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古镇的记忆(六十八)

朱海明

家乡古镇的年关,有说不完写不尽的动人故事,当然也包括我的第二故乡姥姥家,几十年来一直魂牵梦绕难以忘怀的姥姥家。

出抬头营一直往北,过毛各庄,经茹家坟儿、晾甲台,跨过北沙河,有四五户依山傍水的人家叫毛家窝棚,后面是两座相连的山丘,东山丘长满了山楂树,每逢秋日树上挂满了红珍珠煞是好看,西山丘顶端有一片梨树林,每逢春日梨花竟放一片洁白。再往北是一个垭口,下了弯曲陡峭的下山小路,跨过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便进入那座美丽的山庄,王各庄,孕育了我亲爱的母亲的姥爷姥姥家。我不止一次地走过这段8华里的土路,小天使一样扑进王各庄的怀抱,扑进姥爷姥姥的怀抱……

战争年代,王各庄曾是我们的革命老区根据地,解放后又是个非常殷实的小村庄。姥姥家的住房是胜利果实,坐南朝北五间三进大瓦房的四合院大院子,住了四五户人家。最后一进是姥姥家,再往南是个小院,然后是后门,姥姥家是走后门的。出后门往西有一座不大也不小的广场,南面是通上场(cháng)的路,北面是学校,学校东侧是公用的碾房,人们都来这里碾米碾面。广场正西是一座老戏台,坐西朝东。老戏台是砖木结构,很壮观,前面两根大柱子,里面是舞台,阔两三间。后面隔着墙是后台。台下的广场能容纳千八百人。平时是学生们下课做游戏的操场,到了年节则是进行文娱活动的鲜花着锦之地。

那是一个五谷丰稔年,我早早来到了姥姥家,要在姥姥家过大年了,因为姥姥家门口要唱大戏。那一天,老戏台被装扮一新,挂上了幕布,还贴上了大红对联。天一黑,掌上了汽灯,台上台下映照的亮如白昼。广场上聚满了孩子们,追逐打闹齐吵乱嚷的好不喧腾,还有的燃起鞭炮,乒乒乓乓直崩得天地开花红光闪闪,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年味儿,好醉人啊。

王各庄过年唱大戏的消息不胫而走,附近麻达峪、孙家庄的人来了不少,整个剧场爆满了,挤得人山人海。锣鼓家伙一响,开戏了。戏名叫《瞎子观灯》,演的一个盲人正月十五观花灯的故事,这故事有趣吧,逗人吧,绝对有戏吧!扮演瞎子的演员在台上来回跑动又说又唱,把戏演活了,演火了,不断博得广场上阵阵笑声和一声声高的喝彩声。后来我见过那位演员,他叫王槐,一位普通的农民,土得不能再土的山庄农民,与台上那位活灵活现的演员完全判若两人。他如果活着,起码一百多岁了。

又一次过年,我在姥姥家看过皮影戏。老戏台上支起影棚,挂上影窗,点亮影灯。鼓板胡琴一响,整出的皮影戏正式开演。伴奏的,演唱的,耍影人儿的,全都是庄里普普通通的农民,正宗撸锄杠的高粱花子庄稼人。

一个远离城市的小山庄竟能组织一个蛮艺术的小评剧团和皮影剧团,过大年年年唱大戏,厉害吧。如果不是文化沙化和随意接轨,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民间艺术会是一种什么水平什么程度什么档次的灿烂辉煌啊!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门口唱大戏。接闺女、送女婿,小小屁孩儿也要去……继承优秀传统文化,讲好中国故事,增强文化自信,不正是那个时代的主旋律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成为大人 我常常会回想曾经的往事,父爱如山,母爱如绵绵细雨,这么多年,亲情一直是守护着我的阳光,每当我想起,真的很甜很暖。 想起我上大学的那一年,...

本帖最后由 李志中 于 2022-11-28 11:39 编辑 李志中2022年发表作品及获奖情况总结 获奖情况: 2022年9月29日,在中共秦皇岛市委统战部组织的“喜迎党的二十大,统战百年颂辉煌”征文大赛中,诗歌《...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现在的人见不到古时的月亮,现在的月却曾经照耀过古人,并且见证了太多的人世苦难。在那明月之下,古人写下无数让人悲伤的诗词。而今我们不必写这...

在我们老家,家境如何不说,每家每户都会在房前屋后种上几棵树,比如苦楝、杨树、香椿等等。用父亲的话说,有了树,就有了歇凉的去处。夏天天热了,人、鸡鸭都可以到树影下歇凉。还说,...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11-25 10:46 编辑 一、原作: 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唐·张打油《咏雪》 改作: 片片飞不休,黑狗白了头。 惊看风过处,全无足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

深秋,万物萧瑟,草啊、树啊都齐刷刷地披上了金袍,呈露出让人炫目的金色。随风飘落的叶子,铺成一地锦绣,金灿灿的,软绵绵的,像一席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带有一点弹性,伴随着沙沙的...

那是一个即将转入中秋的周未,我和妻子乘车去海陵岛旅游。 车到十里银滩,放眼远望,银色的月亮正从海里爬上来,浑身是水,悬在夜空和海水之间,如珍珠含于半启开的蚌中。海上帆影寥寥,...

出来有点早,城市还像一双迷离的眼睛,说不清是醒着还是睡着。 路上行人不多,长长短短的影子像波纹,被看不见的风吹来吹去。 街道像河,公交车像鱼,上车的、下车的、等车的人像鱼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