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能让我刻骨铭心惦记着故乡的,应该就是故乡那漫野的艾了。

说它野,是那种泼剌剌的生长姿态。

在春雨的连绵中,蛰伏在房前、屋后、沟边,甚至田埂上的艾,铆足了劲地一株蹿得比一株强壮。三两个月的时间,原本单薄的艾,很快就丰腴肥臀,相互覆盖着,相互拥挤着,大口大口地吐出缕缕清香,是那种令人无法抗拒的浓香与纠缠,呈现出一片勃勃生机。

艾的拍档菖蒲,临水而居,幽幽寂寂。记得老屋门前那口几十平方米的池塘边就生长着一大片菖蒲。寒冷才尽,菖蒲便已出水。细细青青的茎叶如同出鞘的一柄柄绿剑,香味扑人,风起时更甚,小坐塘畈,弄得满怀满袖都是菖蒲的味。但我不曾下去拔过,传说塘里有水猴子,专拉小孩下去吃,我对此一直存在恐惧,但五哥夏天经常去游泳,他小时候是一条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汉子,人家说他身上阳气重,出生时母亲给他洗过三遍艾叶水,百邪不侵。

端午时节,艾蒿、菖蒲们都怕误了佳期,长得越发的盛了,每一片叶子都竭尽所能,要把一生的灿烂都在这一时节绽放出来。蜻蜓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来的。几乎每一株艾蒿、菖蒲上,都发出“嗡嗡”的鸣叫声,抖动的翅膀因为速度太快而略显模糊,扇动得艾香蒲味四处乱溅。

端午节有点像过年,农家提前好多天就开始准备。你家吃什么呀,他家吃什么呀,这些话题不知道要谈论多少遍。还有,哪家的糯米粗粒,糍性强,提前交换一点;哪里有粽叶买,提前预约——谁遇上就多买几把。还有,吴家大婶手艺巧,宋家的嫂子来请教,尤其是初过门的新媳妇刚持家,为了讨公婆一家人的欢心,更得提前操练。还有,大人会吩咐小孩子:“去,采几把艾蒿、菖蒲回来!”

于是,家家户户门窗两旁很快就插上了新采的艾草、菖蒲。那一束束斜插在门檐上的艾蒿,卷起暗绿的叶子,露出银白的叶背,散发出淡雅的清香。那清香,丝丝缕缕,弥漫在屋子里,弥漫在氛围其乐融融的村庄里。轻轻地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上一口气,顿觉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菖蒲的故事并不传奇,功能也不显赫,它的形象更是担当不起奢华的场面,自然处境冷落。只是挂在艾蒿之上,充当一个配角,给节日增添一点绿色。艾蒿长相大气,更有说不完的用途,所以,端午时节,母亲会特意叫我们多割些艾蒿回来,晒干后,悬挂在墙壁上自用或备人家讨要。

说来也怪,这艾蒿、菖蒲还非要等到端午这天才是最香的,平日里我来来往往,并没有刻意地尊崇它们,只是把它们当做一种普通的植物看待,可把它们一插上门楣或是窗户上,便什么都出来了。有了它,节日的气氛立显出来,是正统的喜庆,人心和它一起来到了节日,热热闹闹的。乡里人平时见面就爱打个招呼,端午了,打招呼就更勤更热闹了,让村庄处处充满了“端午热闹啊!”“端午好!”之类的客气话。

我曾天真地问过母亲:“插艾蒿、菖蒲为了什么?”母亲平淡地说:“祛病避灾,驱邪避晦,让一切鬼怪凶邪不敢靠近,保佑我们一家老少平平安安。”我虽对这风俗习惯一知半解,但是,我心里清楚,门窗两侧插上了艾蒿、菖蒲,端午节也就快要到了,我就能吃上美味的麻花、棕子了。

端午节这天,母亲还要烧一大锅艾叶水让我们洗澡,说是可以解毒治病,整个夏天都清清爽爽,一年四季也不会生疮。母亲把艾叶水烧成墨绿色,倒入木盆里。此时会有大量的热气升腾,母亲先让我就着这热气熏脸、身。待水温下降,再坐到漂浮着艾叶的木盆中,吸着缓缓上升的芬芳香气,她则拿来葫芦瓢,舀起水反复从我头上淋下,褐色裹挟着绿意飞流直下,流过身子、腿一直到脚跟,河流般的缠绕全身,那温润夹杂着艾草的气息浸润着我,让我感受零距离的清凉,享受那份浓缩了大自然草木精华的馈赠。

端午时节,春雨绵绵,春雨簌簌,连绵三五日是常事。在这满世界的艾香蒲味中,我搬来一张椅子,坐在塘边,翻开屈原的《离骚》,文章的情思也是湿的,沾在心上。抬头正好与艾蒿对视,软软的茎叶泛着新绿,艾茎像纯洁的感叹号,绿叶上凝着水珠,多像一滴滴泪,安静而又无息,楚楚怜人。《离骚》如雨丝在心底悄悄地下,连心都柔软了,柔软得整个人都融化在这样的春意里。激情处,扯下几片艾叶,抛撒在天空中,一片、二片、三片……

节气在这一刻真正进入了夏季,一个大气磅礴的季节被全新的打开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