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初中的时候,我已进入青春期了,喜欢读闲书,便多了本能以外的梦幻。读茅盾的《子夜》,读着读着,便倾慕起林佩瑶来;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又为冬妮亚的优雅大方而陶醉。甚至悄悄地欣赏电影中的女秘书,隐隐的感觉,她们身上,言行举止,有一种乡村女孩所没有的韵味。

那天,我去村后的藕池河挑水,远远地,看见一位去河边浣衣的姑娘。她仿佛仙女从天而降,火红的衣袂飘逸着,肩上的扁担颤颤悠悠,两只水桶起起落落,轻盈的步伐,仿佛随着音乐的旋律在舞蹈。那韵味,绝对不是乡村姑娘能有的。同村的周老师告诉我,她呀,是村办小学吴校长的女朋友,刚从乌嘴中学调来下柴市,叫凃月萍。

河边,凃老师高卷起裤脚,拧干刚刚漂洗干净的花衫,素嫩的手拂了拂前额的秀发。见我过来,主动与我打招呼,替我打水。倏然,我嗅到一种从未闻到过的淡雅的香味,若隐若现,幽幽的飘来,令人沉醉。我感觉,在凃老师身体的周围,有一圈肉眼看不见的光晕,随着她的身体而律动,那味道,便是从那光晕里飘出的。我想走近,更近些,可我不敢。直到接过她递来的水桶,我还在痴痴地望着她那秀美的小腿,让水洒了我满手。我舔了舔手上的水,那水,也有了凃老师的味道,分外甘甜。

唉!城市姑娘,就是与众不同,就是有那么一种特别的韵味。那时,我感到她的名字也是那样的雅致,美得不同凡响,月和萍连在一起,就有了一种说不上的意境,尤其是和妙曼的她联系在一起,何止蓬壁,连天地都生辉了。

几天后,在学校的操场上,我见识了凃老师的另一种气韵。乌黑的长发辫梢系着手绢,蓬松着像一只大彩蝶,秀眉轻轻一挑,从雪白整洁的牙齿里,飘出美妙动听的歌声——她在指挥大合唱。白皙的额头、脸庞上,沁出细小晶莹的汗珠,像荷叶上的晨露般闪闪烁烁。那笑容,像朝霞下的花朵一样灿烂,不是田野里的油菜花,而是电影里绽放的白牡丹。带花的白衬衣,是那么合体,女性的曲线美闪现无遗,鼓鼓的,随着她的手势而颤动。吸引着我的目光,她却浑然不觉。

那天,上课铃声刚停下来,她就腋下夹着备课本,手里拿着教鞭从容地走进我们班的教室,轻快地走上讲台,接受我们全体起立,向她表示的敬意。她告诉我们,她是我们班新来的英语老师,随后,她优雅地一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她的名字:凃月萍。那五个白嫩的手指头肉鼓鼓的,只有每节周围才凹进去;那只动作熟练、挥洒自如的手臂,像刚出锅的馒头,又白,又嫩,又透明。我体内酣睡的荷尔蒙迅速被唤醒,让我有了亲吻并占有那圣物的念头,我有些燥热,手颤抖着,攥紧,我能感觉到手心浸满热汗。凃老师讲课极富激情,抑扬顿挫,让我完全沉醉在她言辞的精辟的底蕴之中,往往连她所用的词都没听见!

下课后,凃老师轻盈地来到我身边,面带微笑地对我说:“九满,听班主任黄老师介绍,除了英语,你的各科成绩都不错,你不要偏科啊!”她嘴里吐出的美妙绝伦的气息送到我的鼻腔里,一种气场便迅疾向我的周身扩张,一瞬间,我所有的感官都晕乎乎的,心脏像打了兴奋剂,不听话的狂跳……可是,纯洁无邪的她,全然感觉不到这些细微的举动使我受到多大的折磨。

我迅速站起来,接受凃老师的训话,时不时地点点头。而我心中的仙子——凃老师,将她的言语化作涓涓细流流入我的心田,去滋润、去抚平、去慰藉我的心灵,让我从中感受和领略许多丰富深远的意蕴,并享受她那沉冗冗的关怀。我目不转睛的望着凃老师,她微微开启的小嘴,活像一颗熟透的红樱桃,嘴唇薄薄的,特别富于激情,此刻的我,像碰到了一株令人怜惜的罂粟,想揽过来好好的爱着,却又不敢。

后来,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的英语成绩都没有什么起色。那天,凃老师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宿舍的一角。于是,我有机会走进了她的闺房。我看见,凃老师的房间一尘不染,床边的纸箱里装满了布娃娃,花瓶里养着几支栀子花,被子叠得像豆腐块,那在操场上指挥大合唱时系在她辫梢上的手绢,折叠成三角形,压在枕下不起眼的地方,露出一角。房间内,弥漫着浓郁的栀子花的香味,混合着凃老师淡淡却独特的体香。

她来了,一袭长裙,比以往更加迷人,更加风韵焯人。她让我挨着她坐下。那一刻,我能感受到她身上暗香涌动,我轻轻吸进鼻管,独自品味。她把手伸到我面前,张开,让我从她的手掌上选糖果吃,我拿了一颗,她笑了,糖一样甜甜地笑。然后,她给我讲英语单词、词组、语法……或由它们演绎而成的各类习题,她是那么的随和、亲切、纯洁,让我忘却了师道之尊严。在她手把手教我书写英语单词的那一刻,我能感受着源自她手掌的温润和弹力,我能感受到源于她身体的幽幽馨香。一瞬间,有一种气息,凃老师的气息,轻轻地笼罩着我,让我不知今夕何夕。她偶然一个眼神掠过,我就会颤抖、欢喜、忧伤、沮丧。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可以放肆地欣赏她那生动的双唇和活泼鲜艳的面颊。

回家的路上,我独自坐在河边,嗅着野草的芬芳,仰望着遥远的天幕,心,便湛蓝起来,五颜六色的光点,跳跃着,彩虹一样地架在我的心头——袅娜的身姿,白皙的肌肤,乌黑的秀发,优雅的举动,活跃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是谁,又不会着迷呢。她提到我的每一个文字,更像是荒景里碰上了丰年,让我不停地捞着那几个字颠来倒去地想,非要把那句话里的骨髓窄干了才罢。我甚至固执地以为,我就是保尔,凃老师就是那美丽动人的冬妮亚……

接下来的日子让我很快乐,我与凃老师频繁的来往,愉快的交流。她对我也不设防,让我得以自由地接近她,单就这项举措便把我的灵魂提升到超出我自己的高度。

后来,我去县城上高中,去省城上大学……而凃老师,嫁给了我们村里那所小学的吴校长。于是,我与凃老师在尘世之间各自流离,多年不相见。

后来的后来,在一个夏夜的梦中我又见到了凃老师。那个梦很干净。梦中的她在水中,在我怀里……

大三那年,我回老家度暑假,周老师告诉我:凃老师因病去世了。隐隐,有一些失落,又有一些遗憾……但凃老师身上那种城市女性特有的韵味,一直活跃在我脑海深处,那韵,那味,律动着,鲜活着,一如当年,还是那么一个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