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练时,经过一株桐子树边,瞧见满树粉白粉白的桐花,引来嗡嗡而鸣的蜂儿,心里头莫名地欣喜!

喜欢桐子花那喇叭管通红的蕊,像鲜红的、生机勃发的血管一样,向喇叭口四周扩散开去,因着血色的晕染,花瓣边儿总是白里透着粉,粉里透着白,煞是好看,其实单冲那血色的鲜艳,就让人瞅着舒畅!

清明节第二天,到深山去扫墓,枯草堆叠的弯弯山路间,时不时撞见一小堆油桐子剥掉的黑黑的果壳。“定是去年秋冬留下的,只可惜路途遥远,体单力薄,要不然,带回家去烧成灰,作为做米豆腐的碱水,该多好!”那年孩子的大奶奶做过一次,用桐子壳烧灰做碱粑,送给我两个,吃起来有说不出的软绵可口,只吃过那一次,已成毕生的记忆。思量着有机会自己来做,遗憾的是桐壳难觅,终是夙愿难成。

这年月,桐子已不再像儿时那样,满坡满岭都是。山道边,岭头上,零星地点缀着那么一两棵,花开倒也热闹,秋实却无人拾捡,渐渐的,被遗忘在莽莽山间。

桐子花,极美地渲染了儿时的生活。老家屋后,有一大片属于生产队划分的桐子林。桐树生长不整齐,有年逾古稀的大树,也有刚长成的小苗。每至花开时节,高高低低,浓浓淡淡,全是桐花的海洋。尤喜花落,成堆成串的残花掉在树下的草叶上,岩石上,挂在树间的蛛网上,把那片天地都装扮得分外妖娆。

挂果时,桐子像青苹果般,绿绿的,圆圆的,随意用指甲划破果皮,就会有清澈的、黏性很强的汁液流出来,那可是我们需要的好东西。六月的天热,我们把长方形的书纸反复折叠,形成扇面,两边各加一根小竹片,用那桐汁做黏合剂进行粘贴,自制小扇子就可以扇凉啦!

秋果成熟后,有些果皮就红了,真如苹果般!挑着箩筐,带上镰刀、长竿,上树一阵猛打,果子就如同下雨般,乒乒乓乓往下落。桐子不一会儿就捡满了箩筐,担回家来,堆放在墙角,等待它们外壳慢慢裂开。冬闲时,一家人围坐在火铺上,谈笑着,烤着火,用一个形状类似于“7”的小工具,把桐子从桐壳中挖撬出来。晒干后的桐子可以拿到市场上卖钱,换回几张薄币以供家用。

还喜欢同母亲一起提篮到桐子林去,那老去被砍掉的树桩上,会生长如平菇、木耳等野生菌,不用多说,地道的山珍了。只可惜那些桐树后来都砍掉了,到现在,屋后已经变成一大片竹林,再也找不见桐树的影子。

春日里,又见桐花,想起曾经的过往来,竟有些许失落,是为那曾经的繁花,还是为逝去的年月,我自己都有些糊涂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许多年前,在故乡的每一间土房上边,都有一根矗立的烟囱,早晨、午间、傍晚,每一根烟囱里都会飘出袅袅的炊烟,缓缓地向天空飘荡,空中到处都弥漫着柴草燃烧后的那种淡淡的气息。家家炊...

有一种《兴奋感》叫做招工回城 其实,在这个世上,并没有多少如《幽窗小记》里最著名的那句话;“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传说。而现实生活里永远是...

大年初六,临近春节收尾了。母亲突然说:“去瓷器口看看走走吧,有六十年没去了,不知是否辩认得出?是否还是当年的模样?”于是我和兄弟两个陪着母亲来到瓷器口。瓷器口,一个我去过无...

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冬至那日傍晚,西北角的天空红得热烈,余韵印在街角老人们怀旧的脸上,平素粗陋的皱纹那一刻光辉起来,佝偻的腰挺了挺,直溜些许。他们兜卖祖辈传下的经验,语...

突然发现插在水瓶里的迎春花开了,金黄的花瓣枝头璀璨。 春天来了吗? 年后的骤然回暖,靓丽了街头风景,飘扬的裙裾和笑脸里的喜庆,燃烧了古老的县城。 在这阳光灿烂的一天。蟹爪兰红着...

对于冬天的漫长,春天 似乎太短暂了,那刚刚开放的花朵还来不及绽放,夏就席卷而来~~~ 酷暑寒冬漫长了期望,所等待的结果在无休止的奔波劳碌中枯萎 发黄。 也许对于我们生活在最底层的...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7 21:47 编辑 平淡之美 --读《浮生六记》 文/^默然* 《浮生六记》的魅力就来自它的平淡,内容和风格都且这样。平淡并非单调乏味,它是一种美,一种最为真实的美...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7 18:47 编辑 “破五节”随想 文/^默然* 正月初五,民间称“破五。”在年俗中,今天要把贫穷赶走,要把妖魔鬼怪赶走,要把龌龊肮脏的不吉利的东西清除,寄托了百姓...

本帖最后由 ^默然 于 2023-1-29 17:36 编辑 且让“镫骨”跪下 一一 戏谑我的写作 文/^默然* 看过或者知道我近年来时不时搞些拙劣的文章出来,街坊邻里的人们和朋友同事他们便说我“大作家、大才...

处暑过后,天气悄然发生变化。太阳的光线弱了,只是白日里热一阵子,早晚的天气比较凉爽。比起夏季来,天空格外高远,云也轻淡得多,飘飘忽忽,风一吹就散了。行走在天地间,每个人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