绿色的田野。山脚下,一条弯弯的小溪,静静地流淌,向着田野庄稼输送着新鲜的乳汁。田埂上各种野花野草,像是巧妙地给田野镶嵌了一丝金边,闪亮耀眼。雪白的白鹭,点缀在绿色的田野中,一边捉虫觅食,一边曲项向天歌。五彩的蜻蜓,斑斓的蝴蝶还有展翅的飞燕,一起在尉蓝的天空下飞舞,哼着小曲,合奏着一首田园交响曲。那田,那地,那溪,那鸟,那山……勾勒出一幅幅精美绝伦的自然田园画卷,让人流连忘返。

望着如诗如画的田野,触景生情,曾经留下的足迹,像影视中的镜头,一幕幕徐徐展开。记忆犹新的是双抢,那时农业没有机械化,抢收抢种要靠人工完成,田野如战场,男女老少起早摸黑,田野里热火朝天。为赶进度,节省时间,经常把铁锅背进田野,挖个坑做灶台,卖些猪肉和豆腐,烧熟一起吃,大家吃的津津有味,吃完又继续双抢。肉烧豆腐,油条肉片汤,还有黄生生的柴火锅巴,现在提起来还嘴馋。在那难忘的岁月里,大家同吃同劳动,亲如一家人。那浓浓的真情,那用金钱买不到的实意,我无法忘怀,一直把它珍藏在时光的记忆里。

山连着地,地连着田,溪水像纽带缠绕于田地间,如美丽的图画。水乃生命之源,溪水润物细无声,滋养了这里的人与物,润泽了一方沃土。使青山蕴含灵秀,让心灵澄澈如水。田野的晚稻,绿的欲流出水滴。菜园地的红辣椒和西红柿,像大红灯笼随风摇晃。白白胖胖的冬瓜和又圆又绿的西瓜,像可爱的胖娃娃,躲在草丛中捉迷藏。红署芋藤慢慢,像爱心的叶片铺盖大地,那光滑滑的叶子,或浅或深,或紫或红,散发出淡淡的清香。那是唯有红署才有的香味,是最纯醇厚的红署香。向日葵像十五的月亮,把整个花面托向太阳,像一张张美少女的灿烂笑脸。还有那朝天高举着喇叭筒的玉米,在高调地演奏着一支支丰收的交响曲……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绿的海洋,瓜果的世界。那五彩缤纷的农作物,美不胜收,汇集成浓浓的炎夏风景,让人如痴如醉。我将这深深浅浅的盛夏折叠收藏,轻柔地刻在心里。移步换景,我美美地摆弄着各种造型,拿起手机臭美,快捷地捕捉着这里的一个个美丽的瞬间,定格成永恒的记忆。

不经意间来到了菜园地,遇见了我家老宅邻居方大妈,她年近八十,挺着硬朗的身子,在地里忙碌着。我走进跟前喊声大妈,她仔细端详一番后,才叫出我的乳名,并与我一起拉起了家常。她说:“今年天空作美,小菜长的好,玉米收成不错。儿媳在外打工,摘点小菜,掰点玉米晚上吃”。儿媳不在身边,若大年纪没人照顾,还在酷暑下干活,她的一番话,我一阵心酸。悠悠离愁,如浓烈的酒。她手中的红玉米须,一定是被她那深深的思念所染红。当我离开时,大妈非要送我玉米棒,西瓜和茄子。大妈一片真诚,我盛情难却。然而,她的热情和真诚却深深地打动着我,感染着我,使我这颗迷茫的心,便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漫步田野,不知不觉来到我家田里。望着自家田,一见如故,仿佛是海外的游子,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是那么的和蔼可亲。那时父亲在外工作,我便成了这田里的主人。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尤其是抢收抢种季节,挥汗如雨。好在你帮我,我帮你,在乡亲们的互助下,避免了许多的辛劳。那年代,贫富差距小,人很淳朴,也很真诚,从中我结识了许多难兄难弟。后来我离开了家乡,渐渐地和他们交往少了,心里很内疚。但是一种淡淡的挂念,却时常伴随着我,那种无法抹去的情结,一直在我心底里默默的流动,叠加,淤积,沉淀。

我的根在这里,在这片美丽富饶的田野上。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坑一洼,就连人们的习惯用语,声音的大小,闲暇时三五成群侃侃而谈,都是那么的亲切熟悉。时光匆匆,乡情乡音乡愁难忘,记忆里镌刻了太多亲人的欢声笑语。这里的亲情友情,这里的深深浅浅脚印,这里的每一段故事,我都会把它留存在岁月的长河里,作为美好的回忆。

夏天的田野,热情似火,风光旖旎。真是看不尽的如画风景,赏不完的诗情画意,写不尽的别样风情。你是我一生的情缘,我怎能忘记? 满载着茄子、玉米和西瓜,心里却装着大妈浓浓的真情,踏上了归途的路,心中期待着来年的丰收美景。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心系大唐唱贵妃 朱海明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又早东升。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这优美的旋律,婉啭的唱腔,经常回响在耳际,这就是...

万里赴戎机,一生铸军魂 朱海明 50年前的冬天,我们台营区几十个应征入伍的农村小伙儿身着崭新的军装,乘坐敞篷汽车到抚宁县城,发棉被,洗澡,学习,看电影,12月27日到秦皇岛火车站登上...

爱花新说 · 朱海明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我也是个爱花的人,但是不太喜养花,尤其是名贵的花。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大自然里的花儿并不比人工精心培育的花儿差。 当年军旅之中,在执...

烈士塔小记 朱海明 年纪大了总喜欢回忆,尽管回忆是美好的幸福的并且是痛苦的失落的,但它总是意味无穷的。 经常回忆起家乡抬头营,大汉武帝元封元年建营屯兵以拒匈奴的千年古镇抬头营。...

从屎壳郎说起 朱海明 “动物世界”金龟子滚粪球的镜头,很有趣儿。这样的自然情节我亲眼见过,家乡抬头营的西门外,蓝天白云下,远芳古道旁,眼见着几堆牛粪边有屎壳郎头朝下用后腿滚动...

我的第二故乡呈贡 朱海明 我的第二故乡在云南呈贡,滇池边上的富庶之乡。“呈贡”为彝语,意为盛产稻谷的海湾坝子。哦,云南管湖泊叫海。呈贡于元代至元年间置县,是一座美丽朴拙的滇中...

难忘那一场冰雹 朱海明 1965年是全面落实党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的第三年,农村形势一片大好。再加上风调雨顺,我们那疙瘩的庄稼长得格外好,到了中夏之际,高粱玉米已经...

听雨和沐雪 朱海明 沥沥淅淅声不断,犹如流水鸣溅溅(jiān)。绸缪缱绻催梦曲,夜雨缘何恁(nèn)缠绵。 这是我耳听夜雨有感而发的一首小诗,冠之名曰:听雨。 听雨,指的是夜雨。雨声,天...

老树礼赞 朱海明 扎根续脉野山中,灵异刚强傲世雄。 骤雨暴风摇不动,枝繁叶茂立苍穹。 这是我填的一首词,杨柳枝,刻画了老树根深叶茂的形象和孤高自傲的性格,表达了对老树的赞美崇敬之...

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4-2-25 10:23 编辑 诗圣好潇洒 朱海明 一生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也有特别高兴的时候。这不,情之所至有感而发,他挥毫写下了这首喜形于色酣畅淋漓的潇洒诗篇: 剑外忽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