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春天,木棉树上的叶子枯如皱纸一般,却还在枝上盘桓,依依不舍,每一阵风都将是对它的一次生死考验。

我呆呆的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木棉树叶正在经历这场生命的谢幕,不禁黯然伤神。顿感岁月的无情,不由自主地惶恐起来,忧心忡忡地踱到洗漱间,看着镜中的自己便兀自惊呆:眼角粗犷的鱼尾纹,脸上硕大的老年斑,头上“清一色”的白发,万般滋味袭上心头。

唉!那个背着小书包,里面还偷藏着几个番薯蹦蹦跳跳去上学的小男孩,现在已经年届五十;那个依偎在母亲怀里撒娇的满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那个爱偷着溜下湖去采莲的顽童,已经成为一个脸上挂着固定笑容模式的老男人。

从童年到少年,从少年到青年,从青涩到成熟,从拥有到失去,从失去到拥有,五十年的时光,似乎在一念之间发生和过去……一种苍凉的感觉迅速涌上我的心头,岁月流逝的伤感扑面而来,一件件、一桩桩化作低诉的雨,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前几天,侄女小玲从花都过来广州为我庆贺生日,带着她的孩子到我家里。一见到我,侄女便对孩子哄着笑着说叫“外公”!哈哈哈……我才多大年纪,我还在怯怯地怀念着青春时光,我还在想着无忧无虑奔跑的时光,我的心理状态还像个小青年,怎么就已经是“外公”级别了!看着小孩子澄澈的眼眸和无邪的笑,才知道这世事真的不饶人,我曾经的帅气和飞扬跋扈早已消散在昨夜的风里。

今天,是我五十岁的生日。五十年,一段缓慢而悠长的日子,漫步其中,总觉得“老”遥遥无期。虽然不同的舞台,不同的面孔,在那花木掩映的时节,朝夕相处的亲人、同事次第散落天涯,在蓄满离愁别绪的心里,激起层层的伤感和落寞。但我始终只是一个安静的旁观者,神色安然、心如止水,偶尔也会有所触动,会想一下很遥远的将来,自己老去的场景,但“年少”不知愁滋味的我,总觉得那种流动在他们身上的悲怆,对我而言虚幻而飘渺。

我的日子,依旧是神定气闲,缓缓而行。汩汩流动的时光里,倒映着我如诗如歌的人生,幻如童话的岁月,所有美好的东西交错绽放,争相斗妍。高贵而昂扬的理想,纯然而洁净的爱恋,质朴而厚重的友谊,轻松而愉快的工作,遥远而轻盈的期待。一切的一切,色彩明丽,艳如桃李。在梦幻般的年华里,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次第舒展的激动,微笑着、行走着、嬉闹着……大把大把地挥霍属于我自己的光阴,如痴如醉,不知今夕是何年。

时光流转。我自己不知不觉已经五十岁了,悄悄地步入了“老年人”的行列。同样的经历,同样的背景,同样的故事情节,只是晃动其中的角色悄然演变,我不再是对戏剧缺乏真实触感的观众,而是成了推动故事情节向前发展的主角。

屈指可数的日子,日渐衰弱的身体……我突然滑入紧迫而匆促的轨迹。在眼睛的开合手脚摞移之际,时光如水,岁月急转。那种厚重的感伤和无奈,弥漫在我周围的空气里,我可以用手真切地触摸。

翻看从前的照片,幅边已经泛黄,在闸坡十里银滩戏水的两个人,笑容熟悉而陌生。那时候,我还在开阳项目工作,利用国庆假期携妻带女到闸坡旅游。我坐在沙滩上,侧身看她,她看过来的眼光真挚而美好,笑容亦是灿烂的。二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于今的“闸坡”已被“海陵岛”替代,而我,已在号称“东方夏威夷”的海陵岛混沌数年。

知道这些回忆都是年轻的,却怎样也不会再去干一些属于年轻的事。前些日子,小张眉飞色舞地对我说:“九满,我们去海陵湾拾海螺摸蛤蜊了,拾了摸了还不算,拿回食堂洗净烤来吃,买了啤酒,喝着闹着不醉不收兵。”多年轻的人,多年轻的事,我也经历过是不是?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也许是害怕,也许是不害怕,也许是担忧,也许是不担忧。“去吗?九满,我们今天还去。”小张怂恿我。苦笑,摇头,我哪里能去,我已经老了!若是随他们出发,遇到涨潮怎么办,巨浪涌过来,我哪里还跑得动!

在同学相聚的酒宴上,总有人放纵一饮、烂醉而归,摇曳的灯光下,我看到一张张红扑扑的脸谱,潸然滑落的老泪。在这悲情而热烈的场景里,再疏远的灵魂也会靠近,彼此长久地拥抱,相互能感受对方身体的热度。长久的唏嘘、哀婉的哽咽,不绝于耳,美好的祝愿在婉约的目光中自然流转。从每一双微肿的眼睛里,我能读出几十年的光阴蓄积在彼此心里的深情。每一场离别,都会给我留下一段饥饿般的虚空,一种持久的深入骨髓的疼痛。

一切来得那么悄然,让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吞噬着自己,让我感悟生命的宝贵,让我渐渐地淡泊名利,变得淡定,变得知足常乐;越来越善待生命中的每一个黎明与黄昏,越来越有足够地勇气面对渐渐来临的老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