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芝麻豆子茶的记忆,远在我的孩提时代,是我母亲亲手做给我喝的。

小学时代的寒假,大人们都去了水利工地,家里只留下我和母亲。晚上,忙完家务,母亲时常会冲碗芝麻豆子茶来喝。先舀一些水在锅里烧,然后拿两个大碗放在灶台上,把事先炒好的黄豆、芝麻及茶叶、盐姜一一放进碗里。水开了,滚烫的开水冲进碗里,茶的清香气息便在屋子里迅速扩散,茶还没端上来,茶的香味已让谗嘴的我垂涎三尺了。寒冷的冬夜,我用手掌轻轻托着茶碗,感受那透过碗壁传到掌心的温度。抿一口芝麻豆子茶,姜的清凉霎时从舌后根传来,让我通体舒畅,嚼一颗黄豆,齿下“嘎嘣”一声脆响,咬几粒芝麻,香味连绵。一杯热热的芝麻豆子茶,心中腹中,暖意融融,那种感觉真的是回味无穷!

农闲时节,左邻右舍相互串门,在芝麻豆子茶里打发着时光,他们东家串进去,西家喝出来。桌子上摆些番薯干、瓜子、糖果之类的零食,喝茶的姿式那可是千姿百态,性格急躁的站着喝,老人们坐着喝,粗犷的人也许会坐在门槛上喝。茶碗呢?放桌上,摆凳上,搁地上,随意的很。

当家的男子汉们,喝着飘香的芝麻豆子茶,唠唠田土作物,盘算一年的收成,侃谈人世间的是非曲直,以茶传情,说得很世故很苍桑,时不时点燃一支烟,感受那“兼然幽兴处,院里满茶烟”的意境。

女人们呢,她们更是喝芝麻豆子茶的主角,她们聚在一块,一边喝茶,一边聊些家常话题,释放心中的郁结。有的手执毛线活,不停地戳缠挑绕;有的纳着鞋底,飞针走线,忽儿几个将头凑一块窃窃私语,说的是谁家儿子找了一个小不丁,哪个媳妇生了一个丑小鸭,还有就是一些羞红脸的事,声音更小了,头凑得更紧了,忽然一个大哈哈,响亮得如同炸雷,有的将茶喷出来了,有的按着腹部大叫:“不行了!不行了!”她们私语的是什么呢,不知道!女主人也许忽然想起什么,忙将弄湿了的手在围巾上擦擦,起身去坛子里左抓右摸,捞出一碗沾着剁辣椒的白菜脑壳或者萝卜条,欢呼声又起,大家的手一齐伸过去。

每逢婚事、生日或新屋落成等喜事,餐前喝碗浓香的芝麻豆子茶,那是必不可少的。客人一到,或许还没落坐,主人家就把早已准备好的芝麻豆子茶端过来,一碗又一碗地敬着客人,芝麻豆子茶的香气,便快乐地弥漫开来,主人好客敬茶,客人便放开肚子喝,一碗接一碗。围坐在灶前或端坐在板凳上的三姑六婆、妯娌叔表们,每人端一碗芝麻豆子茶,聊起一些婆媳之间有趣的老故事,或如数家珍地讲起子女上学的新鲜事,言谈之间一种久违的亲切感便油然而生,屋内屋外欢声笑语,茶香氤氲,洋溢着喜庆与和谐的气氛。叔公伯父妹夫姐夫们,端着芝麻豆子茶在房前屋后田间地头转悠,聊些农作物的收成与价格,交流着明年的创收增产计划。孩子们也许会玩一点小把戏,不经意的碰一碰,将茶碗里的水泼掉一些,或者干脆到屋外去将茶水倒掉,平时大家吃的油水不多,又没有什么别的零食,这碗底的芝麻豆子就是孩子们的人间绝味。

十五岁那年,我离开了故乡,也告别了芝麻豆子茶,开始了我的求学、谋生之路,从故乡到县城,又从县城到省城,再到大都市广州深圳……在外漂泊的这些年里,我品味过西湖的顶级龙井,喝过云南的茶中茅台冰岛普尔,也领略过被人们当作收藏品的安化黑茶,然而,它们都似过往烟云,飘飘散散,渐渐的被我忘却了。我记忆深处里挥之不去的还是故乡的芝麻豆子茶,喝它,才会让我产生九曲回肠之感受,那才是我喝过的最好喝、最爱喝、最想喝的茶。

我每次从广州回老家探亲,我还没进屋,叫一声:“妈妈!”一种愉快、甜蜜、开心的情绪便在母亲的周围爆发,母亲拿着我的手,一番问这问那之后,放心了,显得特别满足,脸上绽开幸福的笑容。接着,她擦了擦眼睛,走进厨房,去泡制我最爱喝的芝麻豆子茶,我没有拦她,我知道:母亲一生中最喜欢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看着她的儿子喝她亲手泡的芝麻豆子茶。

不一会,九十多岁的老母亲颤巍巍的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芝麻豆子茶,隔着老远,我就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幽香,我急忙站起来,走近母亲,双手接过那碗掺和着母爱的芝麻豆子茶,用鼻子深深地吸吸,一股久违的茶香便悠悠地从鼻端直冲咽喉,我的眼睛湿润了,泪水一滴接一滴的滚落到碗里,我和着泪喝一口母亲亲手制作的芝麻豆子茶,醇厚的故乡水立刻顺喉而入,我脱口而出:“真爽!”母亲听了接着说:“是啊,一点也没有污染!”茶没有被污染,掺入茶中的母爱和乡情又何曾受到过污染呢!母亲望着我美滋滋地喝完那碗芝麻豆子茶,她的脸上自然而然地漾满着自豪,她幸福地享受着这个时刻。我看着母亲满意的神态,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纯洁如婴。

一碗芝麻豆子茶,喝出邻里的感情,喝出亲朋好友间的和谐,喝出家庭的温馨,喝出游子的幸福和温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