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回忆的大门那次迷山首先跳出眼帘,那可是生与死的考验,真乃刻骨铭心。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可每当想起来时还觉得毛骨悚然。

   那是几年前的五月下旬的一天,我也搭上了采蕨菜的车两元一位,车是大敞车,车上有三十多人。坐这车来采菜的一般都是采了就卖。车上也拉了好多大塑料桶和咸盐,在山上有卖的车收了就马上淹上,我跟车来采不是为了卖只是为了多采点自己淹了冬天好吃,因为坐车走出的远就能采的多,近地方人采的多都很少采不到了。我们坐车大约走了將近一个多小时的路,在一个深山老林里停下了车。下车后我看到只有一条路,路的两旁全是密密麻麻的大树,比我们县城前后和我们常去的山上的树要大的多,密的多。

   下车后领队邵师傅先给随车人开了个会,内容主要就是注意安全事项,教我们怎样在山里辩别东西南北和集合时间。要求三人或两人一伙不要一个人行动。我就找了个她丈夫工作单位在我们单位楼里的电大站长的妻子董姐结伴,别人我都不认识。

   离我们下车的路大约有五十多米远是顺着路挖的一条条战壕沟,这条战壕沟是前些年我们国家和前苏联关系紧张时备战用的。我的伙伴董姐也没来过这样的深山,所以我俩很自觉,一直就在战壕的近旁采。快要到了离集合时间的时候,我俩都采了装五十斤大米的化肥袋子多半下了,大约能有十多斤了。我俩来到了停车的地方喝了点水的,吃了点东西,歇了会。看到回来的人都在忙着約秤,我俩就想再去采点,因为我俩怕迷山,不敢走远比别人采的就是少。我们眼看着一个常跑山的女的见到了好大一片,可她自觉方向不好掌握了,就先回到了停车地方叫了几个人,又去。他们回来每人都不少五十斤那样。我和董姐心想就等车的一会就更不能走远了,就在壕沟边又采了起来,带队给约定的集合时间是下午两点,我们再去采这次是差二十来分钟两点,我和董姐采了一会就觉得也差不多了该回到道上了。

   我俩起身时壕沟就在脚下可道是弯曲的,真是就在这时大意了!起身就走根本没想到就离道那么近,还能走偏了,可偏偏就是在这只离五十多米的壕沟边,把脚迈错了方向已至从五十多米远就越走越远。我俩走没多远就觉得不太对劲,那时还没太紧张凭着感觉,找往回走的路线,可走了一会怎么更啥也看不到了呢,就连战壕都不见了。这时我才觉得事情不妙,就跟董姐说:我们现在迷路了,咋办?董姐也害怕了,她没了主意说:“我就听你的了,你说咋走就咋走,你说咋办就咋办。”听到董姐的话我眼泪都掉了下来,遇到了这么难的大事,你对我如此信任,我很感动。可姐姐呀,我也和你一样对老山是一点也不熟习,也没有涉山经验呀,我也需要有人给我点拨,有人给我出出主意,有人给我勇气和力量呀。可姐姐吓坏了咋办呀,我从混乱的思绪中缕出了个头。必须抓紧走!因为当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快三点了,如不抓紧走出大山到了晚上是很危险的,这大山里有各种野兽,如遇到狼和熊瞎子那死的可就惨了。当时虽已是五月下旬,可晚上还是很冷的,再加上没吃的真的是许多危险都在夜间。

   那要赶快的走,怎么个走法?当时我们俩站在大山里往四处看,天那!你转一圈看到的都是一个样密密麻麻的树,好像都那么粗那么高,大小粗细高矮竟是那般整齐,你看完都一摸一样的树根本分不清那面是那面,更别提辨出东南西北。那天也是巧带队教的是用手表和太阳辨别东南西北方向,可那天偏偏还是阴天没有太阳也用不上。我当时很绝望,觉得老天都不帮我们。我跟董姐说:现在我们根本不知往那走才对,你听到拖拉机声了吗?她:“能听到”,当时只能听到的就是这个拖拉机声了,而且很大很清楚。董姐说:“是的,这个拖拉机还好像没多远。”我说:那我们就奔拖拉机去。董姐点头应承着。我俩寻拖拉机机声走了一会,怎么还那样好像不在我们走向的那面的,我们又来确定了一下方向,继续奔拖拉机的响声走去,这回走呀越走越觉不对劲。拖拉机的响声来根本听不准,森林里有回音,在那听都一样根本辨不清到底在哪?这时董姐已经又渴又累走不动了,可我清醒意识到再累也不能停下来。我和董姐采的菜还宝贝似的背着呢。我看董姐真的是走不动了,就把她的菜和我的绑在了一起,这个时候命都不保呢,还舍不下一根一根采来的菜,后来别人送给我们的话真是舍命不舍财呀。

   我接过董姐的菜没停留的往前走,董姐说:“你就走你的不要管我,只要我能抓住你的影就行。”我就走,看太远了就慢一会,在我不断辨别走路的方向和关顾董姐时,我看到了好美的大山,大山不光都是树,还有一片片好漂亮的花。我还遇到了好几片蕨菜,看到那一大片片的蕨菜像种的似的,当时我想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太美了,我采了这么多年的菜,还从没见到过这么多这么漂亮的场景,像大园子地里的韭菜。可惜我只能无心的看你们一眼,没有心情好好欣赏你们,也不能把你们带回去实现你们的价值,真是抱歉。看到它们真的在美,让我也高兴不起来的原因还有,它让我清醒的真意识到,我们已经走出了很远很远,是人们都没曾来过的地方。我也是又渴又累还很心急,可我脑子咋想腿不能停,这时我想时间已灰暗下来,不允许我们瞎走了。抱着一个认为好的方向走一直走,朝一个方向......。就这样走呀又走了好久。突然发现了一条车子走过的印,虽然不很明显,但可以确定这是车轱路印。只是车走过好久,再没走过,被草盖的看得不很清楚了。

   我真的是像抓到了生命的稻草,我立即决定沿着车印走,我断定车印的一头必有人烟。也不知道自己已累的精疲力尽了,回头看一下董姐还好还能看到个脑袋。我加快了脚步走呀走,车印虽时隐时现,但还没断了能找到,走着走着,走到了山根了,死胡洞,顶头了,没路了。那我也高兴,因为这条车路线就是我们的希望,就是我们的救命线。我当即决定往回返,就沿着这条车印往回走。又走了好久,我突然发现了两匹马,看到马把我高兴的眼泪都流下来了,我回头就喊董姐:“马!董姐,马!”。也不知她听到没有,我加快脚步朝马走去。我赶着马往前走,走了好久看到了叫地营子的窝棚。我和董姐就喊:“有人吗?”喊了半天也没见人,我俩是又渴又饿。找到水喝了,又把主人的大干巴饼啃了起来。不一会主人回来了,听我们说完主人介绍了下方位,正要准备送我们出山,这时山上又下来三个背着菜的人,虽然一问不是同车的人,可他们也要上了道才能回家,我们跟随他们朝道上走去。

   随采菜来的还有一台小车,车上有司机,带队的邵师傅还有俩个女的。正在道上张望。当我们看到车还在,激动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淌。他们看到是我们全下了车高兴的说:“可回来了”!。俩个女把我俩都抱了起来,扶我们上了车。上了车又给我们喝水,又给点心吃,忙得他们不知咋地是才好。我俩只是淌眼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邵师傅说:“快开车赶快撵前面的大车,我们边走边说”。我们啥都说不出来,他们也不问谁都明白。我们只听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他们说到集合的时间了可发现少了俩人,一问说是你俩,邵师傅当时牙就疼了,管人要了去疼片”。“我们一直都在等你们大车的人也是,发现你们俩好久都没出来,大家的心都为你们所牵挂着,都在念叨你俩可要走出大山呀。一定要走出来呀!各个都为你们捏着一把汗呀”。邵师傅说:“我们一车人再多再着急也只能是等,这不大家都等得天也黑了,我看不行了就叫他们先行一步,是向县里报告求助多方力量来找”。邵师傅边说边催司机快开,还好在离县城三十里的腰屯乡撵上了大车。看到一大车的人就是为了等我们俩,天黑了还没回到家。我的心情很内疚也很感动,我真想对他们说声对不起,谢谢你们。可我这时连说话的力气和勇气都没了。

   回到家胳膊和脖子都疼,两条腿下了地都不会走路了。这一夜怎么也睡不着,眼前老是出现白天的一幕幕,最让我感动的是同车的人的那份感情。都是互不相识,到了生死关头,都表现了那样的亲切,无怨言的等盼,那份感情,那份爱心,真的可与舍己救人相比。第二天一大早为了报答他们的对我们关心和照顾,我买了好多好吃的送到了邵师傅和俩司机的手里。让自己的心能舒服点。

   这次迷山如果说有收获是有的话,那就是锻炼了意志,懂得了人与人之间不是只有争斗,还有着美好无私的感情的。特别是在特定的条件下你会感觉更深刻。让我还懂得了我们还活着的人一定要珍惜生命,好好生活,活得要开心快乐,活的要有价值,活得的还要有意义。

   江山,绿野最了解我,圆了我的梦。我要用毕生的精力投入到文学海洋里,享受这份快乐和幸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