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四月,我从广州回老家下柴市拜谒父母。电话里,我和一帮高中同学相约十五号在县城小聚。

出发那天,天公作美,风和日丽。我带着夫人,就着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的芳香,踏着燕子北上的节奏,像去赴初恋约会,满怀期待地登上返乡的火车。一路上,手机响个不停,同学们一个劲地催促:“九满,到哪里了?”“九满,我到了!”看来,这帮家伙还没把我彻底忘记。

刚走下汽车,几个老同学就冲上来迎接我。老石边跑边热情地跟我打招呼:“九满到了,欢迎,欢迎!”多年不见,老石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依然意气风发,依然潇洒倜傥,酒红色的夹克,头发油光发亮。还没等我站稳脚跟,我就被几个老同学“搀扶”着进了酒店。

一看到我,同学们纷纷起身嘘寒问暖。有好几个同学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那些曾经勾肩搭背、横行校园的春风少年,被时间平添了一些陌生感。毕竟有牵挂,一干人围坐桌边,彼此客气,目光却死盯着对方。老石捧着菜谱和服务员交涉,其余人假装礼貌选择沉默。房间里安静下来,同学们听他点菜,个个斯文得像听班主任老师讲课。他们一口一口吸烟,我一眼一眼张望。可惜满目都是同窗好友老了的证据,想调侃几句,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题。

还是一位在岳阳当教师的同学生猛,吐了一串烟圈后,一下找到了高中时代的兴奋感,盯着我“拷问”道:“九总,老实交待,今年你又交往了几个?”青春虽走,荷尔蒙犹在。这个话题让一桌子已经步入老年的同学们顿时焕发了青春。对我的“审讯”让所有人激动起来,我默认了这莫须有的“罪名”,只为找回当年的亲近。就像高一时,他们捕获到了我投向杰妹目光中的爱慕,在宿舍熄灯后杜撰我和她的爱情,而我选择不辩白,所以,那些日子,我夜夜都在甜蜜的谣言中睡去。

今夜,甜蜜依旧。几个老同学一联手,我就被他们的“敬酒”搞得迅速醉倒,在酒精的炙烤中睡去。一觉醒来,不知今夕是何年。朦胧中又听到那熟悉的歌声,就闭着眼睛感受他们的潇洒,像是回到了当初。

记得高考前也有这样的一刻。那天,我躺在宿舍的床上听张海斌哼唱湖南花鼓戏:“小刘海在茅棚别了娘亲,肩扦担往山林去走一程……”心里在嘀咕:你小子嘲笑我吧,知道我考不上大学,叫我别了娘亲上山去砍柴!想想自己的未来,心里突然一阵潮湿,唉!二十岁前的日子清晰可见,之后的大片岁月却还是白纸一张。我被深不见底的未来吓倒,在歌声中用被子拼命捂住自己,悄悄地哭了。

那天,没有人知道:他们旁边有一位少年正烦恼上身。

我天生的五音不全,不会唱歌,而且还不会跳舞,所以,今天,在这个莺歌燕舞的夜晚,我只好傻傻地坐在那里,充当一位真实的啦啦队员,时不时鼓鼓掌,吆喝两声。静下心来,觉得自己乐趣太少,一时心里空虚。又偷偷想了想自己的未来,还有三年退休,提拔无望,发财别想,未来于我已经到了“天花板”,一切的一切,一目了然,我为这一眼见顶的未来伤感,心里纠结成一大片。

于是,想一个人走走,便起身离开卡拉Ok包房,去附近的宝塔湖看看。

我绕着宝塔湖走了一圈又一圈,整个公园死气沉沉,不见一个人影。

那些尘封的往事,那些不可再返的时光,便在夜幕的掩护下,在这闷热而躁动的空气里,一点一滴地在我眼前浮现……

那年高考后,友情的火焰被乌黑坚硬的现实压着,同学们还没来得及告别便各奔前程,我们化整为零,在不同的舞台上演绎各自独特的人生。

我们为了活着而忙碌,为了未来而找寻。

唉!“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的那些年,一路上失散了多少兄弟,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离别的日子,我时常会想起过去,想起我们各奔前程的青春往事。可是,同处这个世界,我们真的能彼此不顾,各奔前程吗?

那年国庆节,我、张海斌和王敬军三个老同学,也是在这么一个月黑雁高飞的夜晚,我们围着宝塔湖散步,一起回味当年开心的瞬间,一起重温共同走过的岁月,期间,王敬军接到一个电话,说是郭娟同学的丈夫去世了,敬军便忙着联系有关后事安排。那年冬天,敬军又确疹患了肝癌,患病期间,我还专门从广州去长沙看望过他,可惜,他最终拗不过癌细胞,第二年春天,他便匆匆地走了……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只有三五星星在那里闪烁着,前面的世界除了黑还是黑。

几只鸟在湖边一个枝繁叶茂的树顶,正在进行着它们的事业,看见我久久站着不动,不时发出酷似警告的鸣叫,提示我赶紧离开。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友好,难道是我打扰了它们的休眠,难道是他们在嘲笑我的伤心?

我突然想,在这一片漆黑的夜里,是不是鸟儿和我一样烦恼上身?

——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卡拉OK包房门前。推门进去,又是张海斌那熟悉的歌声:“小刘海在茅棚别了娘亲,肩扦担往山林去走一程……”唉!我的娘亲,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在五年前那个寒风凛冽的早晨,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那天,没有人知道:他们旁边有一位老人正烦恼复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