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冬天,我回到了故乡下柴市。

傍晚,我一个人坐在门前的晒谷场上。

柔和的光亮盘桓在村庄上空。白昼将去未去、夜晚将来未来,那暝色很好看很清新,散溢着泥土的芬芳,干净得没一点渣子。它把田埂掩盖,把小桥托在空中,把树木藏进风里,把狗叫声拉长,把鸡撵进笼里,把旷野清理得干干净净。

往天上瞅,褐色的天空里间杂着白色,云在风里羊群样蠕动。

那时候,水稻已经归仓,黄豆收进了院落,树叶都落光了,所有多余的粉饰都拿掉了;原野洗尽了风尘,褪尽了铅华,恢复了它天然无雕饰的纯真素颜与本来模样;万物毫不戒备地显露出最根本的坦荡。大地像生过婴儿的母亲,幸福地舒展在开阔的天空下,躺着。

暗黑,从远处漫过来。最先漫过大湖,然后漫过大堤,来到村庄,来到晒谷场上,最后漫过心田。黄昏,终于阖上眼睑。一切都安安静静、舒舒服服地浸在黑暗里。

我坐在黑色里,没有开灯。

没有灯的时候看黑,黑色很美。它不是黑洞洞的旋涡似的、深井似的吓人,它透着微微的亮光,安宁而纯粹,单纯而透明,像母亲的怀抱。

乡村的夜色真是好看,尽是起起伏伏的黑。

看着看着,人清澈得什么似的,渐渐地松软下来,像要飞一样。

我突然想一个人走走,在村庄内和田野里,像石头一样滚动。

暗黑的夜空中,有一些大雁在悠闲地旅行。蝙蝠在我头上忽东忽西毫无规则地飞翔……无言的黑影,让夜变得富有、神秘和亲近。

树枝上零星的夜露懒懒地向下滑落,滴在下面的野草上,像是小孩子滑滑梯似的,很是调皮。灌木、竹林、棉花杆,安静温和,没一点芒剌,和我一同站在夜色里。我和它们离得很近,仿佛手拉手的兄弟。白天看它们,它们就凌厉,一副眼珠子朝上拒绝人的样子。唉!万物不设防的状态真好,不设防才能彼此亲近。

童年里的北斗星就在这时候出现,母亲讲述的牛郎星织女星也在这时候出现。北斗星、牛郎星织女星也都没有偏离原来的位置,它们好像是在等我回来,好一下子在星群里找到它们。多少年了,我没有寻觅过它们,没有看过这样的满天星星。我现在的居住地广州,也是可以看到星星的,在我家阳台上就能够看到它们,但我已经很久没有在阳台上看星星了。一个个夜晚,我耽搁于手机里的花边新闻,耽搁于对文字的自我围困,也耽搁于对一些不可得的感情的纠缠……

我看见了月光,纯粹的月光,没有一点点灯光参进来。朦朦胧胧的,如薄雾,如出水的香芋苗,如刚刚绽放开来的荷花,又如清晨含着露珠的丝瓜花,纯洁得让我不敢呼吸,丰满得让我心生喜爱。天空,从南到北,一眼能望那么远,那么高,那么一大片,从东到西也一样的宽广无边……我几乎屏住了呼吸——我的一次呼吸就像是一次破坏。如果这个时候我说一句话,那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幸亏我身边没有可以说话的人。

明月给周围的一切披上银装。大湖银星万点,小溪银波微漾,浸过露水的枯草,也闪着银色的光芒。月光穿过树枝间的缝隙,在小道上,印上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影子。这些已经落叶的树,白天一派萧瑟之气,夜间掩在林间的月光,把它们映照得流光溢彩,好像提早回到勃勃的春天了。

我背着手,抬头望着天空那轮明月,几颗星星点缀在两旁,仿佛我们兄弟几个依偎在母亲的身旁听那些古老的民间故事。唉!小时候,母亲说话的声音年轻得一跳一跳的,柔和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眼睛特别的亮。可如今,那个给我们讲故事的母亲,那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母亲己经作古。而头上这轮照过古人也照过今人的明月,依然奔波于天地之间,依然像那些流逝的过往岁月,正缓缓拂过我的身体。

今夜,我走在故乡的土地上,内心饱满得如同盛夏的果实,一切都如我所愿,一切都如我所想。在这满月的清辉之下,从树木的底下往上端详的那一轮月亮,把错综着生长的树木变成一幅木刻版画,那样的黑白分明,那样的似曾相识。

在这个没有灯光、没有车龙马水的夜晚。我独行在故乡的田间小道上,可以横着走,竖着走,踏着圈走,倒着走,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月光像水银般从高天流泻下来,小路上的漫步便成了我的独舞,迷蒙中,我感觉有类似二胡协奏的音律在耳边萦回,有千万只燕子在空中飞翔,渐渐的,我脱去了人造的面具,氤氲出一份不错的心情,喜爱的氛围激荡在我的心胸,内心充满了对乡村、对故乡乃至新生活的想象和渴望。

我喜欢故乡的夜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