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比我小一两岁吧。

提起她,学生时代的青葱时光“哐”的一声,仿佛一箩金色的豆子,一下子从半空中倾下来。

那时候,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裙,园脸,皮肤白净,很像当年的刘哓庆,丰满、漂亮、迷人。因此,她成了我们男生宿舍寝室文化的焦点,她的各种新闻源源不断地推送到我的耳朵里:“你们知道吗?她是黄老师的外甥女。”“这次英语测试,她的分数最高。”……

隐隐,有一些高贵的味道。

早春,细雨初歇,学校的操场上,她挥舞着白色的羽毛球球拍。她打球的姿势相当优雅好看,动作轻捷,拍子轻轻一扬,白色羽毛球像一只小白羊,在球拍上“啪”地跳过去。因为她,球类运动中,我只喜欢也几乎只会打羽毛球。

我们,从未说过话。

那年夏天,我圆了我的大学梦。

第二年,她奇迹般地录到了与我同城的师范学院。

她报到那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去她们学校找她。新生报到处,一见到丰满高佻的她,我的心就虚虚的、痒痒的。而且,眼前的她,比中学时代更加迷人,更加风韵焯人,我方寸大乱,怀着战栗的心情跑着迎上去!

在去她宿舍的路上,我的心随着她的脚步在她们学校的林荫小道上飘荡。趁着混乱,我色胆包天的走到她身边,鼓起勇气与她搭讪。那天,我俩说了许多话。说真的,这次重逢,她给了我极好的印象,也给了我接近她的信心和勇气。

接下来的日子让我很快乐,我们频繁的来往,愉快的交流。她对我也从不设防,让我得以自由地接近她,单就这项举措便把我的灵魂提升到超出自己的高度。从此,我觉得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为了能看到她的实体,为了能和她说上几句话,我真的费尽了心思!

“我想去见见她!”一到周未,我就望着头顶的天花板高喊。吃过晚饭,更是什么事都做不成了,一切的一切都交织在这期望、犹豫之中。

我也曾计划不再频繁地去找她。可是,我做得到吗?我时时刻刻都受到她的诱惑,心里也曾许下神圣的诺言:“九满,这个周未不去找她啦!”可是,一到周未,我又有了一个无法回驳的理由,转瞬之间,我就到了她的宿舍门口。要不就是她上次分手时曾说:“下周见!”她都这样说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找她!

当然,她也时常到我的宿舍来找我。那时候,我真的很幸福。她的身影在我宿舍的窗口一闪现,我就无法再控制自己了。我喜欢看到她的身影,我喜欢听她那磁性的声音,渴望她叫我的名字,觉得那才是世界上最美的旋律。

我俩时常去湘江边散步。她走在前边,我跟在后面,我们漫无边际地走着、聊着。当她为谈话方便,挪得挨我近些,她嘴里呼出的那美妙绝伦的气息送到我的脸上,这时,我就像挨了电击,身体都要往下塌了。当我俩的身体无意间的触碰,热血便在我周身奔涌,我像碰了火似的立即缩回,但是,一种隐蔽的力量又在拉着我向前,我所有的感官都是晕乎乎的,像腾云驾雾一般。她偶然的一个眼神掠过,我就会颤抖、欢喜、忧伤、沮丧……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可以放肆的欣赏她那双乌黑的眸子,她那生动的双唇和活泼鲜艳的面颊。她提到我的每一个文字,更像荒景里碰上了丰年,让我不停的捞着那几个字颠来倒去的想,非要把那句话里的精髓窄干了才罢。于是,我便成了一个被剥夺一切思想和自由的人,沉浸在她赋予我的世界里,享受那一厢情愿的甜蜜。

可是,我的条件太寻常,蜂围蝶拥的她压根儿瞧不上我。因此,那些年,我再怎么努力,迎接我的总是:天天失望天天望,时时难熬时时熬!

大学毕业后,我南下广州,她回了老家益阳。后来,我们各自成了家。后来的后来,她被那曾经的白马王子扫地出门。

那天,同学小聚,我又碰见她了。我的目光朝她泼去,华发未生但皱纹是有了,嗓音粗砺了,身材也有些臃肿,各种隐喻的斑点布满整个青黄的脸上。曾经骄傲的笑变得卑微,在眼角的鱼尾纹里泛动着不安,但她刹那间的神态,还能让我依稀嗅到曾经的青涩的时光味道。她坐在一堆同学当中,满脸通红,衬在死气沉沉的的米黄色外套上,像冬天依然没人要的桔子,就快就要从枝头上跌落下来。

有一些失落,又有一些慰藉……

那个打羽毛球的纯洁少女,那个少年时代的梦中情人,从今以后,怕是要从我的心中移走了。后来,她隐隐暗示我,她可以满足我那份没有得到过的情感!

何止是惊讶,何止是可笑。一旦过去,一旦成了不合时宜,便到此为止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