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的盛夏,我利用返城路过老家的机会,走进了久违的田间地头,一览那里的田野风光。

走进田野,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稻田,火辣辣的太阳轻盈地洒落在田野上,成片的早稻披上金色的裙袂,在清风中起舞,在空气中弥香。远近的玉米地,红署,大豆,高粱伴随着田野稻子,舞着撩人的腰肢,随风一起欢畅。抬头远眺,山与山亲密相连,郁郁葱葱,像城墙守护着绿色的田野。山脚下,一条弯弯的小溪,静静地流淌,向着田野庄稼输送着新鲜的乳汁。田埂上各种野花野草,像是巧妙地给田野镶嵌了一丝金边,闪亮耀眼。雪白的白鹭,点缀在绿色的田野中,一边捉虫觅食,一边曲项向天歌。五彩的蜻蜓,斑斓的蝴蝶还有展翅的飞燕,一起在尉蓝的天空下飞舞,哼着小曲,合奏着一首田园交响曲。那田,那地,那溪,那鸟,那山……勾勒出一幅幅精美绝伦的自然田园画卷,让人流连忘返。

望着如诗如画的田野,触景生情,曾经留下的足迹,像影视中的镜头,一幕幕徐徐展开。记忆犹新的是双抢,那时农业没有机械化,抢收抢种要靠人工完成,田野如战场,男女老少起早摸黑,田野里热火朝天。为赶进度,节省时间,经常把铁锅背进田野,挖个坑做灶台,卖些猪肉和豆腐,烧熟一起吃,大家吃的津津有味,吃完又继续双抢。肉烧豆腐,油条肉片汤,还有黄生生的柴火锅巴,现在提起来还嘴馋。在那难忘的岁月里,大家同吃同劳动,亲如一家人。那浓浓的真情,那用金钱买不到的实意,我无法忘怀,一直把它珍藏在时光的记忆里。

山连着地,地连着田,溪水像纽带缠绕于田地间,如美丽的图画。水乃生命之源,溪水润物细无声,滋养了这里的人与物,润泽了一方沃土。使青山蕴含灵秀,让心灵澄澈如水。田野的晚稻,绿的欲流出水滴。菜园地的红辣椒和西红柿,像大红灯笼随风摇晃。白白胖胖的冬瓜和又圆又绿的西瓜,像可爱的胖娃娃,躲在草丛中捉迷藏。红署芋藤慢慢,像爱心的叶片铺盖大地,那光滑滑的叶子,或浅或深,或紫或红,散发出淡淡的清香。那是唯有红署才有的香味,是最纯醇厚的红署香。向日葵像十五的月亮,把整个花面托向太阳,像一张张美少女的灿烂笑脸。还有那朝天高举着喇叭筒的玉米,在高调地演奏着一支支丰收的交响曲……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绿的海洋,瓜果的世界。那五彩缤纷的农作物,美不胜收,汇集成浓浓的炎夏风景,让人如痴如醉。我将这深深浅浅的盛夏折叠收藏,轻柔地刻在心里。移步换景,我美美地摆弄着各种造型,拿起手机臭美,快捷地捕捉着这里的一个个美丽的瞬间,定格成永恒的记忆。

不经意间来到了菜园地,遇见了我家老宅邻居方大妈,她年近八十,挺着硬朗的身子,在地里忙碌着。我走进跟前喊声大妈,她仔细端详一番后,才叫出我的乳名,并与我一起拉起了家常。她说:“今年天空作美,小菜长的好,玉米收成不错。儿媳在外打工,摘点小菜,掰点玉米晚上吃”。儿媳不在身边,若大年纪没人照顾,还在酷暑下干活,她的一番话,我一阵心酸。悠悠离愁,如浓烈的酒。她手中的红玉米须,一定是被她那深深的思念所染红。当我离开时,大妈非要送我玉米棒,西瓜和茄子。大妈一片真诚,我盛情难却。然而,她的热情和真诚却深深地打动着我,感染着我,使我这颗迷茫的心,便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漫步田野,不知不觉来到我家田里。望着自家田,一见如故,仿佛是海外的游子,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是那么的和蔼可亲。那时父亲在外工作,我便成了这田里的主人。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尤其是抢收抢种季节,挥汗如雨。好在你帮我,我帮你,在乡亲们的互助下,避免了许多的辛劳。那年代,贫富差距小,人很淳朴,也很真诚,从中我结识了许多难兄难弟。后来我离开了家乡,渐渐地和他们交往少了,心里很内疚。但是一种淡淡的挂念,却时常伴随着我,那种无法抹去的情结,一直在我心底里默默的流动,叠加,淤积,沉淀。

我的根在这里,在这片美丽富饶的田野上。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坑一洼,就连人们的习惯用语,声音的大小,闲暇时三五成群侃侃而谈,都是那么的亲切熟悉。时光匆匆,乡情乡音乡愁难忘,记忆里镌刻了太多亲人的欢声笑语。这里的亲情友情,这里的深深浅浅脚印,这里的每一段故事,我都会把它留存在岁月的长河里,作为美好的回忆。

夏天的田野,热情似火,风光旖旎。真是看不尽的如画风景,赏不完的诗情画意,写不尽的别样风情。你是我一生的情缘,我怎能忘记? 满载着茄子、玉米和西瓜,心里却装着大妈浓浓的真情,踏上了归途的路,心中期待着来年的丰收美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处暑过后,天气悄然发生变化。太阳的光线弱了,只是白日里热一阵子,早晚的天气比较凉爽。比起夏季来,天空格外高远,云也轻淡得多,飘飘忽忽,风一吹就散了。行走在天地间,每个人都有...

听秋,应该有一颗安静的心。韩愈说“以虫鸣秋”,秋天的声音在虫鸣声声里,清澈、清亮得透明而又纯净。秋虫的鸣声,在夜间更加清越,总是在你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同窗外的月光一起进入...

知青纪念日的思考 每当一个周年或是什么纪念日来临之时,就会有种知青幽灵的沉渣泛起,尽管能吸引出一部分迷人的幻景,但它永远只是幽灵!因为,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走在最前...

昨夜静读,忽闻雨打窗户,叮叮咚咚,节奏明快,宛若筝声。推开窗户,窗外朦朦胧胧,灯光昏黄,微风斜雨。在北方,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天气,实属难得,最适宜一人孤独。于是,添衣换鞋,...

烈日炎炎的盛夏,我利用返城路过老家的机会,走进了久违的田间地头,一览那里的田野风光。 走进田野,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稻田,火辣辣的太阳轻盈地洒落在田野上,成片的早稻披上金色...

原创投稿 丰色十七 夜 文/徐克(浙江) 她送走了晚霞 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路口 开始了新的启航 街道上 都有指示指引的光亮光芒 蹁跹中揉一揉 梦 零落的是那柳枝情深万枝头 摇曳舞步影踪愁 如果...

王华是峡市的一名退休干部,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老伴田敏是一位退休教师,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后,都在深圳工作。王华退休后,便与老伴在家颐养天年。 常言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3-1-15 20:20 编辑 李环宇 我家有个传家宝,它非金非银非古董,却是我们家传了至少四辈的老物件,是伴随我成长的老朋友。岁月沧桑、风雨侵蚀,它已不再是以前的模...

2023,希望的开端 袁真飞 随着新年的到来,疫情扩散的阴霾渐渐被新年的喜悦冲淡。 确实,三年了,疫情突然之间变得严重,这其中的得失成败没有必要去说,因为无论怎么说,事实不会因为争辩...

春还未至,但我对桃花的思念却漫上心头。 人间草木看似无情,实则有心,它们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吐露芬芳,舒展其韵。时光流转,落花无言,流水不语,春天那"一树一树花开"的绚烂花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