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趣事二十三四

朱海明

其一:

朋友,你听过这个歌谣吗?“拉大锯扯大锯,姥家门口唱大戏,接闺女送女婿,小小屁孩儿也要去”我听过,我也经过,小时候上姥姥家经过,永远也忘不了。

姥家在抬头营北八华里的王各庄,分前街、后街、北街和西上坎儿,姥姥家在后街,走后门。如果穿过两进房子走前门就到了前街。庄西侧有一座老戏台,坐西朝东,台下左边是小学校,一至四年级初级小学复合班,一位老师和二十几个学生,都是本村的。戏台下是一片小广场,平时是学生们的广场,下课了可以做游戏,老鹰抓小鸡,老猫捉小鱼,丢手绢儿,追逐打闹顶架梆,玩儿得非常开心。

我们也经常到戏台上玩儿,戏台分前台和后台,前台宽敞,后台窄小,中间隔着一堵墙,墙上开着两个门,上场门和下场门,这都是为了演戏的。戏台下的小广场也是剧场,能容纳千八百观众。那年过年演戏,附近麻达峪、孙庄的人都来了,爆满了,挤得人山人海。戏名叫《瞎子观灯》,去瞎子的叫王槐,演活了,演火了,不断的满堂彩。后来我又见过王槐,一位普通的农民。

我还看过二姨的戏,大概演的祝英台吧,记得二姨穿着花衣裳摇着扇子,非常漂亮,唱的也特别好听。跟台下的二姨完全不一样,美极了。

其二:

前面说了奶奶的小脚,还记得吧。除了奶奶的小脚外,我还见过奶奶的腰带,没染色的棉线编成的,完全手工,女人的辫子一样。几股线的不知道,反正很粗,看着很结实,也很长,好比一件工艺品。除奶奶的再没见过第二条。

上小学时,老师形容又啰嗦又长的文章,王母娘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王母娘娘的裹脚布是啥样,估计大多数人都没见过,当然也包括我。但是我见过奶奶的裹脚布。奶奶的小脚上是不穿袜子的,而是裹着裹脚布。白色的土布,不太宽但是很长。不过很干净一点也不臭,奶奶比王母娘娘强多了。

奶奶的腿带子是黑布的,宽约3厘米左右,也很长。那时中老年妇女大多把裤脚扎起来,就是用的这种腿带子。父亲也扎腿带子,为的行走利索吧。

大概六十年代就很少有人扎腿带子了,穿中式免裆裤的也少了,尤其是中青年人都穿上了制服裤,时髦啊。再后来,中式裤褂扎腿带子的人物形象,只有在特定题材的影视剧中才能一见了。不过,知道那东西怎么叫的人,恐怕是少之又少喽。

不知扎腿带子是汉俗还是满俗,我拿摸着应该是满俗,因为自清朝定鼎北京后,许多风俗都满汉融合了。

其三:

有的朋友可能在电视上看过陀螺比赛,广阔的冰面上,一簇簇人群围在一起观看着一个个飞旋的陀螺。参赛的陀螺,最小的茶杯大小,最大的水缸一般,需要五六个人挥着鞭子轮番抽打,非常壮观,博得围观的人们一阵阵喝彩。

打陀螺。也是我们的游戏,几乎每个男孩子都有陀螺,大多是自己做的。虽然很粗糙不平滑,歪瓜裂枣的,但是用鞭子一抽,小陀螺滴溜溜转起来,一切丑相全消失了。如果在陀螺底下安上一粒滚珠,没有滚珠也有安一粒较大的枪砂的,这样陀螺转起来阻力就小了。冰猴儿下面的滚珠,多为自行车废轴承的珠子,是稀罕货,许多冰猴儿是没有滚珠的。

当然,商店和市场上也有卖陀螺的,是镟床加工的,底下镶着滚珠,非常精致,而且浑身涂着漂亮的花纹颜色,转起来非常华丽。可是,那得花钱,并不是人人买得起啊。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成为大人 我常常会回想曾经的往事,父爱如山,母爱如绵绵细雨,这么多年,亲情一直是守护着我的阳光,每当我想起,真的很甜很暖。 想起我上大学的那一年,...

本帖最后由 李志中 于 2022-11-28 11:39 编辑 李志中2022年发表作品及获奖情况总结 获奖情况: 2022年9月29日,在中共秦皇岛市委统战部组织的“喜迎党的二十大,统战百年颂辉煌”征文大赛中,诗歌《...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现在的人见不到古时的月亮,现在的月却曾经照耀过古人,并且见证了太多的人世苦难。在那明月之下,古人写下无数让人悲伤的诗词。而今我们不必写这...

在我们老家,家境如何不说,每家每户都会在房前屋后种上几棵树,比如苦楝、杨树、香椿等等。用父亲的话说,有了树,就有了歇凉的去处。夏天天热了,人、鸡鸭都可以到树影下歇凉。还说,...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11-25 10:46 编辑 一、原作: 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唐·张打油《咏雪》 改作: 片片飞不休,黑狗白了头。 惊看风过处,全无足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

深秋,万物萧瑟,草啊、树啊都齐刷刷地披上了金袍,呈露出让人炫目的金色。随风飘落的叶子,铺成一地锦绣,金灿灿的,软绵绵的,像一席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带有一点弹性,伴随着沙沙的...

那是一个即将转入中秋的周未,我和妻子乘车去海陵岛旅游。 车到十里银滩,放眼远望,银色的月亮正从海里爬上来,浑身是水,悬在夜空和海水之间,如珍珠含于半启开的蚌中。海上帆影寥寥,...

出来有点早,城市还像一双迷离的眼睛,说不清是醒着还是睡着。 路上行人不多,长长短短的影子像波纹,被看不见的风吹来吹去。 街道像河,公交车像鱼,上车的、下车的、等车的人像鱼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