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生涯之十

朱海明

上学时,我就特别喜欢毛主席诗词,包括那首七律·答友人: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当年这首诗是谱了曲的,旋律非常丰富而优雅,其中有昆曲的元素,特别适合女声歌唱,优美又婉约,极具江南风韵,我是非常喜欢的。入伍前当二村大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队长时,不知怎么就把这首歌教给了宣传队导演刘素华,她还没学会就和我谈起对象了,呵呵。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的余韵尚在心中萦绕,风驰电掣的军列带着我们真正跨入了满目朝晖的芙蓉国,毛主席的家乡湖南到了,三湘大地辉煌灿烂,铁路两旁翠竹成林,我们已远离冰天雪地的北方。冷水滩车站,高音喇叭里响起女播音员热情脆爽的声音……在长沙兵站,我们吃到旅途上最丰盛的午餐,至今我们还记得,那鱼整的真香啊!吃完饭上车了,可是有一位老兄没赶上车,大家纷纷议论——丢人了。

湘江左岸,湖南衡阳,车厢里传来播音员的声音:“解放军同志,前面到了欧阳海舍身救列车的地方。”欧阳海也是我最崇拜的英雄,小说《欧阳海之歌》郭沫若题写的书名,我看了好几遍。我还记得有一篇写欧阳海的文章,有这样两句话“窗外的枫叶红似火,湘江的流水碧如玉……”

过去读李白的诗,知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想不到贵州的道也这么难,没别的,就是多山,山挨山山挤山,单线铁轨缠绕在半山腰,往上看不到山顶,往下看不到谷底,列车沿着曲折的铁轨,穿行在一望无际的群山里,经过一条条隧道,还有弯道,真弯啊,车尾快挨上了车头,车头上的轮子吃力的旋转着,拖着列车缓缓前进,比进山前开得慢多了,像是在爬,吭哧吭哧喘着粗气在爬。

军列穿过黔东南的千山万壑一路西进,停在了地处黔中山原丘陵中部的贵州省省会贵阳市,我们到了真正的大西南了。贵阳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抬眼望去街道整齐,满目绿色,也不太冷。我们在这里吃了饭,还遇到了一位河北老乡,是建设大三线过来的。他说贵阳是个好地方,是连接广西、云南和四川的交通枢纽,大三线的战略要地。就是阳光很金贵,贵阳贵阳,一年到头经常阴天。

出了贵阳,列车欢快地鸣叫着加快速度向云南驶去,我们在车上迎来了1971年的第一天。就这样,经6天5夜长途跋涉,我们于1971年1月1日上午下了火车,抵达目的地,云南省党政及昆明军区首脑机关所在地,著名的“蓉筑昆渝”西南四镇之一,春城昆明。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成为大人 我常常会回想曾经的往事,父爱如山,母爱如绵绵细雨,这么多年,亲情一直是守护着我的阳光,每当我想起,真的很甜很暖。 想起我上大学的那一年,...

本帖最后由 李志中 于 2022-11-28 11:39 编辑 李志中2022年发表作品及获奖情况总结 获奖情况: 2022年9月29日,在中共秦皇岛市委统战部组织的“喜迎党的二十大,统战百年颂辉煌”征文大赛中,诗歌《...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现在的人见不到古时的月亮,现在的月却曾经照耀过古人,并且见证了太多的人世苦难。在那明月之下,古人写下无数让人悲伤的诗词。而今我们不必写这...

在我们老家,家境如何不说,每家每户都会在房前屋后种上几棵树,比如苦楝、杨树、香椿等等。用父亲的话说,有了树,就有了歇凉的去处。夏天天热了,人、鸡鸭都可以到树影下歇凉。还说,...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11-25 10:46 编辑 一、原作: 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唐·张打油《咏雪》 改作: 片片飞不休,黑狗白了头。 惊看风过处,全无足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

深秋,万物萧瑟,草啊、树啊都齐刷刷地披上了金袍,呈露出让人炫目的金色。随风飘落的叶子,铺成一地锦绣,金灿灿的,软绵绵的,像一席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带有一点弹性,伴随着沙沙的...

那是一个即将转入中秋的周未,我和妻子乘车去海陵岛旅游。 车到十里银滩,放眼远望,银色的月亮正从海里爬上来,浑身是水,悬在夜空和海水之间,如珍珠含于半启开的蚌中。海上帆影寥寥,...

出来有点早,城市还像一双迷离的眼睛,说不清是醒着还是睡着。 路上行人不多,长长短短的影子像波纹,被看不见的风吹来吹去。 街道像河,公交车像鱼,上车的、下车的、等车的人像鱼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