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感叹》

今年,不同凡响的气候,已是缓不济急的熬到了立冬。一觉醒来,看着手机微信中的各种新闻,总有一种悲戚感在心头徘徊。

在甲子之年,生活中发生了一连串想不到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肺炎疫情反复延宕,全球大量民众的感染,仿佛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释放出人世间的所有邪恶——病毒、贪婪、战争、痛苦等,它让世界陷入经济衰退,不可避免会对经济和社会发展造成较大的冲击,特别是短期内带来的综合影响不可忽视。

疫情还在一些地区发酵,满街谈码色变、核酸检测无穷尽,于是,有人调侃;一根棉签,搅遍天下诸喉,一匹绿马,任你驰骋神州。一个试管,分辩世间阴阳。而现实的情况是更加糟糕,封路、封城,封闭密接者小区,难回乡与老母团聚,被迫在异地蹲守,引发恐慌情绪,灵魂日益萎缩和空虚,只剩下了一个躯体无所适从,而且每天还无端的要白白付出几百元,一切让人有种悲怆哀嚎的心情去看待眼前的世界。

橙黄橘绿,眼光停留在金黄色树叶的飘落上,秋之气质没有与心情为之契合,一半青色一半枯黄。如同秋天的风没有带走夏天的烦恼。

心情翻过那些苍凉的扉页,回过头来,感觉青春的激情逐浪而去,曾经的希望也已随风飘落,只有烦恼充斥这岁月里,好像是这样,又好像是那样。

我常暗自思忖,过日子,难免会有枯燥和乏味的时候。可内心有追求的人,总能不败给时间,不败给世俗,永远把生活过得热气腾腾。记得一位名作家曾经说过:“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给你带来好运,但是他们能让你悄悄成为你自己”。

中年时期的成熟,仿佛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它让我懂得人生真正的幸福,不过是灯火阑珊下的温暖,和柴米油盐的充实。生活的累,一半源于生存,一半源于攀比。为此,承认自己的能力有限,不认怂,不作茧自缚,放下对面子的执念,拼命读书,在知识的海洋里求索,全面提升自己的品味,或许这才是智慧,才能获得真正的丰盈。

翻开2022年11月残存的日历,我终究忘了青春的模样。在中年的某个黄昏后,无人察觉的悸动,止不住思绪的翻飞,还来不及叛逆的女儿却已经长大成人。不管是感情家庭,还是事业人生,我似乎都拎得清,也还经营得有滋有味,于是,便破茧成蝶,挤进文学的行列,而且还出版了印有国家级别书号的几十万字的文集,使我着实欣喜了一番。也许它不能给我带来物质上的收益,但却能于生命蕴含轻逸悠长的深意中,改变我自己。

老来崭露头角,诠释了我内心所有的含蓄和敦厚,使其精神内涵里透出一股酣畅和淋漓,让生活有了昂扬的走向,使有些人羡慕,而这一切似乎都有迹可循。那就是一种做人的格局和眼界,眼界是站在现在看未来,更是站在未来看现在。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这句话,很是欣赏,于是便摘抄下来:“越有本事的人,越会对自己大大方方的“小气”。小气,恰恰是认真生活的表现,它需要底气。其实,没本事的人才小心翼翼地装大方,厉害的人都是理直气壮地‘抠门’”。

为此,我理解;“小气”就是这样,历经所谓的大方、善良、宽容后又重归纯粹,把人性还原成一种朴素的原始。

新的一代事物已经强有力地横在我们的面前,取代了原有的传统,我们被无情地抛在社会的一隅,桑榆暮景,每次回味,总觉得思考问题的方式,看待世界的角度,必须摆脱线性思维,接受线性现实,这样才能揭开人生的许多谜团,从而有了读懂“人性”微笑的钥匙。于是,得到的不仅是饱满的思维方式,还有得心应手的生活技巧,丰沛的知识以及人生阅历,好像有种人生经历史在我手上流淌的感觉。

生活不单单是记住时代发生的重大事件,还能让我了解:人生为什么会如此的‘艰辛’?各种各样的“烦恼”被搬到笔下,写得相当难堪,所以,整篇文章又会笼罩在淡淡的哀愁里,对此,我会泪流满面,如鲠在喉。

思考是一件让人纠结的事,可无论怎样的欢喜都消磨不了平日里的疲惫和惶恐。时常想闲适笔调,放牧心灵。但不知为什么天地这般复杂地把单纯和善良约束在中间?所以,我只能以冷峻的笔触描绘这样一番社会图景;再好的感情,也会败给长久的透支和自私的理所应当。社会上事无大小,都恶劣不堪,像一只黑色的染缸,无论加进甚么新东西去,都变成漆黑,深陷欲望直至踏入虚无的沼泽,欲望的泛滥与消失成为人难以摆脱的困境。善良挡住了视线,美丽被阴暗所牵绕,不管它怎样猛烈的挣扎;终逃不过世俗社会的洗礼。或者为此,心一辈子不能平静。

法国小说家阿尔贝·加缪曾说:什么能为我们的人生作证,是我们的作品还是哲学?都不是。只有爱才能证明我们的存在。我们到了迟暮之年,就要接受审判,看看我们对周围的人,给予了多少爱。

用心地生活过,就是对生命最大的爱,无论拥有,还是失去。因此,切莫轻易地认命,将自己关入自我设限的牢笼。

曾经,在政治热情的表皮下,青涩怀揣着怀乡式的忧郁:塑造了游离于城市就业的迷惑,透过农村的现实状况建立了一个轰轰烈烈改变自然的视角,把理想与现实触碰变为甜蜜的假象。

湘北边陲,孕育着深黑的腐质土壤,葛根与茅草、野猪与山鸡、云海与山峦。几十年来,山峰上有无数知青行走过的足迹,每一步都留下了一段沉默的过往,岁月侵蚀,云雾湮没,一代代人的凋零代谢,记忆也随之遗忘。散落在山峰和茅草坡上的知青历史,也逐渐成了乏人问津的陈迹。

时光的印记,描绘着斑驳的记忆,心思又回到那个物资绝对匮乏激情却轰轰烈烈的年代。我想起1972年3月的那个雾蒙蒙的黄昏,我已经在上山下乡的河流中漂流了一段时间,历史,让知青摘一代领略了什么是农村与城市的差别,在农村我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也就是我在山上那会儿,整个山区的老乡还在生存线上挣扎,我们队上二十几户人家,记不起是谁家的灶台上,一个玻璃罐头瓶子中放有一坨焦黄的‘气泡肉’,时间有几许日子了,只见主家多次在炒菜中拿出来在热锅里反复的烫檫,似乎是要从热锅里挤檫出点油来,无奈多次的檫烫全然没有了油迹,只有冒着呛人的铁锈烟啧啧作响,一大堆萝卜,土豆倒入锅中呛起一股白烟,锅铲的翻动之声,表明每日三餐下饭无油的白锅子菜已经咀嚼吞咽到肚,不能温饱的表情,让我隔空产生生存感,从而避免糟糕的结局。

上个世纪70年代的末期,知青回城心里的主桅杆上,一面标志结束上山下乡运动的旗帜欢快地飘荡,但我认为上山下乡虽然有多种异议,但也客观上造就了我们那代人的意志品质和对生活的感悟。

这些变故常常促成我莫名的感叹,其实,只要碗里满满的,人生就不会空虚。而恰恰相反,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年代,藏着那代人的酸甜苦辣。知青回城后,正处在三、四十岁,紧接着又遇到了单位改制,在残酷严苛的岗位竞争淘汰标准下,就业的天花板更高,正常的工作很难求到,尤其是知青这代人,没有钱没有房没有地位,却是上有老下有小,一根生活的扁担艰辛地挑着这样一老一少的两头,而稳定的工作和稳妥的婚姻已摇摇欲坠。就这样,大家都疲惫又无奈地变成了一个个“下岗的普通人”。

从五十、六十年代走过来的人,都体验了阶级斗争、物质匮乏、上山下乡、改革开放万花筒般之雨,浸淫其中,怀抱着未来更好的可能性,被其诱惑,顺从理想的惯性,机械地驶入青春激情的深处,等待的却是灵魂的空虚。

思考令人困惑的人生难题,人之最初,又谁不是信心满满的,你打拼、你勤奋,你在人海里浮沉,可是经过了一番艰辛,纵是累得狗一般,也仍是没有混出个人样来!于是你异常无奈,两手一摊说,从心里蹦出一句灵魂拷问的话“哎,还是认命吧”。

所以,我们很轻易地能够在改革的设置中提取到惺惺相惜许愿,颇具自怜自足的意味。而现实之间的关系则是另一个维度的故事,正如抑郁与欲望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

成熟的思维最重要的标志就是能读懂‘人性’。人性的核心就是利益,在利益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在利益面前,所有的关系都不值得一提。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普天之下芸芸众生为了利益蜂拥而至,东奔西走,在市井之中沾染一身烟火。

煞笔之时,有多少长长短短的故事让人叹息,瞬间的交集,也只是在我们的一念之间,以随缘的态度,去面对生活的得失,这就是人生。

成年人的世界,聚散离别总是人间常态、不必感伤、更不必遗憾,就让我们在各自的小天地熠熠生辉,各自安好。

2022.11.7于立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许多年前,在故乡的每一间土房上边,都有一根矗立的烟囱,早晨、午间、傍晚,每一根烟囱里都会飘出袅袅的炊烟,缓缓地向天空飘荡,空中到处都弥漫着柴草燃烧后的那种淡淡的气息。家家炊...

有一种《兴奋感》叫做招工回城 其实,在这个世上,并没有多少如《幽窗小记》里最著名的那句话;“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传说。而现实生活里永远是...

大年初六,临近春节收尾了。母亲突然说:“去瓷器口看看走走吧,有六十年没去了,不知是否辩认得出?是否还是当年的模样?”于是我和兄弟两个陪着母亲来到瓷器口。瓷器口,一个我去过无...

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冬至那日傍晚,西北角的天空红得热烈,余韵印在街角老人们怀旧的脸上,平素粗陋的皱纹那一刻光辉起来,佝偻的腰挺了挺,直溜些许。他们兜卖祖辈传下的经验,语...

突然发现插在水瓶里的迎春花开了,金黄的花瓣枝头璀璨。 春天来了吗? 年后的骤然回暖,靓丽了街头风景,飘扬的裙裾和笑脸里的喜庆,燃烧了古老的县城。 在这阳光灿烂的一天。蟹爪兰红着...

对于冬天的漫长,春天 似乎太短暂了,那刚刚开放的花朵还来不及绽放,夏就席卷而来~~~ 酷暑寒冬漫长了期望,所等待的结果在无休止的奔波劳碌中枯萎 发黄。 也许对于我们生活在最底层的...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7 21:47 编辑 平淡之美 --读《浮生六记》 文/^默然* 《浮生六记》的魅力就来自它的平淡,内容和风格都且这样。平淡并非单调乏味,它是一种美,一种最为真实的美...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7 18:47 编辑 “破五节”随想 文/^默然* 正月初五,民间称“破五。”在年俗中,今天要把贫穷赶走,要把妖魔鬼怪赶走,要把龌龊肮脏的不吉利的东西清除,寄托了百姓...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9 17:36 编辑 且让“镫骨”跪下 一一 戏谑我的写作 文/^默然* 看过或者知道我近年来时不时搞些拙劣的文章出来,街坊邻里的人们和朋友同事他们便说我“大作家、大才...

处暑过后,天气悄然发生变化。太阳的光线弱了,只是白日里热一阵子,早晚的天气比较凉爽。比起夏季来,天空格外高远,云也轻淡得多,飘飘忽忽,风一吹就散了。行走在天地间,每个人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