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春天,一个饥寒交迫的日子。我嘴馋了,不停地翻箱倒柜。打开衣柜,我嗅到了一股甜丝丝的、香喷喷的桔饼的气味。我的眼睛大幅度地睁开了。

两盒桔饼静静地躺在一大堆衣服里面,我知道它们神圣而不可侵犯。但是,我抵挡不住它们的诱惑,打开一盒桔饼,取出一个放进嘴里,心里想着“吃一个就好”,嘴巴却不肯,连吃两个。

吃得正酣,母亲带着邻居毛嫂进来了。她们推门而入时,我嘴里正含着一个桔饼。母亲盯着我,走过来,当即一巴掌,我张着嘴哇哇大哭,半个桔饼连同涎水掉了出来。

揍过我之后,母亲一脸的无奈,她把两盒桔饼交给毛嫂,包括已经被我开封的那盒,母亲边送客边道歉,而毛嫂则不停地替我解脱。

过了一会,母亲回来了。她抱着我放声痛哭,并不停地自责,使我最终对母亲充满怜悯。随后,母亲把掉在地上的那半个橘饼检起来,洗了洗,拿给我吃。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我理解母亲的处境,以至于多年以后,母亲当时的哀啼还时常会在梦中隐约传来,使我一次次惊醒。于是,我满怀酸楚地再次触碰那些记忆,连同多年来对母亲生活的思考,以及来自周围的零散信息,隐约得出一些答案。

那时候,难得打一回牙祭。只有生日那天,母亲才会给我几枚带着她体温的硬币,让我去集市享享口福。所以,生日前的那段时间,我提前很久就一天天地数着日子,盼着生日那天快快到来,因此,生日便成了我儿时最美的期盼。

1971年春天,我好不容易熬到生日这天,一起床便提醒母亲:“妈,今天是我的生日!”母亲爽快地给我几枚硬币,让我去代销店买两个桔饼。

不大一会儿,桔饼买回来了,五哥与三姐也围了过来。母亲先给他们每人分了一小块,把剩下的桔饼全给了我。五哥三下两下吞了,又来抢我手里的。母亲的脸色异常难看,拉起我的手就往灶屋走,扔下一句:“在我面前,谁也別想抢九满的桔饼!”不知什么缘由,我突然对桔饼没了食欲。

那些年,家里还不富裕,但母亲给予我尽可能多的爱,用属于她的方式。

1984年,我考上省城的大学。出发的前一天晚餐,母亲特意操持了满满一桌子菜。

她很麻利地煮饭做菜,菜籽油烧得滚烫,肉片入锅的“欻啦”声,锅铲炒动的节奏,腾空而起的油烟随之传来……

我幸福而愉悦地站在一旁,看母亲弯腰、起身,全然沉浸在这场表演中。

待炒菜的气味弥漫开来,路人传来一句短促的“好香”时,我忽然间,也是第一次想到“幸福”这个词,并小心翼翼地试图去理解其中的含义。

香喷喷的水煮鱼,呛辣的青椒炒肉……在时光的流转中轮番出锅,从厨房端到堂屋。看得出来,母亲疲惫身影的背后,全是满足和幸福。

吃饭的时候,我笑着问她:“妈!这么一桌子菜,我们三个人怎么吃得完?”

母亲大声说:“剩再多我也愿意,你考上了大学,必须好好庆祝!”

吃过饭,桌上照例有桔饼,母亲说是为了助消化。

我忽然想起1968年的那个春天。便开玩笑和母亲说:“妈,你还记不记得那一次,我偷吃了两个桔饼,你把我打了一顿。”

母亲的视线在杯盘间来回移动,笑容却如同落潮一般迅速退去:“唉!咋不记得,九满啊,你得体谅妈当时的处境。”接着,母亲讲起了我不知道的故事。

你三岁那年,臀部长了一个瘤,并且很快就发展到创口流脓,赤脚医生说:“病情必须尽快控制,不然,就有残疾的风险!”我和你爹听后焦心如焚,四处求医问药。特别是当你的病情恶化到高烧不退时,我们更是彻夜不眠,为你换毛巾,端茶倒水,看着痛不欲生的你,我们恨自己不能替你受这份罪。

那天上午,你父亲面露喜悦的从外面跑回来,说有办法了!毛嫂娘家那边有个郎中,治好过这种病。你父亲边说边安排你三哥挑着你跟着毛哥去求医。

在等待你们回来的日子里,平日里干练利索的你父亲,一下子变得婆婆妈妈起来,半夜里会突然惊醒,大叫——九满!平时从来不屑和我多说一句话的他,吃饭的时候会突然放下碗筷,猛然问我:“九满的病还有得救吗?”或者缠着我去毛嫂家打听情况,不管是在家还是下地,时不时盯着你回来的方向张望……

五天后,你们回来了,你的病情也奇迹般的转好了。一放下你,你三哥就告诉我们:“这回啊,多亏毛嫂母亲的照料!”你父亲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我和他结婚三十多年,没见他掉过一滴泪,那天,他掉泪了,而且是放声大哭。之后,他对我们说:“一定要好好感谢毛嫂她妈!”

第二年,你父亲的痨病越来越严重了,他还念叨着欠毛嫂她妈一个人情。

你父亲走后不久,毛嫂的母亲也得了绝症。趁你五哥去县城办事的机会,我叫他买两盒桔饼回来送给毛嫂她妈,也算是对你死去的父亲一个交待……

母亲讲完,眼泪就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过了好一会,母亲才问我:“你还记得呀?”我赶忙说:“不是,只不过刚刚想起来,随口问一句。”母亲又问:“那你后来咋不爱吃桔饼了?”我沉默了一会才说:“太甜了,吃不下。”而我的思绪又回到1968年的那个春天,我知道,桔饼飘溢的香味,将永远萦绕在我们母子之间……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