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我现在居住的小区,就是从它那晨曦中的雀声开始的。

宿舍楼的前面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西面是一望无际的田野,东面是一个水草丛生的鱼塘。也许是这里的环境适合麻雀生存,所以,树林里有很多的麻雀在那里安家落户。

今天早晨,天还没亮,我就被窗外的闹钟──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唤醒。

昨夜睡得晚,原本想睡个懒觉的我,却被它们吵醒,多少有些不快。

可我静下心来,认真地听,仔细地想,它们那叽叽喳喳的声音中竟流淌着许多属于它们的快乐与幸福。尽管这份快乐与幸福过于卑微,过于细小,但在这寒冷的清晨里,带给我的却是一份难得的温馨和从容。

雀们一边用嘴梳理羽毛,一边聊着海陵岛这个海边小镇不断扩张的绿和日益焕发的新颜,聊着它们之间那些或淡或咸的故事,聊着它们曾在小区里觅食被一只饿猫吓得魂飞魄散的陈年旧事……

听着听着,我突然发觉,这些麻雀真的好可爱,在这个静谧的清晨,它们婉转的叫声,清澈而单纯,就像天籁之音,悠扬地飘荡在海陵岛的上空,让那些如我一样先是在沉睡中被唤醒,尔后聆听着它们的叫声恍惚间回到了大自然怀抱的人,尽情地享受着喧嚣来临前难得的一份惬意和宁静。

麻雀的啼叫声,驱去了沉沉的夜色,天空渐渐明亮起来。

初升的太阳朗照在树林里,阳光像瀑布般洒在树叶上,空气中迷漫着草的清香。雀们在枝头忽起忽落,有的没完没了喳喳叫个不停,有的穿梭在林子里开始觅食,跳跃的爪子声雨点一般,不经意间,犀利的尖喙掠走一条还在沉睡的昆虫。

“我亲爱的老朋友,你们还记得我吗?”不知天高地厚的我,推开门,想与雀们来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不觉被垃圾桶上的一只麻雀察觉,他抬头瞅了我一眼,便扑棱着翅膀尖叫着倏地飞起来,呼啦一声,雀们一窝蜂地鸣叫着紧随而去。然后,停在不远处的榕树或桉树上。它们伸缩着枣儿般的脑袋,黑黝黝的小眼睛警惕地盯着我,活泼而又生动的样子给寂寥的晨曦带来了温暖的气息。

只剩下桶边那只了,或许它是抵档不住已经到嘴的那片面包屑的诱惑,或许是它没有留意同伴们已经离开,抑或是它信任我们人类,依旧在那里不紧不慢地啄食着那片香喷喷的面包。就在我举起手机想拍下它的爽爽英姿时,它刚好抬头,一瞬间,挥动翅膀,迅速飞上了枝头。

看着这些小精灵,听着它们欢快的叫声,我突然问自己,这些麻雀是从哪里来的?是从遥远的乡村“农转非”来的吗?如果是从乡村来的,那它们因何而来?是厌倦了乡村还是向往着城市?我想,它们也许像我一样,在乡村里感受不到希望,无法栖息,逃离村庄,到这个南方小镇来吃“国家粮”,成了都市麻雀吧。我无法知道,但我清楚,这些身材娇小、外表朴素的麻雀,他们时常成群结队地从海陵岛的上空一掠而过,成为一道别致的风景,引得哪些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的孩子们驻足观望。而在这座热闹的海边小镇,更多的麻雀散落于公园、小区,甚至道路边的某棵小树上。它们和我一样,已经融入海陵岛这个海滨小镇,并成为其中的一部分,默默地为小镇增添一份活力与生机。

唉!我已经记不清自己上次这么细致地观察麻雀是什么时候了……

大学毕业后,我南下广州,在狼藉中艰难寻觅,在尔虞我诈中前行,心总是杂音满地,无法重拾散落一地的沧桑,根本没有那份聆听鸟鸣的情趣。如今,我即将跨越六十岁的门槛,流年的风吹走了尘世的烦扰,淡定的雨洗净了岁月的浮华,我从疲惫地生活中回过神来,不得不感叹时光的飞逝了。于是,我用一颗恬淡简约的心,看世事变迁,观荣枯成败,让每一个日子都如姹紫嫣红的百花园般芬芳弥漫,让每一个日子都如温暖明媚地冬天的晨曦般阳光灿烂,让我静下心来细细体验和品味身边的一草一木、虫鱼鸟兽,体会万物共存的美好……

又是一阵扑楞楞的飞动声,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前面的树林,这些小家伙也许是认为已经没有危险了吧,一个个从树上箭一般地俯冲而下,落在垃圾桶边,用它们的尖嘴在地上使劲地啄着、咬着……

一只麻雀又叽叽喳喳地叫起来,于是,又有它的同伴随声附和,变成一股力量,整个小区仿佛都飘浮起来,匀称的调子震得小区直颤悠。此刻,我被这叫声深深陶醉,忘掉了一切,我的呼吸似与麻雀的呼吸已经混合在一起,并且生活在同一感情里。

貌不出众语不惊人的麻雀是渺小的、卑微的,但是,在这冬天的晨曦中,固守自己的家园,过着平淡的日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