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3-1-15 20:20 编辑

李环宇

我家有个传家宝,它非金非银非古董,却是我们家传了至少四辈的老物件,是伴随我成长的老朋友。岁月沧桑、风雨侵蚀,它已不再是以前的模样,甚至对于我的晚辈来说它没有任务意义,实现不了任何功能,但是它的存在却真真切切地跨越了一个世纪。

我家这个传家宝是一张长方形的小木桌,据说是我太爷爷在世时候就有的,后来爷爷结婚分家分到了我们家。我出生后便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它见过我第一次自己吃饭,把饭菜洒满它全身的样子;有了它的支撑我第一次自己站起来,扶着它迈出了人生第一步。后来长大一些我明白了当它出现的时候,全家人都会齐刷刷地围过来,吃起美味的饭菜,后来家里吃饭的人越来越多,显然已经超出了它的负荷,大人们就开始有的站着吃、有的坐着吃,还会互相谦让。再后来随着姑姑出嫁、叔叔结婚,爸爸妈妈和我也有了自己的小家,我心爱的小木桌也随我心意的分到了我们家,我们的故事还在延续。我上小学后它除了是饭桌外,又增加了学习桌的功能,放学回家吃了晚饭,妈妈把小木桌擦干净,我就赶紧掏出书本开始写作业,小木桌陪伴我从小学到初中,从“a”“o”“e”到“A”“B”“C”,从鼻涕妞到中师生,甚至连我出嫁那天它都用来摆各种水果、糖果,它见证了我所有的成长和喜怒哀乐。

传家宝小木桌其实本身只是一个农村家庭再普通不过的小饭桌,夏天可以把它放在院子里的阴凉下,冬天可以把它搬上热乎乎的炕头,伴随着灶台上妈妈锅盖的掀起,蒸汽升腾、饭香四溢,妈妈喊一嗓:“孩儿他爸,放桌子吃饭!”小木桌就在爸爸的手里放到了适当的位置,它在哪饭就在哪,它在哪家人的爱就在哪。春天妈妈用它来晒做黄豆酱的酱饼子;夏天用它来打褙壳做布鞋;秋天用它来晾晒红薯干、苹果干、梨干、萝卜干;冬天还会用它来粘糖葫芦,除夕夜里全家坐在热得烫屁股的炕头上围着它打麻将。小小的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见证着农村人最朴实的生活——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大大的它,承载着祖祖辈辈、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与希望。

经历了几次搬家,高大干净的楼房已容不下破旧松动的它,实木和岩板材质的餐桌将满身斑驳的它取代,可我却再也吃不出薪柴烹制的烟火味道,多功能可调节的学习桌将固化呆板的它取代,随之消失地还有挑灯夜读、奋发图强的寒门学子。可能很多家庭里都有这样一个传家宝,它像是一本翻不烂的日历,记载着家家户户柴米油盐的简单生活,它又像是一部纪录片,斑驳的痕迹背后注定有许许多多的故事,这个传家宝可能再也传不下去了,零零后的孩子读不懂它身上的故事。它完成了世纪使命,深藏在尘埃与蛛网交织的老屋里无人问津,但是在我的心里它永远是我家的传家宝,比物质的传承更重要的是那份家风和品质的传承:勤俭持家、相敬如宾、勤奋刻苦、迎难而上……你的家里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传家宝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许多年前,在故乡的每一间土房上边,都有一根矗立的烟囱,早晨、午间、傍晚,每一根烟囱里都会飘出袅袅的炊烟,缓缓地向天空飘荡,空中到处都弥漫着柴草燃烧后的那种淡淡的气息。家家炊...

有一种《兴奋感》叫做招工回城 其实,在这个世上,并没有多少如《幽窗小记》里最著名的那句话;“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传说。而现实生活里永远是...

大年初六,临近春节收尾了。母亲突然说:“去瓷器口看看走走吧,有六十年没去了,不知是否辩认得出?是否还是当年的模样?”于是我和兄弟两个陪着母亲来到瓷器口。瓷器口,一个我去过无...

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冬至那日傍晚,西北角的天空红得热烈,余韵印在街角老人们怀旧的脸上,平素粗陋的皱纹那一刻光辉起来,佝偻的腰挺了挺,直溜些许。他们兜卖祖辈传下的经验,语...

突然发现插在水瓶里的迎春花开了,金黄的花瓣枝头璀璨。 春天来了吗? 年后的骤然回暖,靓丽了街头风景,飘扬的裙裾和笑脸里的喜庆,燃烧了古老的县城。 在这阳光灿烂的一天。蟹爪兰红着...

对于冬天的漫长,春天 似乎太短暂了,那刚刚开放的花朵还来不及绽放,夏就席卷而来~~~ 酷暑寒冬漫长了期望,所等待的结果在无休止的奔波劳碌中枯萎 发黄。 也许对于我们生活在最底层的...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7 21:47 编辑 平淡之美 --读《浮生六记》 文/^默然* 《浮生六记》的魅力就来自它的平淡,内容和风格都且这样。平淡并非单调乏味,它是一种美,一种最为真实的美...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7 18:47 编辑 “破五节”随想 文/^默然* 正月初五,民间称“破五。”在年俗中,今天要把贫穷赶走,要把妖魔鬼怪赶走,要把龌龊肮脏的不吉利的东西清除,寄托了百姓...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9 17:36 编辑 且让“镫骨”跪下 一一 戏谑我的写作 文/^默然* 看过或者知道我近年来时不时搞些拙劣的文章出来,街坊邻里的人们和朋友同事他们便说我“大作家、大才...

处暑过后,天气悄然发生变化。太阳的光线弱了,只是白日里热一阵子,早晚的天气比较凉爽。比起夏季来,天空格外高远,云也轻淡得多,飘飘忽忽,风一吹就散了。行走在天地间,每个人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