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吃着母亲酿制的甜酒长大的。我母亲酿制的甜酒,不光是好吃,还好看。一般人家酿的甜酒,煮熟了弱显浑浊,而母亲的甜酒煮出来粒粒浮在面上,清清澈澈,百吃不厌。

小时候,老家农村过节的气氛十分浓厚,过年兴吃甜酒。

刚过小年,家家户户炊烟袅袅,主妇们就忙着酿甜酒。那时候,酿甜酒的水平高低决定一个女人形象的好坏,女人能酿出一钵好甜酒,在左邻右舍跟前就有面子,如果哪个女人不会酿甜酒,那是会让人瞧不起的。所以,主妇们暗地里卯足了劲,想在这个季节酿出最好喝的甜酒。

母亲酿甜酒,我是绝对不会缺席的。

母亲先把淘洗干净并已放在水里浸泡一夜的糯米倒在簸箕里滤干。然后倒进木甑里,用筷子打几个汽孔,以便米粒受热均匀。将木甑放入锅中,往锅里加水,把木甑覆盖严实,灶里架上柴,用旺火蒸煮。

当甑子上面开始呼呼冒出热气,再过上几分钟,甑子里就会散发出一股糯米饭的芳香。母亲把蒸好的糯米饭倒在簸箕里,当然在这之前,母亲会把糯米饭揉成团,小孩子每人一个,刚出甑的糯米饭软软的,香甜爽口。酿甜酒,对我来说最大的乐趣就在于此。

当我们心满意足分享糯米团的时候,母亲已把糯米饭用铲子铲到簸箕里,再用凉水从头到脚给糯米饭洗个冷水澡,让饭粒散开。等簸箕里的糯米饭凉得差不多了,该装到事先洗净的大陶钵里了,这时,能否酿出好甜酒的关键就是下甜酒曲了,甜酒曲的份量决定了甜酒的甜度。母亲把早已捣碎的甜酒曲撒在糯米饭上,拌匀,直到糯米饭全都倒进陶钵,把它们整平后用力压紧,再洒上一层甜酒曲。然后在中间挖一个小洞,上面扣一个瓷碗。用一件干净的旧棉衣把陶钵捂得严严实实,放在家里最暖和的地方。

糯米饭在酒曲的作用下开始发酵。从此,控制陶钵的温度,就是酿甜酒的技术活。时光在慢慢沉淀,岁月在悄悄发酵,日子一天比一天香甜,甜酒的香味也越来越浓,越来越酽。

自从糯米饭住进陶钵,母亲就像照顾新生儿一样细心,白天怕它热了,晚上又怕它凉了,母亲夜里还要起床看上几回,摸上几次。其间时不时会打开棉衣揭开碗,在碗下的小洞中舀一小勺甜酒汁,闻一闻并试一下味道,如果淡而无味,则赶紧盖好继续发酵或把陶钵放回锅里加加温。如果香气浓郁、甘甜可口,就停止发酵,宣告大功告成。

这时的母亲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把棉衣掀开,一股浓浓的甜酒香扑面而来,弥漫整个房间,我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戳那溢出陶钵的甜酒水,放进嘴中一舔,甜腻的味道瞬间在我的口中散化开来。

“好甜!”我舔完甜酒水,眼放红光,恨不得连手指都吞下肚里。抬头看看母亲。那一刻,我能清晰地感到母亲脸上弥漫着幸福与满足,那是成功者的欣慰,也是成功之后的骄傲。

甜酒酿好了,年也大摇大摆地走进村庄,走进一家一户的宅子里。

大年初一,忙了一年的乡亲就会在这个时候适当休息,亲朋好友、邻里之间开始相互走动,串门叙旧拉家常。每当有客人或乡亲到来,母亲便会开始煮甜酒。

煮甜酒的时候,先把准备好的汤圆放进沸水里。

没多久,揭开盖子,一个个雪白的汤圆漂浮在水中,彼此紧贴着、旋转着,欢快地东蹦西跳。然后,甜酒下锅,冲入鸡蛋,抑或添几颗红枣,再加些红糖,稍煮片刻,满屋子喷香,起锅。

大人每人一碗,剩下的甜酒便全归我了。我将它们舀到碗里,闻着那香喷喷的味道,忍不住咬一口汤圆,喝一口甜酒,又香又糯,真好吃啊!当我三下五除二把那一大碗甜酒倒进我的肚子里,顿觉一种满足感充斥我的心灵,我想:这世界上没有比母亲的甜酒更好吃的东西了。看着我酣畅淋漓的样子,母亲兴奋不已,脸上堆满了难得的微笑。

大家围坐在火炉旁吃起来,边吃边聊,欢声笑语向屋外恣意飘荡,像甜酒一样滚烫的亲情乡情迅速弥漫在村庄的上空,那场面那气氛就像吃团年饭一样亲切热闹。

从初一开始,在我们那个如诗如画的小乡村里,家家户户都是甜酒飘香,醉意盎然。村子里最热门的话题就是谁家的甜酒酿得最好喝。在那个饥馑的年代,甜酒飘香的日子,就是村子里最热闹的时候,它给农家苦涩的生活带来不少温馨和欢乐。

我多么喜欢母亲亲手酿制的甜酒啊,从小时候一直喜欢到现在,那纯朴的香味时常让我回味和沉迷。故乡之外,我吃过很多品种的甜酒,但是,总感觉不及母亲制作的味道好,也没有我熟悉的那种香糥滑爽。我也曾试着按照母亲的方法加工甜酒,但是,始终赶不上母亲亲手酿制的味道。我突然明白:母亲酿制的甜酒那种浓郁的味道,早也融入到我的生命之中,萦绕在我的鼻翼周围经久不散。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