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实说说影视

朱海明

近年来,不少文艺界知名人士通过各种形式,在网络等媒体上批评、诟病当前的文艺现象,尤其是影视剧的质量问题,引起社会上下的普遍不满。

确实,影视市场日渐萧条,特别是电视剧,追剧捧剧的现象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最可笑的是追风雷同现象:你演养父,我就演养母,你演丈母娘,我就演小姨子,你演宫斗,我就演争宠,你整甄嬛,我就弄如懿,你有小鲜肉,我就有薄露透,等等等等,跟风呗,扎堆儿呗,攀比呗,PK呗,反正有人投资,有人拍,穿帮的露怯的,胡编的滥造的,无聊的竞争,让人生厌。

除了艺术质量低下、内容和表演失真外,投资和拍摄日趋集团化、承包化乃至家族化也是主因。文化艺术市场化的影视剧热闹几年到如今,成了少数人的天下。他们还豢养大批枪手,枪手专搞剽窃,抄袭和拼接,影视剧场胡诌掰咧出尽了洋相。诸如什么新西游记,新三国,新红楼梦,新水浒,磨磨唧唧明日黄花每况愈下。看啊,荧屏上总是那几个有头有脸儿的人无处不在的瞎比划,满眼的熟面孔,视觉已极度疲劳。真格的,那些所谓的明星皇后小鲜肉,你们的艺术修养和表演水平达标了吗?你们做到了六场通透、演啥像啥、文武昆乱不挡了吗?差远了,不知几个十万八千里哩!

还有一种现象引起了人们的高度注意,影视剧中的男性角色越来越女性化,也就是“鸭里鸭气”的娘娘炮,包括战争题材的作品,血性男儿非常少见,高富帅的俊男屡见不鲜。有的男角儿小脸儿抹得刷白,甚至打了口红,看着扎眼、闹心,想吐。

影视剧职员的排号,过去是服装、化妆、道具,简称服化道。现在化妆排在了前头,地位提高了,简称化服道。这对于女角儿大大有利,化妆可以让她们越来越漂亮越妖艳,争着抢着饰演少女小姑娘。一个个脸上抹得厚厚的白白的如同罩了一层膜,嘴唇抹得更是鲜红欲滴,再就是不管干什么包括开车、跑步乃至执行任务抓坏蛋也要穿高跟鞋,太假了。

受殖民文化影响,大话戏说和无端搞笑娱乐死现象侵占了银屏,也使一些影视剧偏离了正确的方向,失去了文学艺术引领社会、教化人民的功能。可惜的是,文艺批评已经沦落为最薄弱的环节,影视制作完全是天马行空自由化了,花钱不但可以买上星播出,还可以买虚假收视率来欺世盗名了。

文化艺术,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你违反了这个规律,就已经踏上了邪路乃至死路,想靠大话和戏说之类的垃圾产品吸引眼球,无异于饮鸩止渴,长久不得的。

拒查,大多有些文化修养的人都不看电影更不看电视剧。皆因文化艺术尤其是影视界积弊太多,水深象乱,自由开放,铜臭熏人啊,该整饬整饬了,您说呢?

国家主管部门已经下的力气整治娱乐圈的各种乱象,滥竽充数者越来越站不住脚,文化艺术特别是影视剧,该走上“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正道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段长城 前几天,坐车路过土门,于傍晚斜阳的勾勒中,瞥见了那段断垣残迹,兀自默默地伏在那儿,沉思着,抑或谛听着?任由无休止的风从四面八方来。同车的朋友指点着向我介绍说是古浪境...

说到金山,人们会不约而同地想到北京,因为由经典红歌《在北京的金山上》自然引入,这是一首由马倬谱写歌颂毛主席的藏族民歌。然而,我所说的金山是一处不知名的小山,它位于祖国大西南...

《七律到韶山》 现代毛泽东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我们敬爱的毛主席...

家乡古镇的记忆(七十) 朱海明 民俗又称民间文化,是指一个民族或一个社会群体在长期的生产实践和社会生活中逐渐形成并世代相传、较为稳定的文化事项,可以简单概括为民间流行的风尚和...

将军士兵的一代传奇 朱海明 1958年,毛主席号召将军们下连去当兵,起码下去一个月。据说主席还风趣地说,你一年管了人家11个月,人家管你1个月还不行啊。 主席一声号召,全军闻声而动,百战...

北京奥运的中国特色 朱海明 2022年2月20日20点,精彩的冬奥会闭幕式在北京鸟巢举行,燃烧16天的奥运圣火慢慢熄灭,宣告第二十四届北京冬季奥运会取得圆满结束。 本届冬奥会从成功申办,到开...

刍议文化自信 朱海明 前几年,不少电视频道连续重播《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看着那些花季少年写出那么多生僻偏颇的成语词汇,真是由衷的高兴,这些孩子的知识面真广啊,特别是文史知识,...

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2-12-5 20:13 编辑 全民皆兵真牛啊 朱海明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国歌中所唱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继取得抗美援朝伟大胜利之后,又打破了帝国主...

大话中国动画片 朱海明 央视戏曲频道《戏曲采风》栏目播出水墨动画片段和京剧动画片段,我身边7岁小朋友石浩辰一下被吸引了,一双小眼睛定在了画面上,一脸的惊异和新奇。我问他那个动画...

我心目中的杨柳枝 朱海明 北京冬奥会闭幕式的表演中,在本届冬奥会的闭幕式上,当文学大师李叔同的《送别》歌曲“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响起时,场上的演员们手捧柳枝缓缓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