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华是峡市的一名退休干部,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老伴田敏是一位退休教师,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后,都在深圳工作。王华退休后,便与老伴在家颐养天年。

   常言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田敏因一次车祸死于非命。虽说肇事车主给他赔了10万元损失,但王华仍是痛苦万分,钱再多也不能替代相儒以沐、陪伴他大半生的老伴。处理完老伴的后事,两个儿子及儿媳、孙子离开家,都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90平米的单元套房,只剩下王华一个孤老头子,使他倍感凄凉。直到两个月后,王华才从失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王华是个性情开朗、爱说爱笑、不耐寂寞的人,他开始入酒场,下牌场,逛商场。白天还好过,但一到夜晚,寂寞、孤独、空虚折磨地他常常失眠。他想再找一个伴,但同事好友介绍了不少,没有一个能使他满意的。

  一天,他与一老友去河滩游逛,路过东河新村时,见到一舞厅门前,坐着一个年龄约20岁,长得还算漂亮、打扮入时的“小姐”在磕瓜子。“小姐”见了二人,上前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要他们到舞厅去喝茶、听歌,还有“特殊服务”,二人吓得连忙离开。这天夜里,王华失眠了,眼前不断出现白天见到的那位舞厅“小姐”,特别是“小姐”下颚上的一颗黑痣他记得非常清楚。还有“特殊服务”,更使他想入非非,辗转难眠。第二天,他身不由己地又来到那家舞厅门前,还是那位“小姐”在门前磕瓜子。见了他后,站起来满脸堆笑,让他进舞厅喝茶、听歌。王华见四下无人,也想探个究竟,便与“小姐”进了舞厅二楼一个KTV包厢。王华从没进过娱乐场所,见到装修豪华的包厢,不明不暗的灯光,还有香水的气味,一切都感到新奇。“小姐”给他倒了茶水,端了一个拼盘,问他是跳舞还是听歌,还是要其它服务?王华说:“就坐一会,喝喝茶。”“小姐”坐到他身边,起初他还有点害臊,当“小姐”在他头上脸上乱摸时,他竟麻木了。他推开“小姐”的手问:“安全吗?”“小姐”说:“老板公安局里有人,放心吧,绝对安全。”他一把搂住“小姐”狂吻起来。最后,就发生了“皮肉”交易。事后,王华给“小姐”100元,并留下电话号码,告诉了住址,让“小姐”出台到他家去。

   第二天晚上,这位“小姐”给王华打电话,说要去他家玩。王华当然求之不得,连忙答应说“我在楼下接你”。半小时后,“小姐”到了他的楼前,王华把“小姐”领进了他的房内。又是倒水,又是取糖块,对”小姐“十分热情。”“小姐”向王华编了一套假身份,说她姓王,叫王叶,家住西川县一个穷山沟。父母已去世,还有一个弟弟在上学,她因家庭困难,只好出来打工。去年才到舞厅当“小姐”,她也是被生活所迫,如果有能赚钱的合适工作她愿去,并要王华帮忙。王华听后自然相信,很同情地说:咱俩还是姓王一家子呢,有机会一定帮忙。从此以后,这位王小姐便成了王华的“情人”,隔三差五,或白天,或晚上,不断到王华家厮混。王华每次总给她一百二百,还多次请他吃饭。王华想,全当他包了个“二奶”。

   半月后的一天晚上,王小姐又到王华家。当李明要她上床时,王小姐却苦丧着脸说没心情。王华问其原因,王小姐唉声叹气地说:“她弟弟生病了,需到外地检查治疗,我只有几百元,想借你5000元,以后一定还你”。王华已被王小姐的色情冲昏了头脑,不假思索地说:“没问题,明天中午你来取钱。”王小姐与王华鬼混后回到了舞厅。第二天中午,王小姐到王华家顺利拿走了5000元,还给王华打了欠条。此后的近一个月里,王小姐对王华施展万种风情,温柔有加,把王华弄得神魂颠倒,不知东南西北。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王小姐以各种理由,从王华手中“借”走了6万余元,且每次都给王华打了借条。

  中秋节前的一天,王小姐又找到王华,说她表哥在秦岭矿山买了一个金矿洞口,让她参与投资,一月内若转手卖掉,保证让她净赚10万元。她已在银行贷款5万元,还差5万元,想让王华再帮一次忙。王华想:已借给王小姐6万多了,快半年了一分未还。若再借给她5万,一但赔了,肯定还不了。便撒谎说:“我的5万存款已全部借给你了,还向朋友借了1万多,实在没有了”。王小姐满脸不高兴地说:“我一个大姑娘都献身于你了,还不相信我?你不帮我,不让我赚钱,我咋还你的钱”?说完,假装生气要走,弄得王华左右为难。若不帮忙,一怕借出的6万多元打水漂,二怕失去了王小姐。便拦住王小姐说:“让我再想想办法。”第二天晚上,王小姐又到王华家问“想出办法没有”?王华早已掉进王小姐设下的色情陷阱,不能自拔。为讨王小姐欢心,以达长期占有之目的,便开玩笑说:“王小姐开口,老夫怎敢不帮。”王小姐高兴地一下抱住了王华,王华又把王小姐抱到了床上。一阵翻云覆雨后,王华叫王小姐第二天来取钱,但确实借不到5万元,最多只能借3万元。王小姐说:“3万也行,我再想办法。”第二天,王华亲手把3万元交给了王小姐。至此,他老伴因车祸赔偿的10万元,全部借给了王小姐。

   自王小姐最后一次从王华手拿走3万元,便从人间蒸发了。几天后,王华给王小姐打手机,停机。一连三天都是“该电话因故停机”的回答。他便到舞厅去找,老板说“王小姐已走几天了”。问到哪里去了?老板说“不知道”。他又追问老板“王小姐是哪里人”?老板还是“不知道。”王华的心咯噔一下,他此时才怀疑可能上当了。随后的几天,他每天都打几十次王小姐的手机,天天都到舞厅去问“王小姐回来了没有”?结果仍是“该电话因故停机。”“王小姐不知去哪了。”

   王小姐失踪了,赔偿他老伴的10万元被“借”走了,他手里只有王小姐打的几张欠条。王华后悔不已,气地咬牙切齿。他想报案,但这是嫖娼,养情妇,包“二奶”,不但要受罚,张扬出去太丢人,以后咋有脸见儿子,孙子,朋友,同事?不报吧,10万元打了水漂,那可是老伴的命钱啊。他思前想后,犹豫不定。最后还是决定不报案,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花心造成的,“偷鸡不成才蚀了米”,只怨他自己。

他希望一些有花心的老年人以他为诫,切莫像他一样掉进色情陷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许多年前,在故乡的每一间土房上边,都有一根矗立的烟囱,早晨、午间、傍晚,每一根烟囱里都会飘出袅袅的炊烟,缓缓地向天空飘荡,空中到处都弥漫着柴草燃烧后的那种淡淡的气息。家家炊...

有一种《兴奋感》叫做招工回城 其实,在这个世上,并没有多少如《幽窗小记》里最著名的那句话;“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传说。而现实生活里永远是...

大年初六,临近春节收尾了。母亲突然说:“去瓷器口看看走走吧,有六十年没去了,不知是否辩认得出?是否还是当年的模样?”于是我和兄弟两个陪着母亲来到瓷器口。瓷器口,一个我去过无...

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冬至那日傍晚,西北角的天空红得热烈,余韵印在街角老人们怀旧的脸上,平素粗陋的皱纹那一刻光辉起来,佝偻的腰挺了挺,直溜些许。他们兜卖祖辈传下的经验,语...

突然发现插在水瓶里的迎春花开了,金黄的花瓣枝头璀璨。 春天来了吗? 年后的骤然回暖,靓丽了街头风景,飘扬的裙裾和笑脸里的喜庆,燃烧了古老的县城。 在这阳光灿烂的一天。蟹爪兰红着...

对于冬天的漫长,春天 似乎太短暂了,那刚刚开放的花朵还来不及绽放,夏就席卷而来~~~ 酷暑寒冬漫长了期望,所等待的结果在无休止的奔波劳碌中枯萎 发黄。 也许对于我们生活在最底层的...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7 21:47 编辑 平淡之美 --读《浮生六记》 文/^默然* 《浮生六记》的魅力就来自它的平淡,内容和风格都且这样。平淡并非单调乏味,它是一种美,一种最为真实的美...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7 18:47 编辑 “破五节”随想 文/^默然* 正月初五,民间称“破五。”在年俗中,今天要把贫穷赶走,要把妖魔鬼怪赶走,要把龌龊肮脏的不吉利的东西清除,寄托了百姓...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9 17:36 编辑 且让“镫骨”跪下 一一 戏谑我的写作 文/^默然* 看过或者知道我近年来时不时搞些拙劣的文章出来,街坊邻里的人们和朋友同事他们便说我“大作家、大才...

处暑过后,天气悄然发生变化。太阳的光线弱了,只是白日里热一阵子,早晚的天气比较凉爽。比起夏季来,天空格外高远,云也轻淡得多,飘飘忽忽,风一吹就散了。行走在天地间,每个人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