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0年的那个开学季,我们怀揣少年的梦想,带着征服性的自信,满怀对名校的向往,汇聚到省重点中学——南县一中。

寝室里,上铺下铺,共同搭建寝室文化;教室里,读同一本书,写同一个字,追求同一个梦想;我们有时为一道数学题争得面红耳赤,有时为一篇奇妙美文神采飞扬……共同度过人生中那段最清贫、最单纯的青春年华,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桂长云是我们班的学霸,对自己要求严格并且自律,每天早上,第一个推开教室门的人一定是他,读书声里最响亮的也是他;石喜红是一个潇洒的男生,我们经常夸他风流,他在为人处世方面总是让人感到特别的舒服;高国祥是一个特别温暖的人,他活泼开朗,他也能很细心的发现我们班上每一位同学情绪的变化,然后用他自己的方式安慰我们每一个人;熊志平是一个可爱活泼的小男生,他喜欢打篮球,我是他诚实的球迷,好像我们的第一次“认识”也是因为篮球……

那年高考后,我们化整为零,在不同的舞台上演绎各自独特的人生,成败荣辱、沉浮冷暖、悲欢离合磨砺了我们曾经的狂妄不羁,成熟了曾经的懵懂无知,让我们有了更加丰富的人生色彩,让我们有了更加沉稳的人生态度。

前几天,定居在美国的桂长云同学回国探亲。得知这一消息,我从工作之地广州匆匆赶回来,与几个老同学重返母校。

我们闲散地走在曾经的校园里。

金色的霞光,犹如一只神奇的巨手,徐徐拉开了柔软的雾帷。郁郁葱葱的树木层林尽染,像涂了一层金子。我们悠悠地走着,霞光下,五张苍老的脸被染得绯红绯红,好像秋天成熟了的苹果。

校园却是变换了记忆,再无半分记忆中的旧韵,踪迹难寻。

几个老同学,指指点点,各说各话,有不谋而合,也有稍稍错位……

当年的图书馆,似在“改天换地”的世界里保存的一方小天地,它藏身其中,辉映在新校园,氤氲着浑然天成的气息。我望着它,目光微恍,有所念想……

初升的太阳把树影拉得长长的。阳光穿过树叶的间歇,洒在我们满是皱纹的脸上。我们在追忆,高国祥说他做几何作业,没有空间立体旋转的慨念,面对那光怪陆离的几何图形,咋个都弄不懂;石喜红神彩飞扬地忆起那个上课从不打开课本,却口若悬河的历史老师;桂长云幸福地谈起校门口那家小食店的美味;激情处,熊志平哼唱起当年的流行歌曲《军港之夜》……

水池边,坐着八九个雪白雪白的白衣小师妹,微风舞弄着她们的衣裳,便成了一片浑然的白。她们似是池之女神,以游戏三昧,暂现色相于校园呢!

于是,我们的话题又转移到女生身上。

张海斌忆起那次学校运动会上,一群白上衣,黑背心,黑园裙的女拉拉队员,默默的、远远的向他走来。当时的他,无心再看比赛,却专注于那群美丽、漂亮、动人的安琪儿了!

熊志平谈起当年的“班花”媛媛,美丽如游云浮雨,说话柔声细语,一副多愁善感的样子,是他少年情感境界里最理想的爱人,每次与她打招呼,他都要先深呼吸一下,看她一眼都需要很大的勇气,如今的她依旧迷人,依旧风韵焯人,不愧“班花”的称号。

我,默默的听,悠悠的行,想起自己的初恋杰妹,那时的她,单纯的都不敢去怀念,我曾因她而辗转反侧,也曾因她而心絮飞扬,回味那些曾经拥有的过往,都有一种不可抑制的陶醉,万丈红尘中,我曾固执地以为她就是我的唯一,然而,那一天,她悄悄地走了……

逝去的确已失去,但已开始被同学们从追忆中以更新的方式,渐渐找回。

  我们一边走着,一边赞美校园里少见的冬日的朝阳之美,同时也为朝阳上升的速度感到可惊可叹。

校园还是曾经的校园,但母校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潮,渐渐地与外面的世界接轨,让一批批学子,园了他们的大学梦,走向外面更精彩、更广阔的世界…… 与我们一同回到母校的熊志平以当年的恩师为榜样教书育人,成了岳阳地区小有名气的特级教师;张海斌大学毕业后投身警界,成了湖南公安系统不可多得的英才;桂长云学成后去了美国,成了美国医学界顶尖级的科学家……

此刻的我,只觉得自己已经还原为一个极为单纯的身在其中却奋发向上的“少年”。让我附和着远处的歌声哼起来:“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