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畅想曲

朱海明

冬奥,顾名思义,奥林匹克冰雪竞技运动在冬季里的进行时,正在北京举行的;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于2022年2月4日开幕以来,激烈的竞争与精彩的表演已经进入了高潮,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举办奥运会特别是冬季奥运会,不但是一个国家体育运动的普及程度和竞技水平的具体体现,更是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实际证明,而做为双奥运城市的北京,不可辩驳的证明,我们的首都、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在世界大家庭尤其在世界体坛不可置疑的重要地位,我们不得不说一声,我们骄傲,我骄傲。

冬奥会的比赛场地,自然的、人工的、天人合一的,多么壮丽多么辉煌多么晶莹剔透,那不是一座现代化的琼楼玉宇广寒宫吧。只有我们,五千年文明积淀,月里嫦娥妇孺皆知的我们,才能生发出如此浪漫瑰丽的思维和联想,营造出如此仙境一般的冰雪亭台,奥运健儿们,可以在其中自由旋转、畅意飞天了,不是吗?

蓦地,我想起了苏子瞻的担忧:“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是啊,月宫仙境虽好,可那里是极度寒冷的冰雪世界啊,只有超级勇敢者才敢涉足啊。所以历届冬奥会的竞技场,基本是北欧和北美人的半壁天下,冰天雪地的自然环境给了他们开展冰雪运动的先机和条件,赛场上曾一度居于霸主地位,难以撼动。然而体育是属于全世界的,谁敢与之争锋?还有我们南半球特别是亚洲人和中国人,我们也在创造奇迹创造历史,在奥林匹克的金榜上添一笔新的荣耀与辉煌。

我们,也是不畏风寒的伟大民族,风雪山神庙,雪夜下蔡州,独钓寒江雪,高歌大雪飘,都是传唱了千百年的动人故事。“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这生动的描写虽然定格在唐代诗人卢纶的《塞上曲》,却也是现代雪板竞赛特写镜头的真实写照,我们的老祖宗超现实啊,他们早已经预知了冰雪运动如轻骑追逐、奋勇争先的今天,牛啊。

北京冬奥会上,我们的健儿顶盔贯甲身披征袍,主色调都为大红色,中国红好吉祥好鲜亮啊,与傲雪飘扬的五星红旗相映成趣。面对一个个红光闪闪的靓丽身影,我想起了毛主席的壮美词章《卜算子 · 咏梅》: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是啊,我们的冬奥健儿如同冰雪中争相绽放的红梅,在琼楼玉宇中迎来了九州大地的第一抹春光。当良辰美景人寰,姹紫嫣红开遍之时,他们的灿烂笑容依然叠印在争芳斗艳的百花丛中,永不退色。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成为大人 我常常会回想曾经的往事,父爱如山,母爱如绵绵细雨,这么多年,亲情一直是守护着我的阳光,每当我想起,真的很甜很暖。 想起我上大学的那一年,...

本帖最后由 李志中 于 2022-11-28 11:39 编辑 李志中2022年发表作品及获奖情况总结 获奖情况: 2022年9月29日,在中共秦皇岛市委统战部组织的“喜迎党的二十大,统战百年颂辉煌”征文大赛中,诗歌《...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现在的人见不到古时的月亮,现在的月却曾经照耀过古人,并且见证了太多的人世苦难。在那明月之下,古人写下无数让人悲伤的诗词。而今我们不必写这...

在我们老家,家境如何不说,每家每户都会在房前屋后种上几棵树,比如苦楝、杨树、香椿等等。用父亲的话说,有了树,就有了歇凉的去处。夏天天热了,人、鸡鸭都可以到树影下歇凉。还说,...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11-25 10:46 编辑 一、原作: 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唐·张打油《咏雪》 改作: 片片飞不休,黑狗白了头。 惊看风过处,全无足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

深秋,万物萧瑟,草啊、树啊都齐刷刷地披上了金袍,呈露出让人炫目的金色。随风飘落的叶子,铺成一地锦绣,金灿灿的,软绵绵的,像一席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带有一点弹性,伴随着沙沙的...

那是一个即将转入中秋的周未,我和妻子乘车去海陵岛旅游。 车到十里银滩,放眼远望,银色的月亮正从海里爬上来,浑身是水,悬在夜空和海水之间,如珍珠含于半启开的蚌中。海上帆影寥寥,...

出来有点早,城市还像一双迷离的眼睛,说不清是醒着还是睡着。 路上行人不多,长长短短的影子像波纹,被看不见的风吹来吹去。 街道像河,公交车像鱼,上车的、下车的、等车的人像鱼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