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九月,我加入了高中同学微信群。

阔别三十多年的同学,生活在不同的地方,有才华横溢事业有成的,有投资有方商海弄潮的,也有固守田园风光难舍故乡的……哪怕是相互之间曾经有些磕磕绊绊,三十多年后,重聚在微信群里,竟毫无陌生和尴尬的感觉,可以不拘小节,可以直呼对方的外号或口无遮拦的问:“贺绍军,你还能认出我来吗?”“吴坚,你烧成灰,看你贺爹爹能不能把你认出来?”“刘喜元,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一声声呼唤依然亲切,一张张笑脸恍如从前。

那年秋天,我们怀揣少年的梦想,带着征服性的自信,满怀对名校的向往,来到省重点中学——南县一中。寝室里,上铺下铺,共同搭建寝室文化;教室里,读同一本书,写同一个字,追求同一个梦想;有时为一道数学题争得面红耳赤,有时为一篇奇妙美文神采飞扬;几年苦读,我们弄懂了元素周期律,学会了辩证唯物主义,明白了牛顿万有引力定律,营造出校园的蓬勃生机。伴随着苦读的日日夜夜,我们开始经历成长的烦恼,应对考试的压力,走过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共同度过人生中那段最清贫、最单纯的青春年华,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那年高考后,我们化整为零,在不同的舞台上演绎各自独特的人生,成败荣辱、沉浮冷暖、悲欢离合磨砺了我们曾经的狂妄不羁,成熟了曾经的懵懂无知,让我们有了更加丰富的人生色彩,让我们有了更加沉稳的人生态度。伴随着人生的喜怒哀乐,岁月残酷地掠去了我们的青涩风华,如刀的风霜在我们的额头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和沧桑。在这个你争我斗的社会里,在这个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越来越功利化的时代,我们不得不戴上面具与人明争暗斗,顺服于各种潜规则。

走进同学群,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一看到那久违的面孔,便立即卸掉头上的面具,抛开一切烦恼和压力,或二人世界或公开透明,从上学时的秘闻趣事,到男生女生的花絮,从高考前的痛苦迷茫,到上大学时的豪情万丈,从曾经的积极上进,到如今的甘于平庸,从无拘无束的倾诉,到自由自在的感慨,重新体味那久违的自由与欢畅。

微信里,我们虽然不能面对面茶酒付笑谈,但是,那些早已融入岁月皱褶中的浪漫故事被一一激活。石喜红神彩飞扬地忆起那个上课从不打开课本,却口若悬河的历史老师,刘正全幸福地谈起校门口那家小食店的美味;彭跃波曾在冬夜为我掖过被子,张海斌曾在我感冒时端来热饭温水……回忆,就像那开闸的河水倾泻进我们的身体,让我们有聊不完的在校趣事,说不尽的离愁别绪,道不完的喜悦沧桑,并时不时回到那白云悠悠、阳光洒满一地的校园,回到那紧张而又充实的学生时代,我们依旧是怀揣理想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

当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把三十多年前的那些记忆碎片连缀起来的时候,一个个沉睡多年的名字纷纷苏醒和鲜活起来。小鸟依人的金枝,嫁给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军人共度此生;杨佑祥,一个满脸堆笑的小男孩,人到中年的他更具内涵,更加稳重,如今官至县商务局的领导;当年的“班花”媛媛,美丽如游云浮雨,说话柔声细语,一副多愁善感的样子,是我少年情感境界里最理想的爱人,每次与她打招呼,我都要先深呼吸一下,看她一眼都需要很大的勇气,如今的她依旧迷人,依旧风韵焯人;我的初恋杰妹,单纯的都不敢去怀念,我曾因她而辗转反侧,也曾因她而心絮飞扬,回味那些曾经拥有的过往,都有一种不可抑制的陶醉,万丈红尘中,我曾固执地以为她就是我的唯一,然而,在那个收获的季节,她悄悄地走了,让我们那最初的浪漫像彩虹一样失落,参加工作后,她很快结婚生子,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小资生活……

微信群里,江湖地位最高的莫过于“假洋鬼子”老桂了。我与老桂初中阶段就是同学,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从来没见他发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时候,我们却从他身上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关爱和牵挂。他勤奋好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整天埋首于教科书或题海里;对学习的如饥似渴常常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下了晚自习,教室里熄了灯,他就去路灯下背课文、记单词。皇天不负有心人,那年高考,他进了苏州医学院,随后,他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读研究生,在中科院上海细胞生物学研究所攻读博士,去美国深造学习,之后,留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工作,开启了他辉煌的人生旅程……老桂漂洋过海后,我与他便失去了联系。

走进微信,老桂竟奇迹般的把我拉进同学群,经过彼此了解,我感慨老桂还像当年那样,继续以宽容与善良感动着我,我俩依然以最纯真的方式交流,他继续以“学霸”“群霸”的地位让同学们如沐春风。

老同学的故事说不完,同学之情还在延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