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戏说论广告

朱海明

广告大约与电视同时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不过它比电视的发展势头更猛,步子也更快,五花八门而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类广告,不但充斥电视屏幕,电脑的显示屏也被侵占,任你正在工作它照样一忽儿间窜出来,遮盖你的页面,挡住你的视线。膈应人啊,膈应死人了,讨厌的广告。

由于遭到广大观众的不满,有关方面曾几次限制广告,首先是电视剧不准插播广告,再就是专题栏目不准插播广告,再就是取缔虚假广告等等等等。尤其是一些高分贝噪音的广告,人人一听就想起四个字——狂犬吠日。

曾几何时,一个叫陈某某的人在电视上公开叫板,用了他发明的学习方法培养几个博士非常简单,考上北大清华更是探囊取物一般,真是救世主啊。然后是托儿出场了,接着他的话茬忽悠观众吹牛皮唱高调。我想,应该恢复荣高棠曾任部长高等教育部,这位陈某某可是高教部部长的最佳人选啊。

一个叫叶赫那拉的女人在电视上说,她家研究乌发术已经140多年,曾为慈禧太后乌发。她的叶赫那拉宫廷乌发散5分钟能白发变黑,60天能重生黑发。还有一个叫瑶某某的女人更是神了,她的淘米水乌发生发功能比之叶赫那拉乌发散更胜一筹,简直神了。几乎同时,一个叫什么焕鑫的男子发明的焕鑫育发液,更能吹,神通广大更邪乎,比《西游记》上悬丝诊脉,治好朱紫国王顽症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还厉害。

呜呼!这些个男女吹起牛来面不改色神情坦然,什么不图名不图利人在做天在看一生荣誉郑重承诺……语言极富诱惑力和煽动性,把弥天大谎说得真的一般。我真想到北大清华做个调查,有多少人用的陈某某学习法才金榜题名的。再到普通高校问一问,你为啥不用陈某某学习法呢?我还想问问叫叶赫那拉和瑶某某的女人,你们和黑根王的发明者、焕鑫育发液的发明者,谁的乌发染发技术更高超,你们几个是否PK一下,选几个公众人物做实验品,再请来公证人员进行公证,谁胜了谁是正宗大爷大奶奶,谁败了谁就是左道旁门龟孙子闭上臭嘴,永远别在各种媒体上装神弄鬼胡说八道瞎忽悠。

我再提醒善于乌发染发生发的男巫女鬼们,留意新闻联播的画面,召开重要会议时,那些与会的可有不少白发脱发秃顶的。如果你把他们的白发脱发秃顶问题给解决了,那你们就不用在电视上赌咒发誓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至今,仍有无数祖师爷和神医的后代大模大样的高坐于电视画面,眉飞色舞,口若悬河,肆无忌惮的大放厥词,又是养生又是治病,然后就是托儿的视频和热线电话,把一个个虚无缥缈的神话变成了事实,不由你不信啊。

古代,方士横(hèng)行,误国害民,罪不容诛,遗臭千年。如今,利益驱使,放纵骗子,颠倒黑白,理应严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段长城 前几天,坐车路过土门,于傍晚斜阳的勾勒中,瞥见了那段断垣残迹,兀自默默地伏在那儿,沉思着,抑或谛听着?任由无休止的风从四面八方来。同车的朋友指点着向我介绍说是古浪境...

说到金山,人们会不约而同地想到北京,因为由经典红歌《在北京的金山上》自然引入,这是一首由马倬谱写歌颂毛主席的藏族民歌。然而,我所说的金山是一处不知名的小山,它位于祖国大西南...

《七律到韶山》 现代毛泽东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我们敬爱的毛主席...

家乡古镇的记忆(七十) 朱海明 民俗又称民间文化,是指一个民族或一个社会群体在长期的生产实践和社会生活中逐渐形成并世代相传、较为稳定的文化事项,可以简单概括为民间流行的风尚和...

将军士兵的一代传奇 朱海明 1958年,毛主席号召将军们下连去当兵,起码下去一个月。据说主席还风趣地说,你一年管了人家11个月,人家管你1个月还不行啊。 主席一声号召,全军闻声而动,百战...

北京奥运的中国特色 朱海明 2022年2月20日20点,精彩的冬奥会闭幕式在北京鸟巢举行,燃烧16天的奥运圣火慢慢熄灭,宣告第二十四届北京冬季奥运会取得圆满结束。 本届冬奥会从成功申办,到开...

刍议文化自信 朱海明 前几年,不少电视频道连续重播《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看着那些花季少年写出那么多生僻偏颇的成语词汇,真是由衷的高兴,这些孩子的知识面真广啊,特别是文史知识,...

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2-12-5 20:13 编辑 全民皆兵真牛啊 朱海明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国歌中所唱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继取得抗美援朝伟大胜利之后,又打破了帝国主...

大话中国动画片 朱海明 央视戏曲频道《戏曲采风》栏目播出水墨动画片段和京剧动画片段,我身边7岁小朋友石浩辰一下被吸引了,一双小眼睛定在了画面上,一脸的惊异和新奇。我问他那个动画...

我心目中的杨柳枝 朱海明 北京冬奥会闭幕式的表演中,在本届冬奥会的闭幕式上,当文学大师李叔同的《送别》歌曲“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响起时,场上的演员们手捧柳枝缓缓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