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妻告诉我:“我有了。”

当我得知孩子已经在悄悄孕育的时候,一种作为“父亲”的亲情便在我的心里萌发,一股神圣的感觉迅速在我的心头涌动。

从此,我就成了一暖男,陪妻做检查,忙前跑后照应。妻怀孕后嗅觉特灵敏,自称是警犬的鼻子,在家感觉有什么异味,我就要翻箱倒柜地去排查,忙着消除,乐此不彼。妻则摇身一变娇贵百倍,有了提不完的要求:“九满,我想吃桔子,记得是四会小蜜桔。”“九满,给我揉揉腰……你往哪里使劲呢!好好帮我揉揉。”家务活,我包干了,做饭带搞卫生,妻则上升为统治阶级了,除了动嘴,就只会用手比划。

妻喜爱听胎教音乐,百听不厌,甚至会跟着节奏轻轻哼唱……当然,我也要选购一些有关胎教的书籍或影碟给妻子。每次回家,我总会把耳朵贴在妻子隆起的肚腹上听胎儿在里面的动静——肢体、心脏的活动,给胎儿听音乐,讲一些故事,朗诵诗歌。胎儿好像听到了。有时候胎儿闹,我打开音乐,胎儿便安静了,我知道胎儿一定在听,也一定听懂了。渐渐的,胎儿对音乐的节拍有了强烈的反应,会随着音乐的响起而频频抖动,那种快乐,甭提有多醉!

随着日子的推移,妻子的肚子渐渐变大,里面的小生命,仿佛憋得很不耐烦,时不时伸手张脚戳弄妻子的肚皮,俨然要破肚而出似的。每当胎动时分,妻就会拉着我的手,轻轻贴近她的肚腹,让我感受胎儿不断变换位置抖动的乐趣,童心未泯的我,还会侧耳贴近妻子肚皮,细心聆听胎儿在羊水中舞动的美妙节拍……

“五一”节前,妻子的肚兜初具雏形,人也瘦了一圈,脸色也有些憔悴。五一假期那几天,我留在家里悉心照顾妻,补偿平时不在她身边欠下的温柔,于是,五一假期,便成了名符其实的“劳动节”。妻那时还在上班,一回到家,她累得一动都不想动,头一挨枕就睡着了,有时半夜醒来,我听到妻在呻吟,忙问原因,她说“腿抽筋了”。听医生说,孕妇要多运动,从此,我又多了饭后陪妻散步消食的任务。

妻怀孕七八个月之后,我们在欣喜之余,也在马不停蹄的为孩子降生做准备。碰见母婴用品商店,妻便迈不动步,尿布、毛巾、婴儿服一一看来。“孕妇在七八个月以后最好少出门、少走动,”医生说。可挺着大肚子的妻,不听医生的忠告,只要听说是为孩子办事,她总会执拗的身体力行,按她自已的话说,干些活分娩时更利索。此刻,我说什么好呢?我只能从妻的执拗中体味到她即将成为“母亲”的那份喜悦、兴奋与强烈的责任感。

孩子在妻的腹中一天天长大,妻的肚子便一天天雄壮起来,看着她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却又不得不大大咧咧地进进出出,我很是担心。而我却经常要出差,帮不了她什么忙,心里很愧疚。但我一回到广州,就坚持把所有家务活全揽过来。每天晚上,先帮妻备好洗澡水,然后,骑着单车到妻下公交车的地方去接她。

在担忧、渴望和期待中,预产期终于到了。

为了保险起见,提前一个星期,我就带着妻住进了医院。

那天早上,当妻被推进手术室,我的心如提在手上,那种担忧与纠结,那种矛盾与无奈,只有作为丈夫的人才会懂。我不停地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走动,脑子里却在琢磨着:妻子平安不?孩子健康不?缺什么不?多什么不?……

手术后,当我来到妻的身边,面容苍白的她显得特别憔悴,头发都湿透了。一见到我,妻好像做错什么事似的,小声对我说:“千金,你不会不高兴吧?”我看着女儿圆润的脸,明亮的眼,粉红的唇,真如天使,和她妈一个模样,令我惊奇的是,她居然睁着眼睛,两颗黑色的眼珠慢慢的转动着,多么漂亮、聪明的女孩。当时的我,也不在乎她是男孩抑或女孩了,我什么也不能在乎了,我只希望她四肢健全,是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能快乐并幸福地成长,将来能自食其力就行了。当然,我心里冰雪般清楚:在妻的心里,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会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于是,我告诉妻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那么,谁是手心,谁是手背?对我来说,男孩女孩同样珍贵!”

孩子的出生,让初为人父的我,高兴之余又多了一份责任。我知道,无邪的小生命今后的人生如何,很可能就决定于抱着她的是谁!等她长大,她将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不同的人生轨迹。或许还需要别人的帮助,但如何得到幸福是别人帮不来的,即使你帮了她一时,也帮不了她一世。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