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与邻村的小朋友打架,伤了对方。他的母亲吵着闹着冲到我家里去了。我不敢回家,打算离家出走。

第一站是去我姑妈家。然后,去县城。

月亮寂寞的挂在蓝天上,一疙瘩云影从小路上飞过,又一疙瘩云影从小路上飞过,把我孤独的影子一次又一次的抹掉。

小路的右边,是一片广大的稻田,因为秧苗刚插没几天,水光与苗影杂糅一团。再过一段时间,就看不见水光了——秧苗长高了,叶片蓬松开了。隔着这片水田,便是我五外公旧时的宅院,土改时分给了一毛姓人家。宅院外面的树木、竹林黑乎乎的,传出一串鸟叫,相当难听。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小路上踯躅,把连天连地的月光,踩出了许多窟窿。心里有些幸灾乐祸,可一回头,月光圆融清透如初。

路的左边是一片荷塘,一条小鱼或许是受到惊吓,从水里一蹿而起,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后倏然坠回水中。水花溅在荷叶上,顿时变成晶莹的珍珠,或滚向荷叶的中心,或重新跌入水里。

我走在月光之下,像粒小小的珍珠,又小又结实。

小路斜到拱桥边,远远的一片疏林里,有一座座隆起的黑影,那是坟墓。夜晚的坟墓应该是神秘而阴森的。可是,在这满月的光里,坟墓却充满光明和宁静。那里长眠着我慈祥的父亲,紧邻着宋大妈家的老坟。给父亲深深三鞠躬,心里说:“爹,儿子闯祸了,您要保佑我平安闯关啊!”

不出十分钟,我就上了防洪堤。

月光下的村庄,空旷幽静,缓缓起伏的田野里,能看见油菜一畦畦的黛色影子在淡淡的月色里。低处有窄窄的水渠。清瘦单薄的水渠,幽幽地泛着波光。走着走着,一串虫子、几只青蛙察觉到了人气,飞速地蹦出,跳到我的身上、眼前。这是白日里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的。一瞬间,我为自己能亲眼见到这月色霜天的奇景而惊喜——我从来不知道村庄的月夜竟如此莹洁迷蒙,如此广大沉静。

鸟归了巢,人回了家,连四周的野草和河流也都睡了觉。整个防洪堤不见一个人影,人间不像人间。我抬头远望,雄伟的输电铁塔显得比白天瘦小了许多,通往不同方向的道路也比往常狭窄了不少。

月亮上,还是深秋吧?上面桂树已凋,叶子被风吹落,全落到村庄的田畴阡陌、房顶院落。

防洪堤下,田野和农舍都沉在一片淡墨似的幽暗里,那幽暗薄得像一小块墨渍。堤脚下,我严厉的班主任老师家的房子,化成了墨渍;被我打伤的邻村的小朋友家和他家门前的荷塘、荷塘边的苦楝树也化成了墨渍。他们都睡在梦里,我的心上掠过一丝委屈。

月光下的路,似乎都是不平的。

微风轻轻一荡,一河碧水顿时皱起层层波纹,我的思绪便随着这涟漪荡漾开来。我夜半未归,母亲定是未眠,辗转反侧,期待那木门被我轻轻地推开;她定是时不时起身望望窗外,然后轻叹一声:“唉,这么晚了,还没回来!”

我看看头顶的月亮,这轮照过古人也照过今人的月,应该是有灵性、有温度、有人情味的。看着有一种冷冷的、苦苦的、沉沉的、隐隐的感觉,它映出我浅浅孤寂,勾起我对母亲缕缕歉疚。再看看脚下的路,觉得我走在霜地上,也像走在月亮上。

离家越来越远了,心理顾忌大为减弱,即便碰见个谁,也没啥关系,人家才懒得管你去干啥呢。不过这等深更半夜,也不会碰见人的,碰见的大概只能是鬼吧。想着鬼,好像鬼真的来了……

远远看见一坨黑影一动不动,蹲在路边,我恐惧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越接近黑影,脚步越沉重。突然,清风吹过树梢,传来沙沙的声响,让我愈发的毛骨悚然。不过,狗的叫声不时跳进我的耳朵里,似乎在帮我驱赶恐惧。没什么可怕的,我只是路过而已,并没有惊忧它,它不会和我过不去的——我絮絮叨叨,自我安慰。脚步并未停,走近了才知道那是一捆没有被农家收走的棉花秆。我猛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平复自己怦跳的心。

月光倒更是亮堂,无遮无拦,仿佛有铺不完的银粉,到处播撒。

我且走且停,月亮且走且停。淡淡的月光下,水声哗哗,藕池河也像我一样,在孤独地走着夜路。偶一抬头,湛蓝的星空不知几时起已遭遇了一场白水浅浅的汇入,星子被冲刷得七零八落,蓝色渐渐稀薄,向着月白渐进。我看见河对岸的依河房屋上方,东方已有一角天空在晨星寥寥中泛出鱼肚白。

天亮了,姑妈家的房子依稀可见,这是我离家出走的第一站……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