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十月,季节已是深秋了。

这一日,我独自去公园闲步。刚下车,未曾进入胜景,我已被眼前那一抹秋韵醉迷了。被秋风点化过了的乔木,像是一个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在秋日的阳光下,用酝酿了一个夏天的情怀,陶醉在这个深秋的季节里,绿色的、朱红的、金黄的、古铜色的,还有那半黄半绿,或半黄半赤的……把山野打扮得像一个盛装的少女。

走到半山腰,放眼远处,满山遍野的野草,在秋风中渐渐枯萎、变黄、风干,全没了那种俯仰有致如碧波翠浪般的韵致。春夏两季积淀下来的绿色,全都在此刻喷薄成了庄严的金黄,淡淡的忧,浅浅的愁,有些厚实,有些沉重。

那些高耸的老柏和松树之类,倒是比较保守的,完全不理会季节的变化。尽管有些叶子已经变成了刀锈色,可是,它们身上那件墨绿色的袍子是不肯轻易褪下来的。木棉的叶子,改变得也不踊跃,浓郁着绿的色彩,扯着夏的衣襟,苦苦地,不肯投入秋的怀抱。

叫我最难忘的,是那株缠绕着凤凰树的爬山虎。它的年龄自然没有凤凰树那么大,可是,从它粗大的根干看来,也决不怎样年轻了。它的枝条从凤凰树的躯干向上爬,到了分杈的地方,那些枝条也分头跟着枝桠爬了上去,一直爬到凤凰树的末梢。它的叶子繁密而又肥大,密密地缀满了凤凰树的树冠。凤凰树的叶子,有一些已经变黄,可是,全树还是绿沉沉的。而那株爬山虎的叶子,大多已由绿变黄,变赤,在树枝上非常鲜明地显出自己的艳丽来。特别是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些酒红的、浅红的、金黄的叶子闪着亮光,把凤凰树反衬得更加可爱了。

黄色的小野菊,一丛丛从草堆里钻出头来,开得肆意奔放,越是荒山野岭,人迹罕至的地方,越是灿烂迷人。仔细看,苦楝树、槐树下的土地上全是,漫山遍野。它们的美震撼人心,让我心潮澎湃。只是有些遗憾,不能近距离欣赏它们。 微风吹来,送来野菊花的药草香,看着满山的黄,我在心里不禁吟诵起那些流传千古的美好句子:“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于是,我又想起了素朴、淡然这些词,这些词与心灵里的那些美好交相辉映着,让我的心里有些暗香缭绕。

走累了,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来。一缕一缕明媚的阳光被那些树叶过滤,像是有了一种别样的辉光,照射下来,照在我的身上,让我感到一种有别于春天的温暖。再抬头望上去,几张秋叶,带着曾经的朝气蓬勃,带着酝酿已久的梦想,断然决然地与骨肉分离,炫舞着离开它赖以生存的枝头,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旋转而下,像是来自天外的思想碎片,带着成熟的哲思,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醇厚的情感奔向大地母亲的怀抱。

我伸出手,接住一枚飘然而至的落叶,它安静地躺在我的掌心,枕着我那纵横交错的掌纹,如此的恬静安然,仿佛完成了一段艰辛的旅程,停下了匆匆的脚步,可以安静地休息了。我凝视着这枚躺在我掌心的落叶,阳光底下,叶脉清晰可见,像一个岁月的标本,那种由红而黄,在叶的边缘处又有些微绿的色彩,是如此自然安闲,让人心生宁静。

抬头远望,山下丰盈的田野上点缀着农人忙碌的身影,各种农用机穿梭在原野里,或是收割,或是翻耕,或是播种……从沃野里送来的晚风,凉丝丝的,特别腻人,它们走走跳跳,在我的手上、头发上,在我的心房里,诉说着果实走向成熟的经历,以及大自然山水的婉约和豪情秋天。

一群大雁从苍茫云雾处翩然飞来,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在长空里洒落下阵阵动人的鸣叫声,我想,它们定是耐不住秋的肃杀了,赶在寒冷的冬天到来之际,成群结队地向遥远而温暖的南方飞去。而此时,天空一片火红,在这个红色舞台上不时上演着精彩的剧情:一会儿天马行空,一会儿少女起舞,一会儿长者信步,一会儿牛郎织女相会……让天空有了一种极强烈的、挑拨人心弦的力量。

我从山的西侧下山,遇到一口荷塘,水的势力范围在秋的打压下,已经退缩至塘的中央。岸上的芦苇已经白了头,在微风的吹拂下颤颤抖抖。一支支残荷阴郁地站立塘中,荷杆满身皱纹,沉默、清瘦,荷叶更是被季节掠夺得斑驳不堪,任秋风肆意的吹来吹去,好象没有任何反抗力似的。有些残荷耐不住岁月的摧残,折倒在水中,枯败里却还藏驻着一种不折的神韵。

当最后一丝夕阳的光晕彻底地消失在天边的时候,炊烟和夜色已经融为一体,不一会儿,便暖暖地笼罩整个城市,我深深地吸一口那充满人间烟火味的气息,顿觉心旷神怡,静谧安然。当我再一次轻轻地抬起头,不知何时,天上的点点星光,已与城市刚刚亮起的灯光交相辉映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