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春天,我跟着母亲在菜园里干活。母亲一边帮葱蒜松土施肥,一边清除菜下的杂草。正忙碌间,忽然,天空中飘起了雨,雨丝细细的,漫天抛洒着。我催促母亲回家,母亲却笑着说:“傻孩子,这是毛毛雨,不碍事的!”说着又自顾自地低头除草去了。

正如母亲所言,毛毛雨是温和、恬淡的,有着散散慢慢的节奏,落在身上,衣服除了润点,竟然没有淋湿。再看那绿油油的蔬菜,雨丝飘落其上,犹如五线谱上的音符,一串串地排列着,像珠子在那里游行,随着微微的风,雨点慢慢从左边向右边移动,随着微微的风,又从右边向左边转移;最后,像跳水运动员一般,从高高的叶子上跳落到地上。

春分刚过,又一阵风起,雨水再次落下,架势比先前暴躁多了,它像那娇柔美丽又有点任性的小姑娘,依托着春风,一会儿飘洒如雾,一会儿轻飞似烟,有时,她还会斜着打在农家的门窗上,不过,就算她再怎么调皮娇纵,她都是温柔的、细腻的。有时候,整个村子都笼罩在薄薄烟雨中,远远望去,油菜花静立在飘洒的烟雨中,和那冒着细雨在水塘边浣衣的少女,给人一种朦胧而又脱俗的美感,把人带到诗的意境中去。漂落的雨水滋润着万物,庄稼、树木、小草伸出它们的每一个触角,贪婪地吸着、吮着、叹着。慢慢的,小草染绿了,椒苗挺直了腰杆,杨柳也吐出了鹅黄的嫩芽。

那年暑假,我和五哥正在稻田里除草。明明是艳阳高照,突然一阵风起,飘来一片片如铅的黑云,五哥说:“怕是阵雨来了!”我说:“不会吧,太阳还在呢!”话音未落,只见晒谷场上的人们大呼小叫着抢收稻谷,小孩被骂着在风中乱跑。田野里干活的乡亲慌作一团,撒腿往家里跑,阳光下,大雨顺着田埂,一路追赶乡亲的背脊冲过来。雨还真快,眨眼间便超过了他们。我慌了,五哥不以为然,说反正跑也跑不脱,权当洗澡吧!一会儿工夫,雨便来到跟前。雨点落在身上,有点疼,更多的是凉,很快全身就湿透了,像刚从水里捞上来似的。

夏天的雨,更多的是雷阵雨。这时候,老天爷手里的存货多了,一下子用不完,便奢侈了很多,下雨也下得给力有劲。天上乌云一起,雷声炸响,闪电便啪啪啪的一阵阵乱劈,把天空都给劈开了,一边是白色的云,一边是黑色的朵。“哗”的一声,像是利箭一样的雨便直愣愣地冲下来。雨点打碎了如镜的水面,水泡时而露出水面,时而又沉入水底,吓跑了原本想跃出水面欣赏雨景的小鱼小虾;雨点打在发烫的道路上,不知是冒尘土还是冒白烟,带着一股刺鼻的“泥土气”扑面而来。紧接着,屋檐下出现万千条瀑布,麻石台阶也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声,渐渐的,雨水在门前的晒谷场上汇集成一条条小溪,奔流着,欢歌着,各自去寻找自己的家。

那些来不及出行的雨水便不断汇合,在低洼处形成一个个“小湖泊”,新来的雨在家族成员汇聚的“小湖泊”上砸出一个个水泡,急切的诉说自己的心事,孤独或喜悦,急躁或郁闷。那是一个“到大风大雨中去锻炼”的时代。有时候,我会赤着脚、斗笠也不戴,冒着闪电雷鸣跑到门前的晒谷场上,在“小湖泊”里接受这场大雨的洗礼。雨水肆无忌惮地泼洒,渗入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清爽得不要不要的。母亲每每看见,便急忙撑着雨伞跑过来,嘴里一边嚷着:“傻孩子,别被冷雨激着!”一边亲昵地笑着拍打我的光背,催促我进屋穿衣服。

秋天的雨,清凉而温柔,藏着特别好闻的味道,既有泥土的芬芳,又有瓜果和稻谷的香甜,但是,一阵秋雨一阵凉,每下一场雨,天气就会转凉一点,特别是霜降过后,庄稼收完了,雨也没了踪迹。天暗沉沉的,像古老的宅院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在古旧的屋顶的笼罩下,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野草转入忧郁的苍黄,孤独地站在原野里叹息自己的薄命;点缀在原野里的树木,成了古罗马建筑的遗迹一样,在萧萧的秋风中瑟缩不宁,回忆着自己和家族辉煌的过去。

故乡的冬天更是难得降一场雨。可有些年景偶尔也会下一场雨,冰冰冷冷的雨点落进脖子里,感觉浑身都要发抖。我上初二那年,一场冬雨光临了故乡的土地,放学回家的路满是泥泞,我脱掉母亲给我做的新布鞋赤脚而行。刚进家门,母亲一看到赤着脚的我,便惊讶地叫起来:“九满,你怎么赤着脚!”我鼻子一酸,说不出一句话。母亲又摸摸我的脚,心痛地说:“我的崽啊!脚都冻成冰了!”我低头不语,强忍住泪水。母亲含着泪帮我抹干脚,把我引到火炉边,母爱和炉火的双重温暖瞬间把我裹得严严实实,我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又往下掉。

那年高考后,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村庄,走进了只长楼房不长庄稼的城市,成了我曾经向往的城里人。故乡远去了,但故乡的雨一直在我心里,一点一滴,滋润着、浇灌着我的心灵,让我这个来自穷乡僻壤的外来物种,去适应城里的风土人情,去抽枝发芽、去茁壮成长,去枝繁叶茂……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