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聪明是天赋,善良是选择,而厚脸皮是一种本领。

会装傻,不代表真的傻。

我深以为然。

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情太多了,有时候,我们活得很累,并非是生活过于刻薄,而是我们太过在意一些声音和看法。

我们活得太较真,太清醒,反而失去了一些稀里糊涂的快乐。

俗话说得好:“死要面子活受罪!”一个太在乎面子人,往往会因为“面子”错过人生的许多风景。

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说了对不起别人的话。这时候,很多人好像亏欠了别人什么似的,于是,不好意思再和他/她打交道了,有必要吗?错了,就哈哈一笑,不要计较那么多,不管别人说你脸皮厚也好,说你没没肺也好,都别太在意,因为人无完人,你根本没办法在意得完呀。

很多人在犯了一些错误之后,总感觉自己抬不起头了,实际上有什么呢!即便是出了丑,都是人生过程当中的一个经历而已,我们何不洒脱一点,拍拍身上的尘土,厚着脸皮继续前行呢!

只有放下了面子,才能真正地活成里子。《三国》中的青梅煮酒论英雄,本质就是比谁的脸皮更厚,而结局就是心黑的曹操输给了脸皮厚的刘备。此处的厚脸皮并非无底线,而是一种处世的智慧。

面子是皮,尊严是骨。

在生活中,很多人把面子和尊严等同,觉得丢了面子,就是失去了尊严。所以,在生活中,他们受制于面子,很多事想干却不敢干,还有很多事不想干却被迫干了;很多话想说却不敢说,还有很多话不想说却被迫说了。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和羡慕,将自己明明不值一提的生活夸大,让自己本就单薄的肩膀背负着太多负担的面子。

反观那些“厚脸皮”的人,从来都不怕被人看不起,他们活得很坦诚,不顾忌别人的看法,做起事情来无拘无束,他们不受条条框框的束缚,不受道德廉耻的绑架,他们不按常理出牌,他们违反社会约定俗成的套路却脸不红心不跳,这种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笑,狡诈的笑,阴险的笑,欺骗对他们来说就像玩泥沙似的。他们既能装,又能坦然面对,反正没有一个准。他们可以放下羁绊,全心全意向着自己的目标推进,从而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若是项羽脸皮能够厚一点,他早就干掉刘邦了,若不是马云脸皮厚一点,他早就没有气候了……可见,厚脸皮,对成就人生大业,是何等的重要!

做人,脸皮就是要厚。

销售人员在销售推广产品的过程中经常会遭到客户的拒绝,如果脸皮薄,又怎能把广品推销出去呢?对他们而言,厚脸皮是一种十分重要的专业素养,也是一种可进可退的武器,能无视失败与挫折,以及一切消极的人为因素,才能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全力以赴。

我有一位做销售的朋友,他说过一句话让我刻骨铭心:做销售就是拼脸皮,脸皮越厚,成功的概率越大,要扛得住拒绝,经受得起打击。

当我们呆在低处,渺小得就像一棵幼年的桉树,世界完全没被雨水笼罩或者包裹。这时候,心,简单一点,脸皮,厚一点,就显得尤为重要。

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了,我们就必须懂得自己的角色,头不低下来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说话嗓门的调子也必须降低分贝了,渐渐的,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里都缺乏钙的基因了。

于是,自己也轻松了许多。

此刻的我们,厚脸皮也许就是一种对生活的无奈,不然,奔波的结果或许是伤痕累累。

既然我们爬不到高处,我们就不要再惦念高处的幸福了,因为那些我们跳起脚也够不到。我们的幸福在低处,我们只需低头弯腰,就能撷取。

这低头,不是娇羞,是无奈。

脸皮厚,放得开,玩得起,放得下,也拿得出手,当你真的成了这样的人,那就任你东西南北风,无所畏惧了。

很多时候,“厚脸皮”是我们生存的手段。

厚脸皮,也是一种境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