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低处一呆就是三十多年,也虚度了三十多年。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再品味“低处”这两个字,内心真的有虚空的感觉。甚至于有人提及我是某某的同学、同事时,我总是涨红着脸争辩说不是,没有办法,跟不上趟就得退避三舍。

现在的我,渺小得就像一棵幼年的小草,世界完全没被雨水笼罩或者包裹,保持着一颗简单的心,我把什么事情想的看的都简单。我知道自己的角色,身在低处,头不低下来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说话嗓门的调子也必须降低分贝,久而久之,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里都缺乏钙的基因!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同在低处的人相见,最起码能跟坐在近旁的人聊聊房价,聊聊女人,聊聊酒量。在隔山隔水的几个话题之间,能够从容地过渡折返,没觉得风马牛不相及。没有官腔、没有隔阂,只有真情、只有快乐。即使分开也时常联系,保持同学、同事的情谊。

有句俗语:远亲不如近邻。距离远了,人的情分也就淡了。跟走在高处、眼睛向上看的人,即使偶遇,也只是点头而过。即便是曾经的同学朋友,距离也是越来越远,渐渐地没了旧时谈天说地、喝酒嬉闹的感觉。

多少年来,工作的舞台上,我已经习惯把自己置身于安静的一隅,静观旁人的悲悲喜喜分分合合。许多故事,在一幕幕上演,又一幕幕谢幕,但扮演最不引人注目的配角的,一定是我。于是乎,在人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低处的杂种”!

有时候,我与高处的人相逢,在他们的话语中,夹杂着一股“火药”的气味;某些人用狼犬阴柔的目光,谈论着我的丑闻、为人、工作。或者说,有些话语像高原的风一样,透着一种硬度,让我感觉自己就像天空中飘舞的雪花,一瓣一瓣无声无息地融化进泥土里。

酒宴上低头,不敢抬眼去迎接高处架设过来的目光,不敢起身跟在众人后面讨好一样地去敬人家几杯薄酒,对于闹哄哄搭起的这台子,彻底地没了主动的心。渐渐的,跟人在一处,特别是和比我年轻的人在一起,竟也习惯低下头来陪着。会议室聊天也好,茶桌间谈笑也罢,常常是勉强笑笑,强撑气氛。

偶尔觉得,人在低处,一辈子都在做同样一件事情,起点很低,低到永远没有发展的前途,单调到跟同学、同事、客户那里是一点底气都没有。无论谈什么都不谈事业,一个在低处的人何以和高处的人相提并论,唯有低头岔开话题。也许吧!在他们眼里,我没有“宏伟目标”,守着低处的岁月,做他们认为枯燥、下等的工作,一年一年,一生一世,真是傻!然,还是不想刻意奔往高处,只愿低处安守,求得内心的繁华和宁静。诚然,我还是“痛,并快乐着。”

人在低处,我有泪水横流的时候,有不知所措的时候,有委屈无语的时候,有愁肠百结的时候,有孤立无助的时候,时间长了,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孤独的山羊。我的脑海中会出现一片荒山,有一只山羊在荒山上奔跑。许多时候,这只山羊露出一双无神的目光,在这只山羊奔跑的过程里,也有四季的更替,美好或不美好的景色和天气,这只山羊越跑越远了,最后只剩下空寂的望不到边际的荒山。这如同我空旷而寡淡的人生,只是机械地忙碌,从日出跑到日落,经历风雨霜雪习惯了,也就自然了。

一日在网络上看到《坐井观天》的新论。某孩子说,青蛙跑到井外面发现这个世界真大,万一迷了方向咋办?于是,它又回到了井底,还是井底安全。而我呢?看到这个新论突然阿Q起来,唉!安守低处何不也是一种稳妥,至少它可以承受低处的单调吧。

成年人真正的放下,一半是理解,一半是算了!连三毛老先生也说:“上天不给我的,无论我十指怎样紧扣,仍然走漏;给我的,无论过去我怎么失手,都会拥有。”对我来说,安守低处也许是一种对生活的无奈,不然奔波的结果或许是伤痕累累。我绝对不是一个怀才不遇的人,所以心安理得地安守低处,当善良的人们对我不理解或对我的低处投以同情和怜悯的目光时,我不悲叹,也不艾怨,我只会向他们展示一个尴尬地笑,给自己一份安分的心情。

昨天,有位时常参予同学活动的老同学问我:升官了吗?我说没有。我说同学们还记得我吗?他说:你升官了,人家追着问你哩,你没有升官,人家过问你,都嫌费唾沫!是啊,当官,有权有势,是最高的人生价值的体现。假如,我当官,那怕是股长,人家也会敬我三分,这就是当今的世象。

既然我爬不到高处,我就不要惦记高处的“幸福”,因为那些我跳起脚也够不到。我的幸福在低处,只需低头弯腰,就能撷取。我的姿态很低,这低头,不是娇羞,是无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