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相隔家乡4394公里的另一个世界已经三年了,在这里四级春暖花开,冬天最低温度14°到15°根本看不到雪,我的家乡现在都3°了。每到冬季我都会特别的想念家乡,想念那冬天的雪。这些年东北的冬天也不是那么的特别的冷,雪也下的不多,到过年了大雪铺天盖地地下个不停,鹅毛般的雪片迎风飞舞,片片都像洒向大地的白面饼,人们都赞叹这是瑞雪兆丰年的好兆头。

   如果你走在大街上雪花会 踩在你的眼婕毛上跳舞,可我还会迎合着雪片跳跃的节拍,尽情的欣赏它那雪白、精致的花纹,每掰都刻雕的那样均匀漂亮。有时在半隐半现的阳光照射下,雪花晶莹透剔的还向你招手示意,好像在逗你开心,新春快乐吆。还好像在对你说:过年了,在家团聚吧!就别出来了。

  记得那年四年前漫天飞舞的大雪整整下了三天三夜,树干枝头银装素裹,路的两旁都沟满壕平,大街小巷铺上了厚厚的棉被,如果没有推雪机推你会在回想着两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的情景艰难跋涉着前行,

   一个市里好在有几台推雪机从早到晚的忙碌着,可路还是很难走,医院几天里有了好多的骨折的病人。我习惯了每天出去运动,这样的情景还是几十年未曾见到过的。

   大雪把人们 围困了好几天,可给人们创造了许多便利的条件,比如户外活动多了新鲜的内容,走在江瑅上我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人们快乐的游戏,觉得这个年还真别有一番风味。

   这时一对父女从我身边走过,挤入我欣赏不完美丽雪景的眼帘。父亲拉着的哪个小雪爬犁让我感到无比的亲切,女儿跟在后面,我不知不觉的跟上了他们,其实心里想的是多看几眼这个雪爬犁。我心里一次次的念叨,雪爬犁我童年的伙伴久违了,我多少次梦见你,真的好想你。几十年了还未曾亲眼再见过你,今天竟然意外的见到了你让我怎么能不惊喜呢....。

   我仔细观察这个男子,有四十多岁那样,小女孩10来岁。那个男子拉的雪爬犁用绳子搭在肩上,他的雪爬犁和我小时候的一模一样,就是这个父亲把雪爬犁的底用铁皮给包上了,显得更精致些。手里还拿个照相机,每走到一个雕塑前都给小女孩和爬犁照张像。我跟随他们走了很长的路,让我觉得这对父女跟雪爬犁也是有着不解之缘的。

   我不能自拔地尾随人家走了那么一段路,自己也觉得好奇怪。我这时才想这对父女不会就是拉着雪爬犁来照相的吧,就在这时我才有精力看到在前方的黑河岛大桥下面有一个大坡。坡下聚集了好多的人,还没走近就可以看得清楚这些人都是在滑坡玩。原来这位父亲是要陪女儿去哪里滑坡,我的心情随之激动起来,坡下的游戏吸引我加快了脚步。

   在雪爬犁映入我眼帘的那一刻, 又出现眼前这个热闹欢快的滑坡的场面,我的心不由地被带回了童年。

   雪爬犁伴随我走过了18个春秋,它是我童年最好的伙伴,它带给我的快乐深深的根植在我的脑海里,成了我最珍贵的永恒的回忆。

   北方寒冷的冬天大雪铺盖大地之时,人们就会用一种木杆做成的架子 形东西,作为交通工具,我小的时候雪爬犁是每家都是必不可少的。

   爬犁又叫“扒犁”、“扒杆”,民间称冰雪上的车子。民间流传个笑话,说从前有一个人问另一个人: “什么东西前边没轱辘,后边没有轱辘?“什么物?”“车子。” 那人说:“世上根本没这种东西。”另一个人指指地上的“爬犁”说:“你看这是什么?”那人把爬犁拿起来前后一看,真没轱辘。于是民间就有了这个习俗,两人见了面,如一人说:“前边没有轱辘,后边没有轱辘。”另一个人接着说:“翻过来一看是爬犁。”于是,人们就知道这一定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了。

  

   雪爬犁有好几种,由牲口拉着在冰雪上行走如飞的,这是主要的交 通工具。

   还有一种是有着长沿子,中间和俩边都有绳带,使人拉的,中间的人是掌舵的,也是最用力的,把绳子搭在肩上拉。

   在一种就是小爬犁,我家因为父亲身体不好,家还没有男孩,唯有的就是这样的小爬犁。

   可雪爬犁伴随我长大,几种工具我都尝试过,但伴随我最多的还是我家的小爬犁。

   我小的时候,那时条件很差;可一到冬季帮助我们冲去寂寞的那就是我的好伙伴雪爬犁了。严寒的冰雪世界也充满了乐趣。我和我的伙伴每天放学后都要拉着小爬犁去捡粪,那时的道上都有牛马经过,我们拉着的雪爬犁上面放个筐,每天要沿着牛马常走的路走一趟,当我们能够远远地看到前面有一块粪的时候都会高兴地不得了,小伙伴们常常比比看谁捡到的多,在捡粪路上我们会唱着在学校里学的歌。来庆祝自己今天的收获。

   只有到了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们才能结伙去滑坡,这样玩起来心里也踏实,不担心家里有些活干不完。

   我的家乡的的滑坡比大岛这个坡要陡峭的多。眼前的滑坡以前还真没有,还是今年黑河被定为国家级文明城市后,用九个亿计划建设的四岛合一的工程,把大岛延伸了成了更大的菱形岛,外界边缘都用大石头堆砌起了的,这场大雪覆盖了厚厚一层,看不到堆上的那么些石头。因为堆起来好高就有了坡度成了人们首选的滑坡娱乐场所。

   我家乡的东面是小河岔子,这个小河岔子每逢涨大水就能和黑龙江贯通起来,在我们村北16里就是四季屯港口,南22里就是我曾经参加的军事训练的基地和黑龙江也是远远相望。

   我们把我家乡的滑坡叫东下坎,每到冬天这里就有一条从平地上向下滑去的一条滑道,这条滑道足有300多米长。从坡上滑下去,到了小河面上,还有曲折的弯道滑出好远。说起我家乡的那个下坎的滑坡还真是陡峭惊险,那时候从来没有过胆怯过,有的就是享受那种刺激,坐在爬犁上哪种悠悠欲仙的感觉让人陶醉。有时候伙伴们玩得尽兴都忘记了回家,等到娘来叫吃饭了,才发现天已黄昏。

   我家东下坎的滑坡虽然我不能天天都去,可那里滑坡的人总是不断,虽然也没有这儿的人这么多,可在当时就算人聚集最多的游戏地方了,

   看着眼前这些小朋友们玩的尽兴,欢笑声连成一片,我更深的体会到了滑坡能给人们带来的快乐。

   我来到她们身边,真有也想再次体验这美妙的刺激的欲念。可理智告诉我,没有我这样岁数的在上面滑的呀,有家长来陪都是站在上面看热闹,和必要时做保护。其实这个坡也就能有二百来米,慢坡不会有危险,可还是有好多家长不放心。

   我们小的时候家长谁有空陪你呀,那样陡峭的滑坡要是搁现在家长百分百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冒那个危险。孩子要是想去玩,家长会说太危险了,摔坏了怎么办呀,有多少好玩的地方,为什么非得玩他去呀。

   我小的时候特别是冬天没有可玩的东西,只有这个滑坡是最让人惦记的。

   可现在不同了,每栋楼的院子里都有健身器材,还有好多的很廉价的淘气堡可以玩,淘气堡里有也有滑道,还有积木,决明子沙坑,转盘,蹦床,钻洞等,现在的孩子多幸福呀。

   可现在孩子们还是很喜欢这样的滑坡,我沉侵在回忆中,一阵阵的欢笑声打断我的回忆。我看着这些天真的孩子们玩得那样的开心,滑倒了再爬起来,真勇敢!多像我当年。

   我看着看着又发现一个问题,这么多滑坡的人里还就那个小女孩使用雪爬犁滑,其余的都用什么滑呢?我仔细看了不由的笑了起来,有一些孩子是坐在像大锹片子一样的塑料版上滑,更多的人是坐在纸壳子上滑。可他们仍然玩都很开心,我想如果他们每人都能坐在雪爬犁上滑坡那该有多好啊,他们会更开心的。

   我家的雪爬犁每到过年前,我都要和母亲一起拉着它到5里地以外的大屯去购年货,那时办年货有糖块2斤,冻柿子5斤,冻的花盖梨5斤,冬花红5斤,和一些日用品等一小爬犁拉回来就美美都盼着过年了。现在一天购买的食物都比那一年的年货多的多。

   现在我每当坐在车里,行进在回家道路上的下坡时,常常会想起我的雪爬犁。人也很怪,生活越过的好了,还想以前的事更多了。每当想起以前心情都是很复杂的,有快乐更多的是知足今天的幸福生活。

   雪爬犁伴我长大,我再大点的时候,每年姐姐放寒假回来我俩都会拉着带沿子的雪爬犁,去河套子里去砍柴,河套子里的柳条一般都不是太祖,我们装上一爬犁就可以轻松的拉回来。

   到了初中毕业后我回乡参加了生产,人家能干的我为什么不能?我也尝试着赶马爬犁,记得我也跟着村里的叔叔哥哥们去过山里一趟。这样的马拉的爬犁我家是要到队里去借。我以前听大家说明白一些,可亲身体验还是头一次。队里给了我最听话的马,穿上大棉捂璐,大棉袄,带上大棉帽子,那时没有口罩,能有围脖围就是最好的了,把干粮放在棉袄里,尽管这样吃饭时候还是半冻的,谁都不带水,渴了就吃口雪,到山里砍的树都又粗,又大,也出数,抗烧。

   父亲临走前教我好多,说千万不要砍活树,要挑被烧皮的,半死的树砍,砍树要从反面先砍,砍一半后在从正面砍,快砍断时用手向前推一下,就砸不着自己了。这些我都很顺利的完成了,只是标杆我整不太好,当然叔叔哥哥们都一直照顾着我,我也能像他们一样拉回来最好的木材。事实证明了男人能做的事我只要想做也能做到,这次上山拉烧菜也给我了自信。

   让我感动的还有叔叔哥哥们乐观的生活态度,回来的路上,一路歌声唱的大地都为我们鼓掌,我记得他们唱的最多的是杨子荣的穿林海跨雪原.......。和大鞭子一呀甩,嘎嘎的响咬,七挂大车下了岗咬.........。每当回忆起那嘹亮的歌声在以后的岁月里常常带给我勇气和力量。

   雪爬梨的意义还在于他让我懂得了生活的艰辛,今天幸福生活是来之不易,我们一定知道珍惜,一定知道感恩。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童年离我越远,童时的有些记忆越清晰。它是我精神财富,它也是我力量的源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