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清晨,我独自挑着行李,迈着坚实的步子,向省城长沙走去,向我的大学走去。路边的野花开得特别艳丽,小溪里的水也特别清澈,天空中飞着的大雁也特别富有生气。

从此,我们这九个人,他们生活在老家,我游离在他乡。

我们,平常各自忙碌。他们八个,深耕在乡村的土地上,面朝黄土背朝天。而我,总是有想不完的事情,开不完的会,看不完的文件,汇报不完的工作,应付不完的检查评比。忙,忙死了。

不管我有多忙,从我参加工作的那年开始,只要一休假,虽然要坐十几个小时人满为患的火车,虽然呆在老家的时间只有两天三天,我也会带着疲惫和兴奋往家赶。因为,那里有我的母亲。

他们,不管有事没事,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去母亲居住和生活的地方,陪母亲说说话,帮母亲干干活,抑或带点美食给母亲品尝。

不知是哪一天,也不知是哪一年。我看见他们两鬓有了白发,他们想必也将我的日渐憔悴看在眼里;我在心疼他们眼神里不经意流露的风霜,那么,他们想必也对我的流离觉得不舍?

我们的母亲,脸上渐渐地填了许多深深浅浅的皱纹,背有些驼了,走起路来脚步也变得蹒跚了……有时候,他们问,母亲走了后,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相聚吗?我们会不会像风中的草屑一样,各自漂向渺茫,相忘于人生的荒漠?

那年二月,我的母亲,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清晨,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

正如他们所料,母亲去世后,连着我们兄弟姐妹团聚的这根纽带断了,我们各自把主要精力花在自己的小家和事业上。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大,我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腿脚也不灵便了,回家的路感觉越来越艰难了,也不会再千方百计地想着“回家”了。

我们多年未见,竟也不急不提,电话也不打。偶尔心底闪过会一会的念头,一个转身晃悠,又觉得可以略过去。三姐去长沙带孙子了吧?二哥要陪孙女上兴趣班吧?四哥在和四嫂怄气不想见人吧?想想,见了面也无甚可说。兄弟姐妹、侄男侄女、身体、收成……都是车轱辘上的话题,滚过来滚过去,翻不出新意。这样一想,便觉得许多吐沫都可以咽咽,许多套话、老话、陈话都可以略去不提;许多回家的计划都可以取消。

残酷吧,可这就是现实!

多少个不眠之夜,我躺在沙发上,想着自己的童年、少年的日日夜夜,想着想着,泪水禁不住流出眼眶。无边的夜色里,皎洁的月光透过窗玻璃,洒在沙发上,照在我的身上。我的兄弟姐妹,就是那轮明月,宽广而明净,辉煌而圣洁。他们,曾经用辛勤的劳作赚来的钱送我上学,在我失落的时候鼓励我努力学习,每个关键节点,他们都会给予我经济、心理上的支撑……

现在,兄弟姐妹渐渐少了联系,即便偶尔有电话交流,却再也找不回当年的感觉。这些失去的东西,只有在我自己想找人倾诉心事的时候,才能体味到人生最可靠的亲人都已经走远了,只留下自己孤独的、盲目的往前走……

然而,又不那么简单。

亲不亲,打断的骨头连着筋。

和这个世界上所有其他的人都不一样,我们从彼此的容颜里看得见当初。我们清楚地记得彼此的儿时──父亲呵斥的声音、母亲慈祥的笑容、成长过程里一点一滴的羞辱、挫折、荣耀和幸福。有一段初始的生命,全世界只有这几个人知道,譬如彼此小时候的兴趣与爱好,或者,谁在切菜时伤过的手……

亲情是天然存在的,根植于血脉,相连于世间。即便相距遥远,即便很少联系,在彼此有困难的时候,还是会伸出援手,这就是兄弟姐妹,这就是一家人。

此刻细想,并不是亲情淡薄了,而是见面的机会少了,亲情被时间冲淡,慢慢就疏远了这份情谊。虽然我们随时可以通过在线的方式沟通和交流,但是,犹如那异地恋一样,终归是比不得见面来得真切,缺失了那种彼此可以感受对方气息的面对面接触。 

一棵树就是一个家族,同一根系派生出许许多多的树枝,树的分枝,越往上长,相隔的距离越远,但是,它们的根始终连在一起。想来,兄弟姐妹就像同一棵树上的枝桠,虽然距离遥远,但是同树同根。如今,母亲过世了,兄弟姐妹生活在不同的地方,彼此之间直接的联系有了减少,但骨肉相连的那种惺惺相惜,还是深深埋在彼此心底。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